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见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三日】我是一个性格刚强的人,修炼前我是以常年吃药维持生命的,自卑的心时常反映出来。

一九九八年的冬天,我抱着试一试的心态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我听师父讲法听到第三讲的时候,身体就有反应,肚子经常没有缘由的疼,说疼立即就疼,说好马上就好。当时一个得法早的同修就告诉我:这是好事,师父给清理身体。就这样我一直听完师父的九堂课,学会了五套功法。

学法一个多月的时间,我一直咳嗽了一个多月,有三个晚上连觉都不能睡。家人说:该吃药就吃药,吃药耽误不了炼功。我告诉他们说:这是好事,我能坚持,是俺师父给清理身体。慢慢的,我的身体一天天好起来了。

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六日傍晚,我端着盆到沟里洗衣服,本村一个小伙子大刚骑摩托车把我撞出几米远。大刚倒在路东,把我撞在路西,我离沟只有一米远。但是大刚不讲理的说:大娘你是怎么走的?我说:大刚,你还不叫俺走道了?再说我还站着没动呢。当时我听到摩托车的声音的时候就在路的东边站住了,结果把我撞到了西边。出事后,我觉的我是修大法的,不管他说什么也不能跟他计较。大刚的父亲是个医生,当时他就叫我去医院,可我考虑到:大刚母亲不在了,爷俩本来就不容易的,我就说:没事,别去花那份冤枉钱了。

第二天早上医生和我的儿媳妇叫来出租车,硬拉我去医院检查。当时我就想,正好我利用这个机会证实大法。检查的结果是:左手伤了两块骨头,右腿后部从上到下撞掉了皮,火辣辣的疼,左手肿的象球。我没有让医生打石膏,也没敷药就回家了。大刚家人来过好几次,不仅向我道歉,还送来了好多礼品,我坚持不要礼品,并告诉他们:我是学法轮功的,你们尽管放心吧,什么事都没有。我坚持炼功、学法,一直坚持了五十个小时,到第三个晚上深夜两点我又起来炼功,结果不管做哪一个动作都象没有出事一样。当时我激动的都哭了,五套功法炼完后,我就把丈夫叫醒了:你快起来看我的手。他马上坐起来,两手托住我的手看了又看说:真神了。通过这个事,在我家附近的乡亲们都见证了大法的神奇,知道法轮大法是教人做好人的。

二零零六年八月,我被恶警绑架,关押在淄博王村劳教所四大队。我每天都是头晕眼花的,一不小心就会平地摔倒。住监狱(八三)医院两次,部队一四八医院一次,高压一直是二百多,低压一百。劳教所没有办法,通知家人把我接回家。接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钟了,第二天家人非要送我去医院住院治疗,我就对他们说:我住很长时间的医院了,也不行的,我不去遭那个罪了,放心吧,我没有事的,我在家炼功就会好的。

我被中共迫害成这样的人,再加上恶警对家人的威胁,他们都害怕,说什么也不准我炼功。我的丈夫看着我,一见我炼功就对我动态度。其实他也知道大法好,说白了就是一个怕,怕我被迫害,宁愿卖房子给我治病也不叫我炼。当时我没有生气,也知道家里人都是怕我被迫害,我心平气和的对丈夫说:咱们夫妻这么多年了,你也不是不知道,以前打针吃药是我的家常,头疼起来象裂开了,用叠好的三四床被子压在头上也解除不了我的痛苦;胆囊炎这个病,我三天就吃一瓶药,也不顶用,说犯病就犯病,疼起来连气都不敢喘,遭罪遭够了的时候我都用头碰墙;心脑血管供血不足,病一发作了我就连动都不能动了,当络心通这种药刚出来的时候,一盒就要三百多元钱,我也不知吃了多少盒了;一听说什么药好就赶紧换药,也减轻不了我的痛苦。我从炼了法轮功以后,没吃一粒药,省了多少钱不说,我再也不用遭那个罪了。我又问他:咱们这个家,关系复杂(我与他结婚的时候,他有三儿一女四个孩子),我处理得怎么样?他说:这没说的,我们单位领导和同事都佩服你,要是换一个人,这个家就完了。我说就是的,我就是听俺师父的,在哪儿都做个好人。我坚持学法炼功,不到一个月,我的身体又完全恢复了健康。

二零零九年冬天,我骑电动车在市区的一个三岔路口,一个面包车的反光镜挂住了我电动车的反光镜,把我连电动车一块摔出去三米多远,前面站着四、五个人都惊讶的说:这又怎么了?怎么了?当时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当电动车平稳的在路上跑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是大法的神奇,师父的慈悲免去了我的又一次灾难。

二零零四年,我女儿用“热得快”烧水,拔下插头的瞬间,在听到“砰”的一声的同时,暖瓶爆裂了,碎玻璃和滚开的水从女儿的头顶灌下来,当时女儿只说了一句:我妈是学大法的。女儿疼的两手抱头大哭,女婿吓的怕给伤了眼睛,毁了容。当时女儿满脸烫的通红,半个小时后,脸色恢复正常,发现仅在前额留下了豆大的两个水泡,结果两个星期水泡就不见了。

二零零五年正月,儿子与朋友聚会,酒后骑摩托车闯了红绿灯,撞在了一辆轿车的后面,人车都安然无恙。

修炼法轮大法十几年来,在我们这个大家庭中神奇的事太多了。我想借明慧网的平台把大法的美好告诉人们,让还在受中共欺骗的世人多了解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善待大法,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