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西格木劳教所遭受的酷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日】黑龙江省佳木斯市敖其镇兴利村的张玉芳,修炼法轮功后病弱的身体恢复了健康,却被中共劫持到西格木劳教所劳教三年,期间遭受酷刑,被打几乎失明。以下是张玉芳自述这段经历:

我叫张玉芳,现年55岁,家住佳木斯市敖其镇兴利村。我曾是一个重病缠身的人,患有心脏病、肝炎、脾肿、尿道炎、胃痛、妇科病、头痛头昏等多种疾病,花了不少钱也没有好转,自从修炼了法轮功,我身上所有的疾病都不治而愈了。

自从99年7月20日开始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人的迫害,并四处抓人。

被劫持到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

2002年5月份的一天晚上,我和几位法轮功学员(段秀龙、段秀平、段秀玲)及家人在一起。突然,大队书记王精林带领敖其镇派出所所长私闯民宅,要绑架我们,我们不去。派出所所长说,到那就让我们回来。我说:不相信你们。所长给我们写了保证能送我们回来的字据,然后把我们带到了派出所。到了派出所以后,所长说一会就把我们送回家。一直等到天亮又谎称,把我们送回家。我不相信他们的谎言。我说:不用你们送,我自己打车回去。

这时,所长露出了真面目,恶狠狠地说,要把我们四个劫持到看守所。当时所长和几个打手强硬将我塞到了车里。没有几天又把我们劫持到了佳木斯西格木劳教所,非法劳教三年。

在非法劳教期间,恶警们让我们四个人住一个房间,天天坐小板凳,腰板拔起来,头抬起来,听污蔑法轮功的广播,我们不听。劳教所大队长何强手拿着皮棒子打我们,把我的脚脖子打坏了,走路一瘸一拐的,几个月后才好。

大背铐酷刑

恶警们还让我们写所谓的“转化书”,我们不写,劳教所的恶警们用大背铐的酷刑折磨我们。恶警们让写“作业”,写污蔑法轮功的文字,我们不写,他们也用酷刑大背铐。我因为不写作业,恶警蒋佳男和两个普教给我上了大背铐,我疼痛难忍,分分秒秒都在煎熬。恶警们根本不管法轮功学员死活,打开手铐时,我的胳膊都不能动了,恶警蒋佳男竟毫无人性的说我装的。

酷刑演示图:大背铐
酷刑演示图:大背铐

有一次恶警侯丽说作业本让我弄丢了,气急败坏地打我的脸,当时把我的眼睛就打失明了。就是这样劳教所也不放人,还不让家属接见。有的法轮功学员家人来看,让家人骂法轮大法、骂法轮功创始人才让接见,否则就剥夺接见权利。劳教所以“严管”我为借口,不让我的家人接见。恶警王秀荣经常打骂我。

集体反迫害,遭电棍、背铐酷刑

恶警们把污蔑法轮功的标语挂到看电视的屋里,法轮功学员就一齐动手,把标语拽了下来。大队长何强就唆使男恶警管教迫害法轮功学员,用电棍电。有的法轮功学员被电得满地打滚,他们仍不罢手,电完之后,给法轮功学员上大背铐,痛得学员满身都是汗。然后恶警武铁军和洪卫,就逼学员骂法轮功,不骂不给打开铐子。

还有一次恶警李秀锦让法轮功学员读污蔑法轮功的书,读就不打,不读就用皮棒子打。有一个学员叫冯慧芬,被打得腿都不能走路。

在劳教所里,早晨5点半起床,晚上看电视。让法轮功学员给他们做奴工赚钱。有不符合他们的要求,恶警们就罚学员坐小板凳。有时坐一个星期,有时坐一个月左右,坐的时间久了,疼痛得都走不了路。恶警李永波经常破口大骂法轮功学员。

酷刑演示图:长时间坐小板凳
酷刑演示图:长时间坐小板凳

在这个人间的地狱,煎熬了三年,直到2005年5月我才获得自由。

出狱后仍遭骚扰

然而,佳木斯敖其镇石书记和兴利村大队书记王精林仍旧为中共充当帮凶,2010年10月1日之前,王精林到我家,想逼迫我写“悔过书”,并恐吓我,如果不写,市里就要来人。几天后佳木斯市来了四、五个人,说不写悔过书就抓人,我给他们讲了法轮大法教人向善、现在遭迫害的真相,他们就走了。

12月7日大队书记王精林又到我家,说省里明天来人,要见我,让我写悔过书,如果不写就抓人,还说我不在家就下通缉令,在谁家住就把谁家当窝藏犯处理。他们这样的骚扰恐吓把我的家人吓得够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