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人的一思一念很重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四年有幸跟过师父班的老弟子。我今年七十岁了,与同龄人相比显得很年轻,看不出是七十岁的人。十几年的风风雨雨,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借此机会将这些年助师正法路上是怎么做的,遇到困难、危险又是怎样得到师父的救度与呵护的亲身经历写出来向师父与同修汇报。因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在做好三件事的历程中,我曾受到不同程度的迫害。我流离失所过,但都凭着信师信法的这颗心走过来了。在讲真相过程中开始不知怎么讲到知道如何去讲。首先从亲朋好友开始到扩大到社会面对不同阶层、不同人群理智去讲真相,在怎样做好上下功夫。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摆正基点,一思一念都在法上心性才能不断在法中升华,见证大法的超常,走向成熟。按法的标准要求自己,在修心性上下功夫,遇事向内找,多学法,一切迷一切执著,法都能破。

九九年七·二零我与同修去天安门广场证实法,从天安门進广场,需经过地下通道,那时道口有警察把守,大家排着队,逐个验身份证,查背包。我们没有身份证,盘查起来会出麻烦,我和同修商量办法,就站在警察侧面,发正念求师父加持,让他们看不见,等候时机。说来神奇,就在这时警察和一名常人发生口角,争吵不休,借此机会我和同修大大方方从警察身边走过。

有一次晚间我与同修去农村发真相资料,被警察非法绑架到派出所,当晚就把我们送到看守所。我们一直都不配合,当时没有怕心,正念很足,我想修炼怎么能到这里来,这不是我们来的地方,师父说了“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师父说了算,证实法是我的使命,我得回去,结果体检没合格,当即就回归到正法洪流中。

有一次我与同修去边远山区、农村讲真相,路上打一面包车去某村屯,车行途中油箱突然起火,瞬间将坐在油箱上的同修的裤子烧个大洞,烟雾笼罩车厢,气味呛人睁不开眼睛,当时司机脸都吓白了,手也哆嗦,车门也打不开,关键时刻我们没有慌乱,协助司机灭火,求师父加持,并告诉司机快喊“法轮大法好”,我们一起边救火边喊,一刹那,火就熄灭了。一位路人说:“车里边浓烟滚滚,忽然不见了,看到一团团白光,车里亮了,太不可思议了”。是师父救了我们,事后司机要赔钱给同修买裤子,给谢绝了。我们开始给他讲真相,劝三退,司机明白真相后感动地说:“用什么假名,用真名退。”我们顺利的发放了真相资料,返回途中,我们没有怕心,面对大客车中的所有乘客讲述了刚才发生的情况,让他们看看我们每个人手、脸和被烧漏屁股的裤子,并同他们讲真相,劝三退,告诉他们遇到灾难诚心喊“法轮大法好”就能得救,化险为夷。在座的什么人都有,没有一个不感到神奇。

当我们获悉邻近某旺口岸的城镇的同修走出来的不多,证实法的進程缓慢,众生明白真相的少,我们在一起切磋,准备配合当地同修一起去那里证实法,大面积发传单,挂条幅,震慑另外空间的邪灵救度众生。但是路途太远六百多里路一去行程得三~四个小时,没有交通工具,打出租车不方便,这时有一同修说:“我有一辆小面包车,我开车同你们一起去。”一切准备就绪,晚六点出发,一路上同修发正念,背《论语》、《洪吟》、唱大法弟子的歌正念十足。大约十点多钟到达目地地。车停在歌厅门前,由当地两名大法弟子带路分成两组,南北方向同时進行,结束后回到集合点。同修们行动起来,贴的贴,挂的挂,大街小巷到处都是大法真相,当到集合地点时,被蹲坑的警车发现了,顿时警笛长鸣,划破寂静的夜空。在紧急的情况下我与同修走散了,漆黑的夜晚,不熟悉的街道,一下子转迷糊了,心里发慌着急,又身无分文,六百多里地如何回去,怎么办?在大街上转悠大约一个小时心情渐渐平稳下来,想起自己是修炼人,心想不能这样转悠下去,找车会和他们走两叉,谁也找不到谁,还是回原来停车的歌厅去,在那里等。辨别一下方向终于找到来时停车的位置,在对面的饭店门口坐下发正念。这时大约已是午夜一点,歌厅休息,饭店开始关门,工作人员用夜餐,老板一看我在饭店门口坐着,就询问我怎么了,我说与亲人走失了,老板同情我说:“外面凉,進屋和我们一起吃饭吧,不要钱。”我求老板给打电话,人来了付电话费,心里求师父电话一定要打通,奇迹发生了,电话打通了,联系上了,这时抬头一看,对面来一辆出租车,本地同修和我们的同修打车在街上找了一圈,说到原地看看,最终找到了。

以上几件事是我经历过的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切磋。因层次有限按法的要求还有差距,就写到这里,一定要抓紧时间救度众生,走好走正最后的路,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