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法理不清带来的教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四日】我是干个体的,和丈夫一起经营了一家理发店。很长一段时间,对师父要求我们“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状态”(《新加坡法会讲法》),我因为没能很好的在法上认识,所以在平时日常工作中,就稀里糊涂的把一些变异的东西也一块符合了,还满有理由的认为是为了生存嘛,其实是由于自己对利益上执着的心不放,导致了对这方面的法的误解。

由于没能及时的在法中归正自己,造成三件事以及在个人生活上都受到了严重的干扰和付出惨痛的代价,其中表现最为严重的是长期发正念倒掌,炼静功时,迷糊甚至睡着了。大脑中象是混進了什么东西,弄的我迷迷糊糊的,学法时,犯困、溜号。还有就是在心里好象有一团物质,让我的心不能安静,打坐时稍微有一点痛,就让我闹心。每当矛盾来时,它就一个劲的让我发火,让我摔东西。以前我就把这个“它”当成了自己,过后还气的和人家说:“哎呀,气的我真想把镜子砸了,都想把电话摔了。”当时自己也不知怎么就那么大的火,平时那个心都是一阵阵感觉毛毛糙糙的,根本无法达到那种祥和的心态。现在我认清了那个物质,它不是我,但它一直在左右着、控制着我的心态。它让我愿意急,它让我不能忍,其实它就是不想让我修成。

有的同修看到我的状态很为我着急,多次找到我,与我交流。通过大量学习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后师父在各地的讲法,终于找到了,就是自己在工作中,没能认清哪些应该符合,哪些不应该符合,没有把握好 “限度”,而完全符合了常人,被旧势力钻了空子。

记的那次同修在我家与我交流,同修在法上帮助我提高了认识,就在我俩准备发六点正念时,同修看着我家的表说:“这表怎么停了?”我说:“也许是没电了,怪不的这两天这表老走的慢,老是耽误我的事,原来是没电了。”同修发完正念走以后,我便开始学习《转法轮》,刚刚一页还没看完,突然耳边传来欢快的嗒、嗒的声音,我一看原来是那本来已经停了的表又走了。我当时悟到,这是因为在法上归正了思想,学法时大法的威力使一切不正的因素都解体了,旧势力再也没有理由利用这个表来干扰我了。直到现在,事情过去好多天了,那表在正常的走着,一分都不差。

学了师父的《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我感到很惭愧,师父的讲法已过去四年多了,自己还这么执迷不悟,真是愧对师尊的慈悲苦度。在法中归正了思想与行为后,旧势力弄来干扰我的物质在学法、发正念中很快就清除掉了,头脑清醒了,发正念手掌一立就定住了,稳稳的。学法时也清醒了,而且背法的速度一下子提高了很多。炼静功打坐时很轻松的突破了六十分钟,短时间内达到了一百分钟。

今天借明慧这个交流平台和大家交流此事,目地是抛砖引玉,因为我看到有些同修和我一样在这方面的法理不清。比如,在大法弟子中,有的同修把头发染成彩色的,其实那都是变异的东西,而且那些染膏都是有一定程度的有毒物质,是不是也在侵害我们的身体呢?还有的同修家是做豆腐的,也学着用石膏做豆腐,其实老百姓对“石膏豆腐”是很痛恨的。

我知道有一位同修在单位是做财务工作的,因为悟到不能做假帐而辞去了工作,可有的同修不理解,说不应该这样做,要最大限度的符合常人社会状态修炼。其实师父是要我们把握这个“最大限度”,而不是完全符合,如没有这个“最大限度”那就与常人没什么区别,我们要最大限度的符合法对常人社会这一层理的要求。现在悟到大法弟子不能随着世风日下而随波逐流,更不能去做败坏了的、不符合法对这一层次标准的要求的事情。我过去认为只要是国家允许的就不算错,可那法律是人定的,不是神定的。

师父在《精進要旨二》〈大法是圆容的〉一文中说:“人类社会也是大法开创的一个层次,那么这一层次中也必然有法在这一层对众生的生存标准与这一层的做人之理。”

我在这方面提高的太慢了,拖的时间太长了。在这过程中我曾经被非法劳教一年半,最令人痛心的是我的丈夫(同修)失去了宝贵的生命,他和我是同一行业,也存在着和我一样的问题。

深刻的教训应该使我们更成熟,今天写出来这些是希望同修们以我的经历为借鉴,更好的走正师父安排的路,真正的在思想与行为上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

以上属个人所悟,如有不足,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