找回昔日的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师尊在最近的讲法《再精進》中说:“我看这一切也都走在最后的尾声中了,只是很多人不敢承认这现实的一步步的展现,在最后的时刻到来之前要救度的众生还没有达到数量,大法弟子还有一部份没跟上来,这就是还不能够使最后这件事完成的关键所在。”我感到了找回昔日同修的重要。

我与周围接触的同修進行了两次交流,听同修说离我们很近的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有十多人修炼法轮大法,不知现在什么情况。我和同修来到这个屯,找到一位同修,看到同修满脸怒气,她说一天心里闷的慌,看谁都来气,想找一个没人的地方大哭一场。现在学法小组也没有了,这些同修有的看书,有的不看书,都处在带修不修的状态,心情很不好。看到同修这个样子,我的心里很难受。我说是我们来晚了,没有和你们及时沟通,使得你们处于这个状态。同修说不怨你们,是我们不精進。我们说:快振作起来、精進吧,把你们屯以前炼过功的找一找,咱们开个交流会,组织个学法小组,走师父安排的路。这时我看见同修家里满屋子的大小法轮在旋转,还有金的梅花、金的彩云在屋里旋转。我说同修啊!你看师父在鼓励我们,在帮助清理你的空间场呢!

我本来是关着修的,一般情况下很少看见另外空间的东西,今天在同修家里看到这种景象,我知道是让我们共同精進。这时同修落下眼泪,答应去找昔日同修来参加法会。第一次找到四位同修、第二次找到六位同修来参加法会而且在法会上落实:晚上到一位同修家集体学法,早上在家炼功,他们说一边学一边找还没来的同修一起学法,同时也知道了大法弟子的责任。交流中提到新唐人电视节目,同修主动就要安装卫星大锅,接收新唐人节目。这样一个屯的同修形成了整体,不是同修不想精進,是同修之间沟通的不好造成的。以后咱们经常沟通,互相了解,在法上提高,形成整体。

这次交流中我们各小组主动承担找回能接触到的昔日同修,有的去找同修、有的配合发正念。我与同修来到另一个屯,这个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是得法较晚的一个屯,刚刚修炼了两个多月,迫害就开始了,有的人还没学会炼功动作呢。我们去一位同修家和她交流了当前正法形势。她说:我心里一直没有放下大法,什么功法我也不去学,说九九年七﹒二零之前虽然炼功时间短,可是自己顽固的腿痛病都好了,一直都没再痛过。同修说她心里知道大法好,可是不识几个字,看不下来书,身边没有同修带。我说现在还有神韵,大合唱光盘,可好看了、歌可好听了,我给你唱大法弟子的歌听。同修给她唱两首大法弟子的歌,她的眼泪在眼眶里转,本性的一面在着急。我们又给她介绍新唐人电视节目,现在都在看呢。她说:我家有现成的大锅给我安上吧!

在交流中看着同修怕心去了很多,主动带我们去找另一位昔日的同修家。可是那位同修出门了,不在家,我们给她家人讲了真相。她又带我们找一家有VCD的常人家放我带去的《永恒诗篇》光盘给她看,她很感动,她表示要我们帮着请本《转法轮》和师父讲法光碟,打算尽快买台DVD影碟机看讲法用。我们回到家找到书和讲法光盘,送过去了。她说还有几个过去炼的人都搬家了。不在这个屯了,可惜这么大一个屯就她一个人在炼,还看不下来书。我心想有师在有法在,她一定会修下去的,我们也要经常去和她沟通。

有同修说我们县城从屯子搬来一个同修想找她去。我和同修走了四十多分钟找到了这个同修家,通过交谈得知她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才炼了七天功,动作还没学会,就遭受迫害,也就放下了。可当时师父真管她了,她是因为有病炼功的,短短的七天病都好了,身体轻松,她说心里每天都想着大法,她亲属都信基督教,她姑娘也信基督教,拉她去。她说我师父说不二法门,我不能去,坚定的守着这一念。这短暂七天修炼时间,大法在她心中打下这不二法门的信念,大法的威力将她身体净化。她把收藏的书拿出来,说:打放下学法炼功,身体现在很不好,从现在开始我看书学法,你们教我炼功吧!我们教她动作,她抓紧学法炼功。给她送去了九九年以后师父的经文和各地讲法,她很快看明白,劝家里人“三退”(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主动找集体学法小组,明白了很多法理,还很着急。

师父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中讲:“人哪,一个生命在历史上的今天能够得到法,那不是一般的事,太幸运了!可是一旦他失去了的时候,大家知道那面临的是什么?是很可怕的,因为赋予那么大的责任和巨大的使命他没有完成的时候,那相对来讲和一个生命的圆满那是成反比的,那个生命,那真的要進无生之门了。你们也不能随随便便的给我抛下一个人,不管这个人有什么样的错误、他是个什么样的人,我都想给他机会。当然啦,人类社会毕竟有那么一批世人已经不行了,那就随他去。我今天讲的主要是讲我们大法弟子要做的更好,得了法的人就要珍惜他。”

在找昔日同修的过程中,我深深感到师尊真的不落下一个真修弟子,这个炼七天、那个学了两个多月,可是大法在她们心中牢牢扎下根,她们的本性一面等待着得救,她们世界的多少众生盼着她们的王赶快得法,众生才能得救。以前这两个屯,我从来都没有去过,可一到这位昔日的同修家是那么的熟悉,一進屋她丈夫就看着我,他说你很象我大姐,很象、很象,连笑都象。我说咱们是缘份哪!要不咱们怎么能够遇上呢?我们交流的很融洽,她丈夫也很支持法轮功。昔日同修和我们很亲,一再要留我俩吃饭,我们说谢谢。

接下来,我们又到另一家讲真相去了。那家里有好几个人,这家老太太说在广场有好几个人给老太太讲真相,把老太太吓坏了。我说:老太太你太有福了,人家看你老太太善良,所以想救你这个好人,你还害怕。那位同修问:你怕不怕我们哪?她说到家讲不害怕。她提了很多问题,同修一一给她解答,她明白了真相很高兴的收下了护身符,知道都是为她好,在场串门的听明白真相也做了三退。只要我们大法弟子的念时刻想救度众生,随时都能遇上有缘人。昔日的同修她们的本性时刻急迫的等待得救,只是邪恶的迫害阻碍人的一面,我们要破除阻碍,唤醒同修一起精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