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再被邪党的春晚迷惑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三日】光阴似箭,转眼新的一年即将到来!每年的除夕之夜,中共邪党都要在它们掌控的中央电视台搞一台“春节晚会”,它们非常重视,把它当成一项重要的政治任务,投入很大的人力财力,利用过年之机,向中国人民灌输邪党的歪理邪说,粉饰虚假的社会太平,掩盖日益尖锐的社会矛盾和经济危机,尽而巩固和延缓即将瓦解的政治权利和非法地位,为自己歌功颂德,其最险恶目地就是進一步地麻醉、蒙骗、束缚和毒害中国人民。

春晚节目内容,都是些庸俗低下;粗制滥造;道德下流;水平一般的作品。如小品节目:出丑和巧骂别人,或怪腔奇相,或动作怪异,来牵强搞笑。音乐、舞蹈、歌曲都是些淫腔滥调,奇发怪服,裸身露体。中不中、洋不洋,今不今、古不古,不伦不类,让人看了恶心。根本上就不是中国的民族和道德文化,只能污染和败坏我们的思想领域和社会文明,只会给社会的道德和文明的下滑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自七二零邪党迫害法轮功以后,我就很少看电视了,整天想着师父和大法被邪恶诽谤,成千上万的法轮功学员被邪恶迫害,自己哪还有心思和心情看电视呢?每天只看一下天气预报和国际新闻,后来知道国际新闻也不真实,都是被中共过滤过的虚假消息,干脆就不再看了。心想有那个时间和精力,还不如多学学法、炼炼功呢。

除夕夜,外面家家都要燃放鞭炮,学法静不下来,干脆早点休息,早上早点起来,给师父敬上新年的第一炷香,祝师父新年好!然后学法炼功。

二零零三年除夕夜就出去救人,心想着何不用这个时间出去救人哪?那时还没有不干胶,就自己书写,编一些打油诗,和“法轮大法好”等不干胶到大街小巷去粘贴。自二零零三年以来除夕夜,都是一人出去发资料、粘标语、送光碟,心想大年初一,人们都要走亲访友,要是他们能够看到大法资料该有多好啊!人们平常比较忙,过年比较闲,可以静心去看真相资料了,从而被救度。

在这个过程中也有些神奇事例:如二零零六年除夕的前两天,我地下了冻雨和雪,天气很冷,路面光滑,除夕夜我照样出去救人,我骑自行车到农村贴真相标语,来回三十多里路,黑灯瞎火,路面光滑,但我没摔一跤,安然无恙平安到家,过后想一下真是太神奇啦!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呵护着我。就是白天胆小的人,也不敢骑车在那样光滑的路上骑,何况是晚上呢?虽然苦了点、冷了点,只要能救人,心中别有另一种感受:比起那些坐在暖烘烘的屋里,看着邪党“春晚”的蒙骗,还傻笑的人们要幸福的多!

可我们至今还有一少部份同修还看邪党“春晚”,有的经常看电视,常被电视剧困扰着,把自己置身于常人之中,完全忘了自己是一个修炼人。还自己为自己辩护:要最大限度符合常人。要知道那晚会节目都充斥着邪党的邪恶因素,我们修炼人心里装的是大法,而且身体早就被师父净化过了,通过我们学法炼功,身体演炼出许多生命体,而且我们的身体都被高能量物质所代替,由于自己执著心不去,经常往里灌進不好的东西,就象容器一样,里边装的都是黑色物质,那我们的修炼能长功吗?能圆满吗?思想里装的都是邪党的东西,包括每一个台词、歌曲和动作,连音乐、布景和服饰,都被另外空间邪灵附体着,想一想我们学法炼功能入静吗?这还是轻的,要是重的可能就被邪灵的思想所左右,使自己掉下来。常人看电视“春晚”,那是常人的事,因为他们是常人。而我们是修炼人更应该把握好自己,千万不可随波逐流,那多年的修炼将前功尽弃,多么严重啊!真得引起我们的重视。

举个例子:在二零零五年在我的办公桌抽屉里,放一本邪党杂志《求是》,以为是别人的,也没有处理。一天无事拿着翻了一下,忽然从里面蹦出一只黄鼠狼,有一尺多长,我看的非常清楚,我赶快把它扔到垃圾堆里了。通过这件事使我认识到,邪党的一切东西都有附体存在。

过年时,亲人团聚在一块,有的儿女在外地工作或上学,很长时间回来一次,在除夕之夜可利用这个机会,向亲人讲一讲真相,讲一讲大法的美好,也可以利用这个机会放一放神韵光碟,尽量杷自己的亲人都救度了。亲人要看“春晚”,尽量劝其不要看。他们执意要看,那只能随其自然,因为他们是常人。而我们千万不能看,越看越想看,越看越上瘾,越看越迷糊,最后把自己啥都忘了。

我们能利用好除夕之夜,出去发资料粘标语,或早一点休息,第二天早上早点起床学法炼功。这都很好!我们照常做好三件事,千万不要再被邪党的“春晚”给迷惑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