局外人见到的“公开庭审”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六日】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持续了十一年,在这十一年的迫害中,中共把法轮功学员绑架进监牢、劳教所、派出所、洗脑班进行摧残,迫害的手段残酷而且极其隐蔽。我们通过一个局外人看到的一场所谓的公开庭审,来看看中共审判法轮功学员的非法性。

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北京海淀区法院对中央民族大学文传学院教师、法轮功学员梁波女士非法庭审。

明慧网的报道中,已经如实地报道了梁波女士在海淀区看守所受到的迫害:恶警董永平对她进行殴打、谩骂、不让睡觉和强迫剪头,并用自己一百五十多斤的身体坐到梁波胸部,用左腿压她的胸部,导致她胸腔软骨断裂出血;还有一次一男性警察坐在梁波肚子上一个多小时。

在九月八日的所谓公开庭审过程中,梁波丈夫的一位同事旁听了整个庭审过程。出于对审判人员滥用职权的义愤,他从十四个方面直陈了这场审判的非法。他自述道:

“我是梁波丈夫薛孟春的同事,我本人和梁波不熟,也没有任何宗教信仰,得知梁波案二零一零年九月八日上午九点半在海淀区法院第三法庭公开审理,出于对此案的好奇,决定去旁听。

“九月八日上午九点半前,我和包括梁波母亲、丈夫在内的梁波的亲友共十余人经过海淀区法院的安检来到第三法庭等待。十点了法官的助手才来通知调到第七法庭,直到十点多才允许我们旁听的人进入法庭,并说只能允许两个人旁听,我们提出异议。审判长游涛一看到我们这些人立马就发飙,黑着脸对我们大声吼:‘坐不下,只允许两人旁听,其余的人都给我出去!’当时后排四个座位有两个已经被两个不明身份的年轻人占据,前排八个座位空着。游涛不让旁听者坐,说是为了安全。旁听席就是给旁听人坐的,我们要求站着听他也不允许,叫来几个法警把大家赶出法庭,梁波的母亲和丈夫都被赶出去了。这个案子事先已经公布是公开审理,一开始公民的旁听权就被粗暴的剥夺。因为我已经坐在后排的座位上,就旁听了当天的开庭。审判长游涛在主持梁波案当天的审理中,整个过程专横跋扈,藐视法律,滥用职权,非法限制梁波和辩护人的辩护权,明显的不公平,令人震惊。听说他还是刑庭的庭长,真是不敢相信。我亲眼所见游涛庭审中的一系列违法、不公、刁难行为:

“1、通知九点半开庭,拖到十点多,法庭也从较大的第三法庭调到小的第七法庭,拖延开庭的目的是调换小法庭限制旁听人数。

“2、开庭前,叫来法警将大部份已经进入法庭参加旁听包括梁波母亲在内的梁波亲友八人驱逐出法庭,只允许两人旁听,梁波的母亲和丈夫都未能参加旁听,把法庭旁听席前排八个座位全空着,理由是为了安全。这个理由不能成立:旁听人进法院时都经过安检,法庭里安排了三个人高马大的法警,旁听席前面有栏杆,不存在所谓的安全问题,游涛非法剥夺公民的旁听权。旁听人和辩护人提出意见,游涛不予理睬。我们去海淀区法院的纪检委投诉了游涛,也未能解决。

“3、游涛没有依法在开庭三日以前先期公布梁波案由、被告人姓名、开庭时间和地点。

“4、庭审中,辩护人多次强烈要求依法向被告人梁波发问,以便法庭查清案情,游涛拒绝,非法剥夺辩护人的依法讯问被告人的权利,也剥夺了梁波在辩护人的引导下向法庭陈述案件事实的权利,限制辩护人的辩护权利。

“5、因游涛非法剥夺了辩护人向被告人梁波发问的权利,以及法槌敲得太响,不尊重他人,辩护人多次强烈要求其改正,遭游涛训斥。程海律师口头请求出庭投诉他并申请游涛回避,游涛拒绝。

“6、不要求控方证人出庭作证,辩护人提出后不予认可。

“7、公诉人宣读的讯问笔录、证人证言、勘察报告等证据,辩护人要求查看和核对证据原件,游涛大部份情况下不同意。这是严重偏袒,不公平。

“8、控方的最主要证据,是从梁波身上和家中搜出的光盘、书籍、宣传标贴等实物,一概没有在法庭出示、播放。经辩护人要求依法出示、播放,游涛不予理睬。当梁波提出控方很多证据是捏造,无事实根据,随身携带的女用包不可能装得下五十多片光碟和二十多本书,要求控方出示包和光碟和书籍,游涛没有向控方提出出示证据。而当辩护人出示录音证据,游涛法官步步紧逼要求出示原始录音;辩护人表示原始录音是手机,且已经下载到电脑里,法官要求出示电脑。对于控辩双方证据的采纳,游涛法官表现出严重偏袒和不公平。……游涛作为主审法官,严重偏袒控方,怀疑他在审前已经和控方达成一致,无论辩方如何辩护都要强行判决当事人有罪。

“9、限制辩护人发表起诉梁波涉嫌犯罪无法律依据的辩护意见。两次休庭把我们旁听的人和梁波赶出法庭。

“10、强迫两个辩护人调换座位,第一辩护人提出自己材料多,换座位后桌面太小材料放不下,游涛坚持自己的无理刁难,致使第一辩护人的材料只能放在书记员桌上。游涛的恶劣刁难由此可见一斑。

“11、游涛质问梁波:你到民族大学带了几张光盘(之前梁波已陈述没带光盘)。辩护人严肃指出这是违法的诱导性发问,请游涛注意。游涛说如何发问是审判长的权利,不予理睬。态度蛮横无理。

“12、被告人梁波最后陈述刚说了半分钟就被游涛粗暴打断不让再说,限制被告人的自我辩护权,藐视法律。

“13、针对辩护人和被告的发言,游涛敲法槌的声音过大,估计达到200分贝以上(与小爆竹的声音相当)。两辩护人先后提出法槌的声音影响健康,造成心悸,请求敲声小一些、文明一些,敲法槌声音大小应当顾及参加庭审多数人的感受,不能简单以敲锤人自己的好恶为标准。游涛不予理睬,认为法槌敲的声音大小是审判长的权力。依我的观察,游涛的听力并无障碍,敲得如此震耳欲聋,其目的无非是显示其‘威严’,‘吓唬’辩护人和梁波,干扰辩护心态。但这种行为恰恰说明游涛的庭审素质低下和心虚!

“14、目无法纪,态度蛮横。针对游涛以上一系列连续的严重违法行为,两辩护人多次提出异议并要求其纠正。游涛说法庭就得听从审判长的指挥。辩护人说审判长的主持应当依法,法律没有授予审判长任意或违法主持庭审的权利,他上述主持庭审的行为是滥用职权。游不予理睬,仍我行我素。”

*****

这就是发生在中国首都、对法轮功学员的“公开庭审”的真实面目。

这样的公开是公开吗?为什么不敢让公众去旁听呢?由大法庭换成小法庭,并且前排还以安全为由拒绝坐人,连被非法审判者的母亲和丈夫都不能进去,不就是怕人知道他们“公开庭审”的真相吗?北京犹如此,更遑论地方法庭了。

法庭上的种种表演,令对法轮功无甚了解的局外人都看不下去。这才是他们尽最大努力不让公众来旁听的实质。

梁波丈夫的同事是一个正义的人士。我们从他的自述中看到他的公正和正派。他虽说只是仅能旁听的两个人中的一个,听到的也只是一起案件,但是他的自述从一个独特的侧面向世人展示了中共对法轮功迫害的彻底非法性。

我们希望帮助更多的人了解这些真实情况,不被中共宣传下的漂亮外表所蒙蔽。中共掩盖迫害的实质就是害怕更多的人知道迫害的真相。当更多人明白了法轮功的真相时,中共的欺骗就再也蛊惑不了人心了,它对法轮功的迫害必然破产。越来越多的世人站出来公开为法轮功说话,同样是中共最害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