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协调和配合中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九月得法的,到现在整整十四年了,回想以往我的眼泪就止不住的流啊,真是感慨万千!这十多年的风风雨雨,历历在眼前。有刚得法时欣喜;有师父给净化身体后,身心得到脱胎换骨般变化的惊喜;也有关过不去,悟不到法理时的忧伤和苦恼;更有在迫害中摔跟头、走弯路、做错事给自己修炼路上留下污点,愧对师父苦度的深深痛悔。这么多年能在得法、修炼、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中走到今天,都是师父的慈悲和苦度。详细过程就不一一叙说了,下面就谈谈我在整体协调和配合中的一点体会和浅悟。

一、做辅导员

七二零以前我是炼功点的辅导员,由于在常人的工作中养成的领导作风和后天形成的观念,我很自负、也很傲慢,自命不凡的心也很强,总是不自觉的把自己摆在学员之上,经常是指导别人、显示自己,所以在修炼的路上吃尽了苦头。随着不断的学法和修炼,我才认识到:噢!不是我修的好才让我当辅导员的,是因为我求名的心太强了,在这方面的执著太多、太重了,师父才利用让我当辅导员的形式,来暴露我的这些魔性,从而修去它。唉,当时就是不悟,在过心性关时遇到的那些魔难哪,还真是觉的苦不堪言,难受极了。现在想来,非常感激师父的良苦用心。如果没有那些魔炼就打不下今天的深厚基础,也走不到今天。谢谢慈悲伟大的恩师!

二、迫害中走入协调

九九年七二零,铺天盖地的邪恶从天而降,我和当地的辅导员一样,都被中共当作所谓的重点对像,多次被非法拘禁、拘留、洗脑、劳教。在这场最邪性的迫害中,我亲身经历了从精神、肉体和经济上的全面摧残。这还不够,最可恶的是邪恶又利用色魔千方百计的拖我下水,然而我却最终没有抵挡住,在证实法中留下了最可耻的污点,这也是我永远难以原谅自己的深深痛悔。我无地自容,我愧对恩师,也更加认清了旧势力的卑鄙无耻!

二零零一年在经历了色魔和两次洗脑的迫害后,我一蹶不振,落入了最底谷。虽然有两年脱离了整体,但我心中始终充满了对师父的崇敬以及对真、善、忍的坚信。可能师父看到我修炼的心没变,所以就利用各种办法点悟和引导我,让同修来帮助我。摔倒了不要紧,赶快爬起来。师父的教导鼓励着我,就这样在经历了剜心透骨的反省后,我终于又一跃而起,汇入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行列中来了。

记的二零零三年的秋天,我刚返上来,那时候我们当地的同修几乎没有人接触过明慧网。一次偶然的机会(我知道是师父安排的)外地的同修给了我一优盘,说是能上明慧网,当时我是带着又激动又害怕的心情上的明慧网,从此我就从网上抄写师父的新经文(当时没有打印机)传递给同修们,并用明慧网上同修交流文章引导和鼓励身边的同修们赶快走出来救度众生.就这样一步步很自然的我就又走入了协调工作。

一直到零六年被迫害之前这期间,从组织材料等源头工作,到传递资料、做资料、组建学法小组、负责发放周围二十个楼群的资料、贴标语、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等等这些我们当地救人的项目几乎我都干过,而且这期间我只身还要照顾病重的老母亲。那时候虽然顶着风险从早忙到晚没有闲时候,就是再苦心里也乐,全身有使不完的劲,当然再忙也没耽误学法,我能用不到两个月的时间(都是晚上)背诵一遍《转法轮》。但在这个过程中,我由于做事心、对孩子的情太重、色心没去净、协调人之间出现严重间隔等等因素,让邪恶钻了空子,所以在零六年的春天我又一次遭迫害,被第二次非法劳教,在黑窝里经历了一年半的身心摧残,虽然我没有邪悟,但回来后我就起了严重的怕心和求安逸心。

尤其回来后看到我们当地的几个主要协调人几乎都遭迫害了,损失非常惨重。同修们一个个都六神无主、一盘散沙,根本谈不上整体配合、整体提高了,我非常沮丧,也有些心灰意冷,只想自己在家里默默的做三件事行了,不想再参与协调的事了。有些老学员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曾多次劝我出来再挑起协调的担子来,我都用各种借口拒绝了。

由于多次摔跟头,接受教训,我就开始多学法,在心性上下功夫。遵照师父的教诲,我不断的向内找,我找到了以前难以觉察的隐藏很深的执著,那就是历史上沉淀已久的、旧宇宙当中遗留下来的为私为己的“私”,也找到了在这颗私心的繁衍下,派生出的许多执著。这也是我多次摔跟头,并在许多问题上都过不去关的难以逾越的障碍。人心是找到了,但放的时候却是那么的剜心透骨。但我坚信只要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一切都会归正!

三、无形中的圆容、配合、协调

由于不断的学法、向内找,我的心性也逐渐提高上来。这几年我们城区也上来了几个新的协调人,总结前面的经验教训,那些老协调人为什么遭到不同程度的迫害,而且多数被判了重刑,这里面虽然我们自身有漏而造成的间隔因素以外,也有同修们多数学人不学法,老爱看协调人如何,并对协调人产生崇拜心、依赖心,这也是导致邪恶钻空子的重要原因之一。

为了新的协调人不再遇到类似的情况,我曾多次和同修们交流这些问题,有的同修认识到了,但有许多同修还是认识不到问题的严重性。我也发现这些新的协调人虽然都很精進,但由于以前都没做过这项工作,这里边也有7.20以后得法的新学员,虽说后来者居上,但经历各种魔难很少、缺乏经验,所以整体协调还是不太到位,救人的项目拿出也很少。因此,为了避免协调人产生“自居”心理和同修们产生依赖心,我从师父大道无形的法理中悟到:不能把某几个人局限在“协调人”的具体框框当中,每个学员都是大法中的一粒子,都应该为法负责,为同修负责,都应该是协调人,只不过做的事情不一样罢了。所以我把自己摆在了一粒子中,没有了“协调人”自居的心理,没有了这种形式,就把基点放在“以法为大”上,就知道该怎么做了。所以现在我就一直在默默的圆容、补充协调人没有想到的和做不到的事情,并拿出了几个救人的项目,在师父《再精進》经文的教诲中,我深受启发。所以在具体实施过程中尽量动员更多的同修参与,目地不光是为了救更多的人,也为了给更多同修走出来的机会,也许这就是圆容师父要的吧。在这个过程中,也改变了我过去对很多事物的认识,心似乎变的更宽了;眼睛似乎也更亮了,尤其在整体配合上能识破各种干扰利用自己和同修们的人心与执著制造出来的假相,并不为其所动,使救人的项目顺利進展下去。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的慧眼,以后我会做的更好!我想作为具有历史重任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发挥好自己应该发挥的作用吧,这也许就是我的史前大愿吧!

我知道自己做的还是太差,还有许多的人心与执著没有放下。就昨天还看山东大法弟子的一篇文章,题目是《抱怨与指责的背后》,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也存在这个问题,并且还很严重。我非常赞同文章的观点:“语言中带有抱怨与指责,没有矛盾也会产生矛盾,没有间隔也会产生间隔。同修之间的矛盾,整体配合的不协调,很多原因出自于对他人的抱怨与指责,使同修之间造成了一种无形的间隔,也给大法弟子个人修炼和证实法带来障碍。”我身边现在就有这种状况,我本人在这方面确实要好好修了。这几天我还看了几篇国外的同修在最近纽约法会的交流心得,深感国外同修在救度众生中的紧迫感和责任感,他们在做任何事情上那种无私的境界,真的令我感动和惭愧,而且他们那种纯净、率直让我深深感到,我们长期在党文化的熏染下中毒太深太重了,真够修一气的了。

不管做的怎么样,我也不会什么豪言壮语,只知道在今后证实法救度众生的進程中,我会跟师父更加坚定的走到底,并且会越做越好,不辜负众生的期盼!不辜负师尊的期盼!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