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村庄里的一家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我们一家人居住在北方的一个小村庄里。我的父母都是在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大法弟子。他们得法时间不长,中共的迫害就开始了。在以后的岁月里,凭着对师父及大法的坚信,我们一家人汇入了助师正法的洪流。

一、挂条幅、发资料,利用多种方法救世人

一九九九年三月,我的父亲由于身体的原因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他几乎是一接触大法,就无病一身轻了,接着我的母亲也开始学法、炼功,而我在中共开始迫害时,才看了六、七十页《转法轮》,并未真正修炼。天安门“伪火”事件之后,我甚至开始阻挡父母的修炼。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第一次拿到了材料,那是大量的条幅和粘贴,当时跟他们一起走出来的只有本村的一位年轻女同修。

还记得那是二零零一年正月初二,地上积着厚厚的雪。当天晚上,他们分两路:妈妈在周边村子挂条幅、贴粘贴,爸爸则和另一位同修步行十几里路,沿公路挂、贴。从此,他们开始了每周都不间断的夜晚发资料。

一年多以后,我们其他同修开始加入。一开始发资料,他们都选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有时是等到夜深了,才出去,有时则是睡到下半夜一、二点钟,再起床出去。近两年,同修们商量为了能多面对面发资料,每次都尽量早一点出门,这样就可以多碰到一些人,因为年轻人白天一般不会在家,白天去讲真相、发资料,碰到的大多只是老年人。现在我们周围资料发的比较多的村子里,同修们一去人们就围着要资料、要护身符。

前些年,我们也是只等着伸手和同修要资料,但那时候资料比较少,在同修们都能走出来之后,就更显得少了。于是我们就自己做条幅。记得那年快过年了,我父母买来黄布,调好颜料,我帮他们裁好布条,用毛笔写上字,然后他们在布条两头缝上竹棍,再拴上螺母。那时候,我虽然帮着传递资料,每天晚上给同修们读《转法轮》、读新经文,但其实我还不会修炼,并不主动出去发资料。所以在做好这些条幅后,就由我父母和本村的其他同修出去悬挂。

在他们一次出去挂条幅时,发生了一个小插曲,鼓励我们更加信师信法。那天妈妈和另一位同修往我们村边的公路上挂,选好地方,把条幅准备好,正要挂,一个本村人迎面走了过来,她们赶紧把条幅揣在怀里,用外套捂着,打算避一避。不想人走到跟前了,条幅却从怀里掉了出来,结果那人就象什么都看不见一样,径直走了过去。

后来,有了喷字的模板,我的父母就又调好颜料,带着同修花了两个晚上的时间,把周围几个村子临街的墙壁、电线杆都刷上了“法轮大法好”。第一天晚上结束时,已经下半夜两点多了,一位同修回家后,家人已经把门闩上了,她就在墙头外边蜷了半夜,那时已是深秋。

等有了在墙壁上印字的戳子后,我们又带上戳子把我们分管的几个村的墙壁上、电线杆上,只要合适的地方,都印上了字,甚至村里新盖了房子后,还要给他补印。这种字虽然小一些,但他不怕风吹日晒,更没有人刻意毁坏,所以直到现在几年过去了,这些清晰的字迹还是随处可见。

从真相币出现以来,我们一家都坚持使用真相币,二十元以下的纸币只要经过我们的手,不是特殊情况,都会变成真相币,我家有一个小同修,是跟着我上学的外甥,小孩没有观念,很喜欢花真相币,不论是缴老师钱还是自己零花,二十元以下的纸币全是真相币,他现在住校,每周回家还会把找回的没字的钱换成有字的。

二、买机器、购耗材,建立资料点

二零零五年春天,我偶然的跟一位并不常见面的同修提起想买一台电脑,那时,我只是想看一看明慧网。结果,那时正好因为发生了一些事,当地的真相资料需要到外地拿母版,不能直接跟明慧网联系。同修和协调人商量后决定由我来做这项工作。

于是,同修帮我买来了电脑,搬来了打印机。当时,我就负责上传当地的三退名单和交流文章、下载每周所需要的资料,并做好母版。听起来很简单,但当时也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旧势力总想干扰。

我们上网用的是无线网卡,我们住的地方无线通讯的信号不太好,所以一开始的反应就是连不上网。我们不断发正念、求师父、请师父加持。就这样,几经周折,终于打开了明慧网页,当天正好有新发表的师父讲法,那时真是激动。我们一家人当晚围着电脑学了那次讲法。

以后的日子里,虽也有上网不顺利的时候,偶尔还会碰到中共封网,但始终没有耽误过做资料,我们凭的就是对师对法的坚信。

在那段时间里,我偶尔还会帮同修购耗材。那段经历对我来说很可贵,让我暴露了自己许多人心,虽然有些方面,当时并没有明确认识。比如:我们经常是买了东西后,提着一堆箱子倒几次车,才能到家,往往这个时候,我人心翻滚的最厉害,担心路上倒车时,碰到熟人,因为我是跟一位年龄相近的男同修一块儿去。在工作中,我们有许多共同的熟人,我又是单身,这些都是当时我找给自己的理由,也知道里边掺杂的是人心,所以经常是一边动人心,一边发正念,去人心。当时我一直认为自己对于男女的问题看得淡,后来才悟到真正的没有这个人心是连担心人们说什么的想法都没有,当然并不是说不注意自己的行为。

一年多之后,随着资料点遍地开花的需要,我们也就自然的成了其中的一朵。平时除了满足自己需要外,还负责周围三十个同修的需要。上网下载、打印刻录,都由我来完成,我的家人则负责整理、折叠包装,然后再分给同修。

我们这一路走来太平凡了,从来没有想过要整理出来。开始写了,才发现即便是这么平凡,可写的东西也还是有很多。十年风雨,再平凡都是不平凡的,因为我们是为了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