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几次向明慧投稿中修炼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个有着高学历的青年大法弟子,写文章对我来说并不是件难事,然而由于自己的求安逸心和以“自己修的不好,没什么可写的”为借口从未写过交流文章,直到去年秋天自己的气管受到冲击后。

说来惭愧,我的第一次投稿经历是怀着强烈的争斗心和报复心开始的。有两位同修(互为亲戚)经常在一起唠家常,说是讨论大法的事,却总因为对家里事意见不合而吵起来。我对二人热衷于管常人事及其将“向内找”当作一句口头禅而不是真正找自己的做法提出了意见和建议,结果二人仍是老样子不改。我有点生气,心想把你们的事上网曝光,看看你们还改不改。

我很快写完了文章,快速修改后发给了明慧编辑部。自认为文章写的还不错,发表不成问题(其实文中带有很强的执著心),联想到亲戚同修看到此文时惊讶的表情,我不免有点得意和解恨。强烈的欢喜心和显示心使我在小组学法和发正念时不能集中精力,大脑异常兴奋,自己也意识到不对,却没有静下心来向内找。

第二天我迫不及待的上网查看,发现文章没有刊登出来,心想可能明慧编辑还没来得及查阅呢;第三天、第四天,我仔细查看着网上的每篇文章,怀疑是否是明慧同修给我修改了题目……十天过去了我的文章仍未发表。我的自尊心受到强烈冲击,感觉整个人由天上摔到地上,脑子发木。我甚至在想不会是稿件丢失明慧同修没收到吧。愤愤不平的心、委屈心也冒出来了——看看周刊刊登的文章也不过如此嘛,我还赶不上没读过书同修写的吗?

现在想想,真的为当时的想法而羞愧,哪像一个大法弟子啊!文章没有发表,向内找,首先当时写文章的基点是错的、不善的,没有想着从法理上善意的与同修交流、帮助她们摆脱不好的状态,而是带着报复心、怨恨心想从人的方面制服她们,有看笑话的心理;第二,字里行间流露出对同修的埋怨和不耐烦,没有慈悲,没在法上;第三,写完后未将文中语句与大法进行对照认真多次的修改,而是走马观花,匆匆了事,像常人式的通顺语句。不仅如此,我还将师父的诗句用在题目中没加引号。在后来等待发表的过程中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争斗心、嫉妒心、求名的心全都暴露出来,还瞧不起同修。是,有的同修是没读过多少书,可朴实的文章中处处体现法的威力;而我是读了一些书,文章写的水光溜滑,可满纸人心!而我当时还不想悟,被强烈的执著冲昏了头。

之后,争斗心指使我开始动了人投机取巧的歪心,晚上睡不着觉想着写什么方面的文章能发表呢?于是我又写了一篇关于青年同修结婚问题的文章,文中流露出自己对“名”的渴望,还用“恶心”一词来形容常人的言行,这不是骂人话吗!现在想来可笑之极,当时却没有深深自省。

第二次投稿失败后,我冷静了下来开始向内找,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写文章基点为私,带有强烈的执著和目地性,做事浮躁。但由于争斗心和虚荣心迟迟未去,我又开始了第三次投稿,心里还想着事不过三。虽然这一次我明显沉稳了许多,心里杂念较少,文章改了多次,可还是抱着“这么写能发表吗”的念头,用另一个地址向明慧网投稿。这一举动显然还是在对前两次发表未果找人的理由,可想而知,我的第三次投稿也以失败告终。虽然心情没有大起大落,但还是有点无精打采。现在想想,师父慈悲于我,因为我有这些执著心就得用各种方式去掉,哪怕留一丝一毫也不行,不能自欺欺人。

之后的一段时间我没再急着写文章,因为我深切的体悟到不能为发表而写,不为任何一颗人心而写,应该为同修整体提高,真正的在法上交流而写。

近日,明慧网发表了“神在人间”的征文启事,有的同修说,“我的事不能说,说了就……”。个人觉得,不带有人心而写是没有问题的,鼓励有此经历的同修堂堂正正的写出来,解体邪党的无神论、震慑邪恶,“鼓励大法弟子更加坚定、扎实的信师信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