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在找回昔日同修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日】师父在《再精進》中说:“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

我理解没跟上的同修包括没走出来的和掉下去的,所以找回他们是我们每一个同修都应该做的。下面谈一谈在找回昔日同修的过程中修自己的一点体会。

一、过程中放下自我,修去私心

前些年,我曾经做过找回昔日同修的事,也确实投入了大量的时间,精力,也吃了不少苦。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发生后,我也是摇摇晃晃,跟头把式的终于走过来了,当然离不开师父的呵护,还有同修的帮助,当我走稳之后,我就开始去找那些掉队的站长、辅导员和其他的同修,当时的心很纯,没有别的想法,就是知道大法好,别让同修失去这万古机缘,因为师父也不想丢下一个弟子,还给我们讲出了法理。师父不能一个个亲自去找,那怎么办?就得我们做弟子的去找。

当时我家住在离镇里六里地的村子,而要找的同修,大都住在镇里。因我是个上班族,就得利用休息时间,骑着自行车,不管刮风下雨,严寒酷暑,道路泥泞,冬天雪滑,去劝说昔日同修归队,师父每次经文都得给他们送去,还有其他资料,还得和他们交流,天长日久,过程中的付出很大。

仅举一例,有一次,师父的经文发表,我给一同修送,去一次没在家,去一次又没在家,这样一共去了七次,他家离我家有六里路。和同修交谈,还得有耐心,还得注意他的家庭环境,真是很难,那滋味真是三言两语说不全的。虽然自己辛苦,但也找上来了好几位同修,其中有几位走進宗教里的都回来了,可是跟了好几年,由于种种因素,还是有好几位同修没有坚持住,有的跑到其它宗教里去了。此事我感到很伤心,甚至有些抱怨他们,白白辜负了我一片好心,浪费我那么多宝贵时间和精力,利用这些时间,我能多学多少法啊!

近年来,也想再找昔日同修,可是一想原来的付出得来那样的结果,就不愿做了,心想,浪费这时间,还不如多学法呢?或者去给常人讲真相(还能往自己的世界里收救众生呢)。协调人也跟我说,你以前做过这个事,你还得做啊!我只是说了我的苦衷。后来学法交流中,逐渐认识到了自己的私心,是啊,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圆容师父所要的,不能光为自己着想,不能光自己学法提高,众生我们都去救度,何况这些正法时期缘份很大的大穹主、王呢?他们能走回来,不也能救度大量的众生吗?所以在这个问题上也要放下自我,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也许当初从上面下来时,我们都互相叮嘱过,谁要迷在常人中,一定要互相叫醒,对众生都讲慈悲,何况我们昔日的同修呢?于是我又踏上了找回昔日同修的光明路程,虽然我是一个上班族,时间上紧一些,那我也得花费时间去找他们,学法时间少,就减少休息时间,克服困难用心去做。

二、过程中修出慈悲善心和耐心

同修们在讲真相中,都体会到了救人难,需要强化我们的慈悲善心,其实找回昔日同修,更需要慈悲善心,一个常人,可能短短的几句话他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可找回昔日同修往往就需要多做细致的思想工作,还得考虑他的家庭环境和他自身各方面因素,昔日同修为什么掉队了?中国人深知恶党邪恶(其实自己一路走来,磕磕绊绊,主要也是怕心造成的),所以要理解同修,善心的对待他们,和他们一起回忆得法后的状态,受益情况,现在大法在世界上的洪传情况,正法洪势、正法進程,抓住机缘,慈悲的师父等着我们,赶紧上来,救度我们的众生,跟师父回家。同时抓住他们的心结所在,解除包袱。找一次不行,两次,多次,真得修出自己的慈悲、善心、耐心,把师父对我们的慈悲,通过我们的善心传递给他们,启迪他们本性的一面,使他们赶快返回来。不管同修是否马上返回来,我都善意对待。不在心里埋怨同修,更不能当面说同修,你怎么这样,你怎么那样。即使暂时没上来,也不能下定义,说这个人不行了。以后随机再找,也可能随着正法洪势或和他有缘的同修给找回来了。

三、过程中修去名利心、证实自我的心、显示心、欢喜心

找回昔日同修的初衷就是想圆容师父所要的,可是做的过程中,我发现了自己一颗很不好的心——名利心隐藏其中。这个名利心也成了我做此事一部份的动力,心想我好好做这项工作,做出点成效来,让同修看看,我别的地方不行,这方面做的还不错。还有,如果做好了,将来写稿也有东西可写,如果发表,名利双收,既有了名又有了利——建立了威德。一次,同修跟我说,他找回了一个昔日同修,我马上说我找回了七个,当时显示心就出来了,同时证实自我,心里想你看我行吧,别的地方不如你,这方面可比你强。

再就是欢喜心,比如找同修顺利了就高兴,挺好,总算找回来了,找回人数多了,也沾沾自喜。好在有师父的法在,这些心有的当时就发现,去掉了,有的过后发现,去掉了。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只有这颗心,跑跑腿,动动嘴。真是有的时候,我想找谁,谁就来到我面前,都是师父在安排,否则我又能做的了什么呢?又能证实自己什么呢?有什么显示的,过程中暴露了人心,一个个把它去掉。

四、过程中修去安逸心、怕心

由于我是上班族,时间较紧,而找同修却很需要时间,要走路,要交谈,有时去找,又不在家等等,这就需要利用周日、午休、晚上等时间去找同修,就需要自己付出一些休息时间和精力,如果耽误了学法,就要利用晚上少睡觉补上。同修离我远的有半个小时路程,所以,路上我也用来背法。有时也起安逸心,觉得挺苦,但及时修去它。另外,在找同修的过程中,也有怕心,比如同修的家庭环境不好,这样的同修,你找不找?找又怕同修家人反对我,埋怨我,造成家庭不和,甚至弄不好,再恶意举报我。但我又一想,这也不是正念啊!这种想法不是正好符合旧势力的安排了吗?邪恶就是要毁掉修炼人,毁灭众生,如果没有这场迫害,同修能掉下去吗?邪恶把这些不好的想法打入我的头脑中,目地是阻碍我找回同修,如果我有怕心,还会相由心生,同修又怎么能上来呢?所以我要正念清除。比如,有一同修的家人和亲属,都反对他修炼,但由于他坚定,家人也没办法,反而有时还唤醒他早晨起来炼功,这就更坚定了我的正念,修去怕心。

五、过程中修去执着自我的心,和同修共同提高

自己过去曾当过辅导员,又有点文化,总有点自高自大,在学员之上的心,往往看不起这个人,看不起那个人,就觉的自己行,执着自我。这些年虽然修去很多,但是还有,特别是对待昔日同修,认为他们已经落下很多,觉的比我差的太远,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和同修说我怎么怎么做的,意思是让同修向我学学,总有指导人家的心态。好在我及时发现这颗不好的心,修去它。

首先,对同修不能看不起,更不能拔苗助长,上来就叫他们和我们一样。让他们在学法交流中渐渐提高,根据个人的根基悟性,提高程度肯定不一样,不能求全责备。其实,每个同修都有自己的闪光点,从他们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短处,他们的长处也促進了我的提高。比如,同修A上来后,通过学法交流,非常精進,他是开出租车的,本来时间挺紧,生活也不宽裕,但他看淡金钱,把法放在第一位,过去是早出晚归,回家就睡,现在是早上三点半起来炼五套功法和发正念,其它三个整点也都基本上发全,哪怕少出一趟车,也不耽误发正念,平时还给常人或顾客讲真相,发资料,晚上六点之前回家发正念,吃完饭开始学法,电视也不看了,把修炼溶于生活之中,一心要做好三件事,跟师父回家。从他身上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

同修B虽为家庭妇女,但她能为他人着想,生活简朴,淡泊名利,遇事能忍耐,没有争斗心,真都比我强的多。同修C离我家较近,家人反对他修炼,但他却很坚定,天天起早三点五十到我家炼功,本来我早晨有时想睡点懒觉,这回也得精進起来。同修D是个青年弟子,但他很纯,不被光怪陆离的社会熏染,不随波逐流,一上来就很精進。同修E原来处于独修状态,后来不炼了,现在上来后,和他交流,主动走出来,到有病业的同修家一同学法等等。他们都有促進我提高的长处,真是帮同修就是帮自己。

六、过程中不执着结果,随时找自己

虽然也知道师父讲给我们的重过程的法理,但往往找同修的过程中,有时也有急躁心,恨不得一找同修,就上来,我知道这是自己做事执着于结果,这样往往事与愿违,反倒阻碍了同修,实际上也是干事心,过程中不注意修自己。我认识到这一点后,就时常提醒自己,找的过程中,希望他上来,但不执着于结果,过程中随时找自己,同修为何没上来?是不是自己的什么心促成的?是慈悲心、善心不够,还是急躁心?或者显示心、欢喜心等等,时时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别让自己的什么心障碍了同修走回来,要修好自己,努力用心去做。

此外,吸取过去的教训,为了让上来的同修能稳定的走下去,能上学法点的尽量让他们上学法点,不能去的常利用晚上时间到同修家和他们一起学法交流,需要什么资料给找什么资料。不仅需要找回同修,更需要巩固,让他们稳定的走下去。

在找回同修的过程中,我虽然做了一点点工作,也找回了一些同修,这一切只能归功于师父,但过程中,也确实修去自己不少人心。我体悟到,找回同修就是找回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在我找同修的过程中,修去了那些人心,本来就不是真我,只有修去这些人心,真我才显现出来,找回了自己。

当然这项工作,我做的还不够,要继续做好,因为师父在《再精進》中给我们明确指出的正法未能结束的两个关键性原因之一就是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所以我们要圆容师父所要的,兑现自己的誓约,让师父少一点操劳,多一份欣慰,迎接法正人间的早日到来。

不妥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