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大法小弟子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今年十一岁。听妈妈说,我还在妈妈肚子里没有出生的时候就已经在听大法音乐《济世》、《普度》了。我出生以后,每天在睡觉之前妈妈都要放师父的讲法给我听,直到上幼儿园都在听。我很喜欢听师父讲法。我上二年级了,奶奶开始教我炼功。我们家的修炼环境很好,因为奶奶、妈妈、姨妈都是同修,所以我就这样很幸运的得法到现在。下面就和大家说说我修炼以来的小故事。

一、学法、炼功、修心性

我每天放学后就和奶奶一起学法。平时学法倒是很认真,可是遇到什么事情的时候,偶尔就会胡思乱想静不下来,什么都想。还有时会把书念的很快,这时候,奶奶就会纠正我,叫我学法要认真读,用心读。

上二年级的时候,我刚开始炼功,第二套功法--法轮桩法我很抱不住。有一次头顶抱轮时我有些坚持不住了,手很酸,酸的我眼泪都要流出来了,奶奶示意我叫我做两侧抱轮。可我边流泪边想师父说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最后还是坚持着炼完了。

还有一次,在学校教室里,我被一个同学绊倒在地,整个人趴在地上,肚子摔的很疼,我心想:“我是一名大法小弟子,一定不会有事。”很快我爬起来,一点事都没有。可是绊我的那个同学吓坏了,还问我要不要上医院,我说:“没事,不用去,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二、心系救人和同学讲真相

记得我在四年级的时候,就已经可以自己面对面的和同学讲真相了。一次有一个同学和我说她晚上会看到窗外有一些可怕的东西,一听我知道机会来了,便开始给她讲真相。我首先告诉她,她看到的这些都是另外空间不好的东西,然后告诉她看见这些东西是因为她入少先队了,退了它就不会看到了。她一听我说的就连连点头要退队,随后我又给她一个护身符,教她念九字吉言。

到现在我换了一种方式讲真相,我首先就问我的同学有没有听过“亡共石”,他们都说没有听过,然后我就给他们讲真相。有一些同学一讲就退,可有一些受党文化毒害比较深就没表态,我就告诉他:“你好好考虑,等你想好了你就告诉我,我等你!”

三、正念对待消病业

我上五年级的时候,有一次消了一个大业,那次我发高烧,烧了好几天都不退,烧的最厉害的时候接近四十度。我爸爸当时未修炼,所以很担心我,要叫我上医院看病,可我偏不去,因为我心里想:我不是生病,我是消业,医院是看人的病,我不是人我是神,我有师父管,我不上医院。爸爸没办法只好依着我。最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的烧退了。我消了这次业后,就很少再消身体方面的业力了,即使消也是很小的病业关,从来不耽误我的学习。更神奇的是,从一年级到现在,不管学校里统一打预防针还是要注射什么疫苗,我一次也没有打过。有一次学校要打麻疹的预防针,我在表上写了一个流鼻涕可不可以打,轮到我打时医生就说你还是去别处打,这里不好给你打。其实每次打预防针之前,我都在心里对师父说:“我是大法小弟子,没有病,不打针。”每次师父都在帮助我。

四、在法中归正

我以前有一个执着,就是不爱听别人说自己有什么不对,也就是不爱听难听的话,只爱听好听的话。只要妈妈和奶奶一说我有什么不对,我就不高兴。随着学法的深入,我慢慢的去掉了这个执着,因为妈妈和奶奶说的都是为我好,于是我归正了自己的言行。

以上是我的一点体会和部份修炼故事,不当之处,请同修们指正。感恩师父,谢谢同修。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