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修炼中走过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我于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得法前,我有很严重的过敏性哮喘,发作时非常危险,不知什么时候,什么东西过敏了,就开始喘上来了,犯病时死的心都有。

我是一次去理发店理发时,听人介绍得知法轮大法的。当时我也没多想就让她帮我请本《转法轮》,由于自己只有小学二年级文化,当我请回《转法轮》后回家后就看,但尽管有很多不认识的字,我还是感受到这是一本好书,这功一定很好,我就找炼功点参加炼功,并参加集体学法。那时就觉得自己变化很大,哮喘病也不知不觉中好了,也没有过敏反应了,断了多少年的例假又来了,那时我真是兴奋极了,老伴都说我年轻了,每天都沉浸在幸福之中。

可是就在我沉浸在幸福之中时,江××一伙来迫害法轮功,诬陷我们师父,由于对法理解不深,真是不知所措,家里人及老伴不让我出去,又不能和其他同修联系。那时我非常痛苦,这么好的功法,一夜之间就怎么不让炼了呢?我实在想不通,就这样又过上得法前的日子,整天做饭哄孙子。法也不看了。

一、迷失中遇同修回到师父身边

一天我同老伴遛弯,碰见一位同修,这时她也看见我了,她第一句话就问我还炼吗?我当时真的不知怎么回答同修,说“不”吧,自己心里并没有放弃,说“炼”吧,自己真的不象个修炼人了。同修也许看出我的心,就说师父又有不少新经文,你都没看到吧?我顿时象来了精神了,说:你快给我拿来,我看!

就这样,同修把“七·二零”后我没看到的师父讲法及经文,全部给我拿来看。我如饥似渴的一口气全部看完,越看心里越激动,当我看到师父说:“大多数学员都在不同方式中走出来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世人;有的被抓、被打、被迫害致死;师父都被谣言恶毒的攻击。学员在生死存亡面前敢于走出来,在最大限度失去一切中走出来,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伟大的一切。相反,而那些不出来的、躲起来的、站到邪恶者一边认识的怎么还能是大法弟子呢?”(《导航》〈北美大湖区法会讲法〉)

我虽然没站到邪恶者一边,大法受蒙难、师父遭诬陷,可我却躲在家里不出来,我还是大法弟子吗?在大法中我受益了,我算什么大法弟子,连个好人都不是。那时我就觉得自己无地自容。当晚我发誓一定要走出来,这几年落下的一定要补上,谁也别想再阻止我。就这样,我也投入到讲真相救众生的行列中来了。

二、弥补损失多救人

自从回到师父身边,我不断加强学法,加强正念,到住宅小区发真相资料,粘贴真相标语,开始还真有些怕心,揣着真相资料,看谁都象在瞅我呢。我就发正念:我是大法弟子有师父保护我,我在救人,坏人看不到我。每次出去我都发这一念,都将资料顺利发完。我知道师父在帮我呢。

随着加大力度讲真相救众生,我也开始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开始给家里人讲,他们不听也不退,还威胁我说:你这样搞很危险,我们都会受牵连,弄不好饭碗都被你弄丢了。这一次我真的不被他们所动了,反而跟他们讲:你不退那才真正危险呢,你知道××党做了多少坏事?我接着讲了历次运动迫害死多少人,从五六年反右到八九年六四事件。老伴听后说,你怎么知道这么多,我还真得刮目相看了。他就对孩子们说:你妈说的有点道理。咱们就听你妈的,我想她不会害咱们的。就这样,我家里人全三退了,连我那最顽固的儿子也念着“法轮大法好”,还做了三退,而且是他自己写的三退声明。

我又想,我和老伴是河南人,老家还有那么多该救的人呢。说来也巧,正在我想此事时,老家来电话说老伴的弟媳得了红斑狼疮,很危险,到北京协和医院去医治,其实是治不好的。我和老伴商量去北京看她,老伴同意去看,我的心里是要讲真相救他们。

坐上火车,我就想坐在我周围的人都是有缘人,都是我要救度的对像。我知道师父有这方面的讲法,反正我就按照师父说的做,准没错,保证还能救人。我又想咋说呢?老伴耳背,他也听不着。我热情的叫中铺的人在我们下铺休息,然后开始讲大法如何好,又讲邪党如何邪,天安门自焚是假的等等。那时我说的也很流利,开始还有些怕心,后来越讲越起劲,最后我叫他们三退,他们都做了三退,还说我老太太心眼好,直说“谢谢”。我说:你不要谢我,要谢谢我师父。就这样我把我周围的人都做了三退。师父知道我有救人的心,师父就帮着,什么危险都没有。乘警来回过都没事,而且我们声音都很大。列车员也过来听,他也高兴的退出邪党。能救人我就高兴,心里真的谢谢师父!

当我下火车来到医院,看见弟媳,远比我想象的严重得多,肚子鼓鼓的,走不了路,来时是用担架抬到车上的。我看后也很吃惊,怎么这样了呢?弟媳哭着说:嫂子,我怕是不行了。我劝她不要哭,只要相信嫂子说的话,你就没事。小叔子及弟媳都说“相信”,我告诉弟媳:你只要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有救。

奇迹发生了。弟媳这一晚上排了很多尿,在这以前她根本不能排尿。我看她有学法的心,就给家里打电话,让他们将师父的《转法轮》给带去。弟媳开始看《转法轮》,我又教她功法。弟媳得法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医生都说是奇迹。其实在这之前医生都下了病危通知,红斑狼疮是不治之症,是治愈不了的。我老伴是医生,这一次他也彻底信服我们师父了。小叔子是在公安局工作,我告诉他一定不要迫害大法弟子。他说“我怎么能干那种不是人干的事”,还退出了邪党的一切组织。弟媳很快就痊愈出院了,现在一直很好,他们都说:是大法救了他们全家。

三、精進实修成为名符其实的大法弟子

随着正法進程不断推進,我时刻用法来衡量自己,遇事多找自己,无论在家还是在外,都要圆容好法。我有三个子女,又都结婚生子,每天不是他来就是她来,尤其到周末大家都来,让我这六十多岁快七十的老人忙上忙下的,有时也过不去,发火,但很快就能认识到自己错了。现在我们这个大家庭很和睦。人人都知大法好,老伴经常陪我散发真相资料。

我这个满身业力,一无所知的家庭妇女,如今有幸成为千万年都没有过荣耀——大法弟子,我一定要对得起“大法弟子”的称号,少让师尊操心。

以上是我修炼路上的点滴体会,有不妥之处请广大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