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古今“浮云”谈起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宠辱不惊,闲看庭前花开花落;去留无意,漫随天外云卷云舒”,这是来自《菜根谭》的一首小诗。又有王维的“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终南别业》)。天上的浮云,起起落落,形迹无拘无束,旷达无所恃。诗人吟起此诗,超脱的心境一览无余。行云流水,胸怀天地,不以物喜,不以己悲,不被现实的纷繁所迷惑,始终是古代文人追寻的一种人生境界。观云,净心。只要心怀正义,眼前天地宽广。

儒家的思想在中国人的生命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在《论语·述而》谈到:“子曰:‘饭疏食,饮水,曲肱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贵,于我如浮云’”这段话是在劝他的弟子,有饭吃,有水喝,人生就该知足,不该沉溺于不合礼义的富贵之中,要保持清醒的头脑,富贵虚华百年后终将成空,不可太执著。也正应了这句话:“嗟乎!人生若浮云朝露。”(《周书·萧大圜传》)黄粱一梦的故事历久不衰,人人皆知,但面对利欲的诱惑,大多数人还是沉溺其中。飘浮的云彩,梦一般的存在。浮生若梦,醉者沉沦,醒者几人,慧者凤毛麟角。

历史的车轮在向前滚动着,古人的心境,已没有多少人能够体会到了。

我们远足,跋山涉水,登高远视,离蔚蓝的天空很近很近,天上的云朵一如既往的飘浮。可是,我们接下来想的是:“我要在镜头前摆个什么姿势好呢”,于是我们开始吵吵闹闹的对着各种相机喊着“茄子”“茄子”,合完影,万事大吉。有兴致的,还想在旁边石头上刻个“到此一游”,便感到自己完成任务,便手舞足蹈的下山,去享受美味的晚餐。照片里的美景,不过是给别人的一个感叹号,或者是自己一个月的薪水的见证。匆匆而过,谁有时间去思考这山,这水,这人生。

对于人生的态度,现在的人们依然用“浮云”来比喻,只是和过去的比喻风马牛不相及。高居2010年网络流行语的“什么都是浮云”,意思是什么事情都不值得一提,见得多了,人也麻木了。这个词语这么使用其实正反映了现代人的一种空虚、麻木的心态。社会上不公平的事情太多了,官商勾结,百姓有口不能言的事情看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假新闻听得多了,也就以假当真吧;那些丑恶的艺术见得多了,于是丑也可当美看了;乱伦、纵欲的事情经历得多了,也不在乎道德的问题了,原因是社会风气如此……

古今的对比,袒露良心看一看,不禁感到这颗心在默默流泪。

那曾经如孩童般的纯真到哪儿去了?

那冷静清醒的思索到哪儿去了?

那不平则鸣的勇义呐喊到哪儿去了?

于是有些人难以理解,为什么在强权之下,法轮大法弟子们依然默默坚持着自己“真、善、忍”的信仰;人们不理解,为什么一句“不炼了”对他们而言是生命中最大的耻辱;人们也无法理解,面对气势汹汹,对他们施予酷刑的中共打手们,面对对他们恶言相告的不明真相的世人们,大法弟子为什么不计较个人得失,依然心怀慈悲,不屈不挠的告诉他们善恶有报的天理,诚心给他们悔过的机会……

十年来,在大法弟子的呼唤中,人们渐渐苏醒,被他们的善心感动,找到了真实的自我,跳出了“什么都是浮云”的怪圈,开始积极思考人生的意义,麻木的眼神开始有了闪动的光芒。他们开始一步步跳出了中共的高墙,去眺望外面的世界,欣喜的看到,这个世界不仅仅只有血红色,这个世界是五彩缤纷的。中华传统文化并非像中共宣扬的那样,相反是那样丰富多彩;尖端的科技已经开始探究生命的本质,宇宙天体的更新已经被科学家们清晰的观测到;传说中的神迹也确确实实在当今展现在世人的面前,法轮大法的高深博大被人们所惊叹。

当突破网络成为了人们的习惯,当“你退党、团、队了吗”成为了一句流行语,当“法轮大法好”成为了大家共同的呼声的时候,人们睁开双眼会发现,这个世界已经在渐渐更新,崭新而又美好的时代正在悄然走来。

“不畏浮云遮望眼,自缘身在最高层”,当我们身处高处,静静的思考生命的意义,勇敢面对那真实的一切,不再对这个社会麻木不仁,选择光明,谴责黑暗,那就是为自己的未来负责,对自己的世世代代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