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索取”到“给予”的心路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七日】我今年五十六岁,在大法中修炼已有十四年了。回顾童年的旧事,留下的是非常美妙、快乐的记忆。

幼时的我单纯善良、聪明乖巧,喜欢在外祖母的膝下聆听牛郎织女等故事,随着年龄的增长,刚上小学已熟知了很多美丽的传说和古老的神话,常常跟小朋友们一起分享,娓娓道来。我们几个小孩子们梦想着几时才能变成仙女呢?如果也能够在天上飞来飞去大显神通那该多好啊!

六十年代末,“文革”开始了,灾难从天而降,就象一只魔爪将自由自在飞翔在天空的小鸟一把揪住,狠狠的摔在地上。我被摔懵了。全国上下乱成一团,邪党的整人运动疯狂、残酷,父亲被以莫须有的罪名抓起来,一夜之间我仿佛长大了。十五岁的孩子在一千多人的校园里被停课禁闭,整整三个月里,五、六个上面派来的干部围着我威逼利诱,软硬兼施,诱导我揭露父亲的“罪行”。一看没有达到预期目地,索性押我到学校,把母亲安排在会场最前排,开了一个没有实质内容的批斗大会,会后给了我最严厉的处分,成为全校知名人物,嘲笑、辱骂接踵而来。在这个险恶、冰冷的环境中,我度过了难忘的少年时代。

父亲被迫害了两年多,以无结论草草收场。迫害中为取口供,被打的体无完肤,肋骨折了几根,差点没命。落实政策平反后,他又恢复了原职,抄家抢走的财产物归原主,扣了两年多的工资也补发了。可是这场恶梦践踏了我最宝贵的纯真,性格扭曲的我从此关闭了心灵中的那扇窗,世界观发生了根本的变化。

这次遭遇后,我一度错误的认为父亲被整成这样完全是他自己造成的,心直口快,不知道保护自己,不经意间得罪了人还不自知,就是个大傻瓜,根本没有认识到邪党的邪恶本质。他的事情给我的前途笼罩了巨大的阴影,我固执的认定这一生痛苦的经历是拜父亲所赐,痛失了我花一样年华中理应得到的美好的一切。从此我小心翼翼,引以为戒,形成了新的人生理念,性情大变,变成了一个只管维护自我、不容别人伤害的人。

几十年里,有恩于我的人我会涌泉相报;伤害过我的人我会记恨终生,老死不相往来。时刻小心防备别人,不轻易得罪他人,以免造成伤害。开朗、热情的气质在我身上时隐时现,而善良、纯真的本性却荡然无存。生活中,家庭里,我是一个强者,一切是非都用先发制人的办法阻止、扼杀,因为不能再重蹈覆辙,被他人摆布。单位里我尽我能力,用一些手段索取当初都不屑得到的职务等一些实惠的东西,而这些也本不该是我理应得到的。就这样,一个可怜的生命无可奈何、心灰意冷的跟人家争争斗斗,谋取那有限的一杯羹。什么理想、愿望都与我无缘,混日子而已。

九六年正月里,在朋友处得到了一本书。偶然间我翻开了他,被深深吸引住了,如饥似渴的读了起来。这就是《转法轮》

师父讲的法理深入浅出,如一股清泉,缓缓流入我干涸的心田。《转法轮》打开了我心中的结,進而明白了困惑我多年的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自身的魔难并非与别人有关,而是世世积下的业力所致。从此我走進了大法,成为一名法轮大法的修炼者。学法点上,学法修心是修炼中的主要内容。

通过学法,我明白了自己致命的执著就在这里——为私。为了保护自我,不受伤害,这不就是为我为私吗?旧的人生理念在宇宙大法面前土崩瓦解,“真善忍”的洗礼荡涤了私的污垢,修炼中把自己当作一个法中的粒子,自觉同化大法,踏踏实实修心,处处为别人着想,少索取,多付出。那难忘的几年,同修们都感到每天的变化就象坐着火箭一样。这时的我容光焕发,身体轻飘飘,心胸坦荡荡,再无往日的没精打采、浑浑噩噩,真正的换了一个人。

九九年“七•二零”,形势急转直下,邪党对大法和大法弟子進行了残酷恶毒的前所未有的迫害。经文没有了正常的来源,我就把仅有的一份抄录成若干份,主动送到同修手中;老同修的女儿被劳教,一个人在家不敢开门,怕心很重,我们就时常在一起学法、交流、发正念,互相鼓励,互相帮助,比学比修,共同闯过一个个难关。邪恶并没有把我们吓倒,我们变的更坚强、更坚定。

那时我们小组学法,三、两个人不等,七八年来一直坚持。就这样学法小组越来越多,参加的同修越来越多,三件事做的越来越顺,同时也开了几朵小花。正法進程中大家都没有落下,都成熟了许多,各种执著和后天观念也修去了许多,讲清真相救度世人也做的愈发得心应手了。自己也感觉去掉了很多为我为私的物质,对大法的理解由感性到理性实现了一个飞跃。

零四年底,母亲得了小脑萎缩,心智和身体同时恶化,非但无法继续操持家务,本身也不能自理了,家里乱成一团,矛盾重重,大家都束手无策。我作为长女顺理成章的扛起大梁,承负起家庭的责任。首先做的一件事就是给家人们讲清真相,教母亲一字一字的背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告诉他们只有明真相才能保平安。就这短短的几个字,老太太背了一年多才牢牢的记住了。其间老父亲和姊妹们都了解了大法真相,全家十几口都退出了邪党的相关组织。两个妹妹都拜读了《转法轮》,身心受益,全家人变化很大,环境也清静了。特别可喜的是,母亲竟然能跟家人正常的交流,和原来傻傻的样子简直判若两人,饮食起居都可以自理。每天当我或妹妹们提醒她:今天背了么?老人家似天真无邪的小童一般大声背出来,然后指着心窝认真的说:“在这儿装着呢。”

家庭的和谐、老人的变化震惊了全家人和左邻右舍,大家对我们姐妹的付出赞不绝口。听到这些心里很受用,有些飘飘然,人的观念时不时的沉渣泛起。虽然与得法初期相比,心性上发生了质的变化,“索取”的越来越少,“给予”的越来越多,可还是有一些迷茫,“私”的因素随着我的心上下起伏,感觉并没有修的那么彻底、干净。

师父在《转法轮》中指出:“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

几年来家里时有矛盾发生,父亲和子女们的冲突使我应接不暇,旧矛盾没解决又发生新矛盾。我就象一个没有能力的调解人,这边摁倒了葫芦,那边瓢又起来了,心里很苦,并没有意识到这些矛盾的发生是冲着自己的提高而来,却枪口朝外,并没有找自己。是是非非和亲情搅在一起,埋怨、委屈之心油然而生,我不知道怎样做才能把它们看淡看轻。

去年年底,婆婆又身患重病,长期住院治疗,家里只有八十五岁的公公,身体也不好,我的负担又加重了。近一年的时间,繁重的家务压的我喘不过气儿,时常在三个家庭中奔走劳作,有些支撑不住了。新年期间,我家和平常一样,根本不能开火做饭,天天在二老家忙碌着。看着回家过年的女儿跟着爸妈这一顿在奶奶家吃,那一顿在姥姥家吃,不能在家里吃上一顿可口的饭菜,我强忍的心按捺不住,终于暴发了。埋怨、攀比、怕苦之心全出来了。同修提醒我找自己,可我却认为已经尽了最大的力,做到这个程度很不错了。

师父告诫我们:“如果修炼的人要是只从表面上放的下,但内心里边还在保守着、固守着一个东西,固守着你自己的那个你最本质的利益不让人伤害的时候,我告诉大家,那是假修炼!你自己的内心要不动,你是一步都提高不了,那是骗自己。”(《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这些年修去了很多执著,也解体了许多后天形成的观念,可最本质的东西还固守着,一点儿没动。体现出来的就是表面上为他人付出,内心却盼望能够索取到对方的理解、认可、好评。对那些不喜欢看到、听到的、触动了我内心固守的东西之类事情的出现,没有首先找自己,却本能的把一切过错推给别人,期待人们的赞扬作为动力继续付出、给予,循环往复。一颗求名的心暴露无遗。原来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有条件的,给予的同时还在索取,索取的目地是固守着自己的利益,使得原本神圣的修炼不再那么神圣。以前的人生观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从而固守着本质上的私,修去的只是由“私”派生出的形形色色的执著,一些表面的东西,皮毛而已,根子没有动。体悟到这些后,感到霎时心静如水,面前一片海阔天空,那块沉淀多年坚硬无比的黑色物质,瞬间分崩离析,解体后消失殆尽。

正在修改此稿的期间,师父的新经文《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发表了,反复通读之后,悟出了很多以前没有悟到的东西,在师父的教导中有了继续行進的方向。

我的这段心路历程是修炼的过程,洗净的过程,境界升华的过程。我要在正法的最后路程上多救人,踏踏实实修炼,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