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双胞胎的母亲感谢师父的慈悲呵护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九月九日】我是一名普通家庭妇女,从小体弱多病,我患有肾炎,不知为什么,一年四季手脚都是凉的,特别是冬天,连两个小臂、小腿都是冰冷的,我成了理所当然的“炕头王”,即使这样还是浑身冒凉气,手脚上的冻疮,每年在秋、冬、春总是好了犯,犯了好,搞的手上大口子往出淌血,一沾热痒的钻心。什么茄子秧、辣椒水、樱桃酒、酒火搓、冻疮膏、连最恶心的鸡粪煮水都试过了,只要能淘到的方儿都试了,别人用就好使,到我这儿就失灵。等长大一点,又添了新病:耳鸣、鼻炎、心慌、乏力、血压低(40/80)、眼皮硬、嗜睡、痔疮便血疼的不敢坐,最怕的是上厕所……

庆幸的是,就在22岁那年的冬天,我喜得大法。学法炼功到第七天时,痔疮好了;一个月左右,血压低、鼻炎、耳鸣、心慌都好了,时常感到一阵热流通贯全身,整个身体都变得暖融融的。从此我不再怕冷了,跟随我十几年的冻疮也好了。我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更可贵的是我那个蛮脾气,在大法真、善、忍的法理指导下,渐渐的消失了,过去只要父母一说我,我就想自杀,如今这念头不见了。按照李洪志师父教导的去做,我的心胸变宽了,不再和妹妹打架,也不再和妈妈强嘴了,庄稼地里的活我也能干了。这时的我,谁见了都说:“变了!”

是大法让我的生命有了希望,人生有了光明。那段时间真的是很可喜,真的是太幸福了。父母和老师都没有真正的改变我,而我只是看了李洪志师父的著作《转法轮》,我的人生就从灰暗中走了出来。

但那时我修的并不精进。特别是“7.20”后,我由于对邪党的恐惧,我逐渐的脱离了大法,虽然我在大法修炼中受益良多,但在巨大的政治压力下,我甚至不敢去对人们说法轮大法好。

2002年正月,我成了两个孩子的母亲。说来轻松,实际上还真不易。因为是双胞胎,产前曾去了两家有实力的医院咨询有关生产方面的事宜。每一个医生、护士给我的答案都是一样的:“做剖腹产”。可是,我是法轮功学员,怎么还能做手术呢!修大法是有福份的,我肯定能正常生产。我否定了“剖腹产”的说法。

到快生的时候,医生仍说,双胞胎哪有自己生的,加不上腹压,危险性太大,还是建议我做手术;亲戚朋友们也都在一旁吹风,我心里就没底了,特别是肚子一痛起来,更不想承受痛苦,心想:“不管啥招儿,只要不遭罪就行了。”忘记了自己是个炼功人。

到分娩时,小孩真的牢牢的卡在盆骨位置出不来,痛的我都不想活了。医生能用的办法都用了,就是不好使,急的没法了,就没好气的埋怨家人,说:这种情况必须得手术,卡在那的孩子还得推回去,孩子死活都难说,这责任算谁的?这事惊动了家里四、五十口人,能来的都来了,都紧张的怕出啥事儿。在场的家人也懵了,赶紧签字同意手术,我也无可奈何的默认了。

护士立即把我抬到平车上推进了手术室。

衣服脱了,打了麻药,这时我突然想起了我是炼功人啊,肚子里的两个生命是为法来的,我还有师父……,对呀,我还有师父啊!我在心里默默的喊着师父,这时肚子又猛烈的痛起来,感觉肚子里的小孩儿在来回挪动,我微微抬头,发现肚皮都变形了,就象两个小山头儿在来回挪动。这时就听医生说:能生了啦!接着我听到孩子的哭声,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紧接着听到第二个孩子的哭声,孩子平安的自然分娩在手术台上。这时医生和护士才松了口气,说:“太惊险了!”

虽然已是事隔多年,可每当想起此事,我仍然是感慨万千:师父真是太慈悲了,即使像我这样一个如此的不精进的学员,师父依然在时刻看护着我,保护着我,从未放弃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