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学法小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我家的学法小组是九九年迫害后成立的,已有十来年了,当时参加人员主要是每个小组接收资料的人,开始每天晚上六点三十分开始学一讲《转法轮》,然后切磋。后来大家一致认为,要和我们周围同修互相切磋,让大家都走出来,能成立学法小组的就自己成立小组,不能成立的到我家。这样人越来越多,就分晚上一个组,白天一个组,我们同修都很精進。协调同修带头成立小组学法,我家又换一批新出来同修,这一批同修年龄大小不一样,五十八岁到七十五岁之间,文化程度也不一样,心性标准也不一样。我和一老同修切磋,我们俩首先带好头,从自己做起,保证学法质量,说话、做事、一言一行做给新来同修看,慢慢大家就都跟上了。我们小组每天保证学法二讲。

我们小组同修都很精進,共同提高。上午我们出去讲真相,近距离在黑窝发正念,一路讲,贴不干胶,送小册子,发光碟等。两个人一组,岁数小一点的,去远一点的地方讲真相,春天种地铲草时,秋收时,跟农村人讲真相,带上护身符、各种资料;年龄大一点到本地派出所、街道、所有社区发正念讲真相;下午学法前都把自己劝三退的名单交上来,做到比学比修。

开始我自己到处发正念,邮真相信,那时也很害怕,拿一封信走出很远才送,有时也求师父保护。后来,我到一同修家去看她正忙着写信封,一看同修那样忙,我回家开始到我住的地区被迫害同修家属打听看守所迫害同修的警察名字,给他们写真相信,就这样一直到现在。我和小组同修切磋,我去什么地方发正念,给谁邮信等。邮真相、写劝善信,资料点给打下各地区邮信地址,我告诉同修什么地方用一点二元的邮票,本区可用八角的邮票,有的不敢去邮局买信封、邮票,写信封怕有指纹,这一切我都包下来。我家同修多,人人都去买邮票,供大家用,这样我们小组全体都动起来了,每周每人都得邮八、九封或更多的信。

有一次去看守所发正念,一下车看不见路,对面看不见人,说是雾又不是,有一种压抑感,不知哪来的臭味,憋的上不来气。再往前走发现前面有一个象农民扣的菜棚一样的黑洞,没边没沿的,马上发正念,并请师尊加持,我发出这样的正念:“我是顶天独尊的神,身体巨大”,正念一出,我身体就象有一种强大力量,身体很大很大,我知道是师父加持弟子呢。我继续发正念,集中强大的念力念一个“灭”字,因周围没人,我发出强大的声音,好象周围都是“灭”字。这时天空有点发亮了,我找到一块有干草的地方坐下发正念,因当时还正下小雪,很冷,静不下来。我打出一念:邪恶及灵体冷,我不冷,我是顶天独尊的神,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是宇宙的捍卫者,谁也动不了我。真正体会到师父对弟子慈悲呵护,正念真是威力无比,有捣毁宇宙中一切邪恶的强大力量。这时一看表已经八点五十分,一看天清体透,臭味没了,黑气没了,整个身体被五颜六色光环罩着,一道道的,金光闪闪的,各种类型的。我站起来谢过师父,到黑窝周围转了一圈发正念。就这样,不管天气怎么样我不在乎,天天坚持,就有一念:走师父安排的路,跟师父回家。

我和同修天天出去讲真相,到黑窝发正念,什么样人都能遇到,有的几句话明白了三退了,有的说三道四的,还有说报警的,还有说你反对共产党的,还有想打骂的,反正什么样情况都有。但我做到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告诉他们灾难来时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可保平安,有一个美好未来。

我们小组大家一致认为,有师在,有法在,无所不能,我们深深体会到“法度众生师导航”的内涵,是师父的慈悲给了我们巨大力量,给了我们智慧,我们才能走到今天。

我也是七十岁的老弟子,在证实法中,也没做什么惊人的成绩,只做了一些穿针引线的小事。以后我要更勇猛精進,让师父放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