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去怕心 堂堂正正证实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喜得法轮大法。下面我交流一下自己如何在被当地恶人干扰的过程中,修去怕心,堂堂正正证实大法的。

二零零八年奥运前,国保人员突然闯到家中,说是要我跟他们去一趟,有事要找我,当时我丈夫也在家,坚决不同意。我开始揭露他们的阴谋,坚决不配合他们的要求。随后,又来几个人,有办事处的、派出所的,他们伪善的要我把东西交出来,就没事了,真是平白无故的迫害好人啊!开始时我也有点害怕,想到东西还真不少,一旦有什么事牵扯到同修怎么办?还真有同修当天要来。转念又想,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一切由师父安排,生死由师父说了算。我跟丈夫配合的很默契,智慧的通知到了同修,同修们随后也在发正念帮助我们。

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求师父加持。恶人们一看软的不行,就开始翻箱倒柜,一遍、二遍,好象找不到一点东西不罢休似的。在这个过程中,我丈夫不停的和他们讲真相,告诉他们:善恶有报是天理,你们跟着江魔头干,下场可想而知。同时也向内找,问题出现了有自己的不足,当时就找到了隐藏很深的妒嫉心、争斗心……找到之后,心里发一念:即使有漏,我会在法中归正,我有师父管,不允许邪恶迫害,不承认其它的安排,有师父呵护显神威,有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从形式上他们没找到迫害的借口,恶徒们就这样扫兴而去。当时我的身体好象卸掉了很重的载物,浑身非常轻松,这真是一场看不见的正邪大战。

前段时间,社区人员打电话找我,我心想怎么又来找我?正寻思呢,孙女说“奶奶,水漏出来了!”我听了,心里猛是一惊:真是有漏了啊!回头一看原来是水满了,不是漏了,当时就意识到该换容器了。

社区人员又打来电话说要我参加个什么班,销掉这个号。我告诉他几年了一直没完没了地找事,我不能再受迫害,没有时间。说完我就挂了电话。

第二天社区人员来家里花言巧语连哄带骗,我一点也不动心,我跟丈夫一起讲真相,讲到海外法轮大法洪传、海外人了解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形势,谈话过程中他也承认这些,有时也表现的无可奈何,最后他说再回去说说,就走了。第三天又来了,谈了一上午,他们执意要我听他们的安排,他说:这个事你还真得面对。

这时,我反思自己:几年来,从黑窝回来,他们一直没有停止干扰,什么访问、回访,那时虽然跟社区人员讲了真相,他也表示同情,但一说“上面”来人就要我配合他,说是糊弄走就算完了,由于自己怕心很重,不敢直言,怕再次遭到迫害,虽然修炼很坚定,三件事也在做,就是没敢堂堂正正,都是将计就计的蒙混过关,这个心不修下去能行吗?带着这颗心能圆满吗?这不是很严重的怕心吗?

师父在《走出死关》中告诉我们:“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

第四天,区六一零人员到我家,真是怕啥来啥。我调整了心态,要堂堂正正的讲大法的神奇,自己修炼大法后的身心变化。大法教人做好人,祛病健身,学不学自由,十几年来,没有强拉硬拽哪一个人,都是自愿的;不象你们这么逼人,学不学都不行,你们什么缺德事都干的出来,逼着人说违心的话,伤天害理,逼得多少人百病缠身,流离失所。你们才是扰乱社会,扰乱家庭,迫害好人的恶人,迟早要被正义推上审判台的。

六一零人员表面很和善好象在仔细听,听完后他说现在和以前不一样了,我敢保证不会对你怎么样,只是走走形式。我说:我相信你说的,和以前不一样了,不一样的是人员不一样了,时间不一样了,方法不一样了,可是目地一定是一样的。他听后再没说别的,最后他说:我很佩服你,你很坦诚的告诉我这些,就到这里吧,你好好想想,随后再跟我们联系。我说:该好好想想的不是我而是你们,我是大法弟子这个号不能销。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一场正邪大战以邪恶的失败告终。

通过这件事,我明白了什么叫堂堂正正的证实大法,我感到自己容量扩大了,正念更足了,把多年不敢对邪恶之徒讲的话都讲出来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