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一零”头子三躲法轮功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要说“六一零”头子害怕法轮功,中国大陆人可能一时还难以相信。这“六一零”可是中共为迫害法轮功而设立的专门机构啊,其职权凌驾于法律之上,在中国提到“六一零”没有不避让三分的。所有对法轮功的迫害皆出自于“六一零”,在世人眼中那可是掌握着法轮功学员生杀大权的啊,它怎么会害怕起法轮功来了,不可思议。

当然,在大陆,有中共的撑腰,“六一零”可以为所欲为。可是在自由的环境中呢,也就是在没有中共撑腰的情况下,“六一零”的鹰犬们遇到法轮功那是一种什么样的表现呢?也只有在这样的情况下双方的表现才最真实。究竟谁怕谁,我们还是用事实说话。

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杨松,曾于二零零六年七月出任湖北省“六一零”领导小组组长至今。在此之前和在其出任湖北省“六一零”头子期间,他都加倍致力于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并涉嫌活体摘取法轮功修炼者人体器官的罪恶,双手沾满法轮功学员的鲜血。可以说,从他出任湖北省“六一零”领导小组组长开始,所有湖北省对法轮功修炼者的非法迫害无不与他密切相关。他上任后,即于二零零六年十月指使“六一零”秘密传达指示:对全省三大监狱,即湖北沙洋范家台监狱、湖北琴断口监狱、武汉女子监狱非法判刑期满和非法劳教到期尚未“转化”(即在高压下被迫放弃修炼)的法轮功学员一律不准直接回家,都由修炼人所在地“六一零”直接从监狱绑架到所谓的“法教班”(实质为精神洗脑的私设监狱),进行所谓的学习,实质上就是对法轮功修炼者进行进一步的精神迫害。

那我们就看看这个对法轮功犯下累累罪行的中共高官,在自由的环境中面对法轮功修炼者时所表现出的种种丑态。

一躲法轮功

象杨松这样的人权恶棍到台湾访问能得到台湾同胞的欢迎吗?他自己比谁都清楚。没上飞机他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在台湾就要被控告的消息,所以一路上心事重重,闷闷不乐。九月二十日下午两点多他就已经到台湾桃园机场了,可是想到一出机场就要被法轮功学员抗议和递交诉状的情景,他怎么也迈不动脚步。

但是老在机场窝着也不行啊。出去吧,尴尬的场面肯定避免不了;不出去吧,又不能再坐飞机回去,他可真是进退两难。此时的杨松在迫害法轮功时的狂妄劲儿一点也没有了,他就那么惶恐不安地在机场傻傻地呆着。随从谁敢问他,只能由着他自己犯傻。

反正怎么着也得出去,干脆豁出去,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所以,在等了一个多小时后,他终于在下午三点三十六分,进入桃园国际机场大厅。还真如他所料,静静等着他的法轮功学员即刻递上盖有二点四分台湾高检署受理戳章的诉状。杨松虽有心理准备,可是面对这个特殊的“礼物”,他还是面色愕然,惊恐的回不过神来。

杨松等人一出海关,法轮功学员立刻大喊:“杨松你已经被告了”、“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法轮功!”更令中共官员尴尬的是,在机场的大陆旅客也呼应地喊:“法轮大法好!”就在他踏上座车前,一位法轮功学员再次送上诉状并告诉他:“这是你的诉状!”杨松害怕地将诉状丢开,快步上车。此时,另一位人高马大的法轮功学员在车子的正前方,将“法轮大法真善忍使上亿人身心健康”的横幅拉开,车上所有的大陆官员都看到了。

二躲法轮功

二十一日晚间八点左右,杨松原定参与国际会议中心之“辛亥首义武汉文化周”的文艺演出。当杨松一行出现在台北国际会议大厅一楼时,场外“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呼声此起彼落。杨松一行先进入一楼左边的贵宾室,准备由此进入大厅会场参加文艺晚会。

但是,杨松一出贵宾室,当面遭遇法轮功学员正面告诉他:“杨松你被告了,你迫害法轮功。”杨松很是慌乱,不知如何是好。警卫、保全人员赶忙簇拥着他到另一间贵宾室躲避。杨松是什么心态,那就不是一般人能够想象得到的了。在大陆有谁敢这样称呼他?可不都是杨书记长杨书记短的,可是这不是在大陆。在他挪到另一贵宾室后,一位女法轮功学员就在门口等他出来。杨松多次派人探头观察,就是不敢出来。最后派二十多位保安与警察围成人墙,将这位女学员挡到十公尺外,厅内另一名女法轮功学员走上前来,询问为何派这么多人围挡一位市民,这里是台湾,警察怎倒过来保护杀人犯?

杨松在贵宾室等了一个多小时,多次探头出来观望,一直到晚会结束,九点左右才从贵宾室离开。

三躲法轮功

二十二日下午,杨松到苗栗。上百名苗栗法轮功学员一路在各景点展开反迫害横幅,要求立刻停止迫害法轮功。在“客家大院”时,四名法轮功学员当着杨松的面,平和地展开横幅。杨松及随从神色慌张,满脸错愕。

杨松进去客家大院哪还有心思参观,他惊惶失措,吓得躲在里面迟迟不敢出来。

在苗栗三义木雕街卖杂货的摊主表示,杨松主导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太残忍了,这样的恶棍,天理不容,怎么可以到苗栗来践踏我们的乡土。

杨松在台湾才几天的时间,竟然连续三天出现了三次躲避法轮功学员的事。这不能不令人感叹。看来这些作恶者,无论其担任了中共多高的官职,他犯罪的实质连他自己都非常清楚。可是有了中共的短暂保护,他还可以继续借替中共作恶而获得短暂的高官厚禄。只要稍一离开中共,他的罪行就要被清算。我们的问题是,中共能永远执政下去吗?在中共保护和纵容下的犯罪就不是犯罪吗?如此惨绝人寰的迫害还能在中国掩盖多久?

对“真、善、忍”犯了大罪的人能不“躲”着偷生吗?奉劝所有的作恶者及时回头,不要重蹈杨松的覆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