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为法而来

一个大法小弟子的神奇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十月二十一日】一、魔难

话说那是农历一九九三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卯时,一个小生命降生了,在这之前全家人及亲友都在为这即将诞生的小生灵忙碌着,姥姥帮着裁尿布,奶奶、爸爸和姑姑在医院守护着,爷爷去市场买菜操办伙食,整个家庭都高高兴兴地准备迎接这新生命的到来。

可是当婴儿降生后,全身上下青紫色,没有一点生机活力,脐带周围的肚皮呈半透明状,喘气时都能清晰的看到内脏在蠕动,护士往婴儿屁股上打了两下,婴儿根本就没反应,不会哭,上秤一称才五斤二两,明显的一个先天发育不良的婴儿。一位有经验的医生告诉婴儿的奶奶说:“叫你儿媳妇准备再要一个吧。”有的护士窃窃私语说:“这孩子够呛,肯定占不下。”原本欢天喜地的一家人一下子都傻了眼。

可是既然摊上了也不能扔啊,还得将就着把他侍弄活呀。奶奶将孙子抱回家后,揣在怀里,用自己的体温暖了好几天,孩子脸色才有点红润,由于孩子不会吃奶,妈妈着急上火,乳房胀得难受,生生把奶水给憋回去了,后来只好喂小米粥和奶粉了,经过一个多月的精心照料,这个小生命终于有了生机,奶奶把孩子抱去市医院儿科找到名医询问健康良方,不但没找到,还添了烦恼,大夫诊断为“先天性痴呆症”和“先天性心脏病”,并且说:“谁家摊上谁家就是灾难。”回家后这个上火劲儿就甭提了。全家人都为这孩子忧心,爷爷经常趁着去外地出差寻找良方和带回补品,奶奶经常挖空心思的寻医问药、什么偏方、巫医神汉、省城大医院都找遍,也无济于事。全家六口人,四人上班的工资,除了生活必需品外,省吃俭用的钱都用在孩子身上了,可还是不见效。

就这样一直熬到一九九六年初,孩子已经三岁多了,还不会走路、说话,看到别人家的孩子活蹦乱跳、生龙活虎、欢声笑语的互相打斗、玩耍,再看看自家的孩子这个状态,真是让一家人揪心。

一天,同事给孩子的奶奶出主意:“莫不如请一尊佛像,听说能保佑孩子健康成长。”奶奶这时好象看到了一线希望,立刻就于一九九六年初请家来一尊佛像,奶奶每天非常虔诚地上供烧香礼“佛”,但孙子并不见好转,还添了许多莫名其妙的怪病,招来了狐黄白柳等乱七八糟的东西;孩子感冒到卫生所打针吃药,刚打上针又添了拉稀的病,打针也不管用,把西医大夫都给弄糊涂了,再找巫医来打点,搞得全家乌烟瘴气、麻烦重重、心灰意冷。

二、新生

正在全家人为孩子犯愁时,一九九六年六月经朋友介绍,爷爷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了,请来了宝书《转法轮》、法轮功炼功音乐和李洪志师父的法像。爷爷在家读法时,小孙子就躺在床上听,还不时的伸手要《转法轮》,爷爷炼功时,他也用手比划着,有时家人抱他时,他总是往师父的法像和《转法轮》那奔。说也真神奇,打那以后,孙子的怪病不见了,身体一天天好转,不到半年,孩子会说话了,也会走了,全家人看到孩子翻天覆地的变化,真是喜不自禁,后来全家人也都相继得法修炼,欢声笑语、幸福祥和的氛围又回到这个家庭中。

爷爷给孙子取了个名字叫群策。当大人们学法时,小群策总是边玩儿边听,《洪吟》、《转法轮》、短篇经文等很多章节他听过几遍就能背下来,比一般人的记忆强得多,还经常督促大人学法,看到你忙的不可开交时,就提醒一句:“爷爷该学法了。”到后期,无论是在家学法,还是去其它场合集体学法,他都是盘着腿坐着学,不玩也不闹,时而还跟着背上几段。

三、神迹

一九九七年,当群策走路越来越稳时,他开始在各个房间乱走动了。出于好奇,他开始鼓捣客厅里炼功的录音机,爷爷为防止他進客厅就把门锁上,门锁是球形暗锁,当人不注意时,孙子就去了客厅,爷爷纳闷,门刚刚锁上他怎么進去的呢?是不是门锁坏了,一看门锁是很正常的。经过几次这样的事,全家人都觉得奇怪。一次,爷爷亲手把客厅房门锁好,又用手使劲拧了拧门锁的手柄,一看万无一失,就把群策叫到跟前说:“你把客厅房门给爷爷打开。”只看他用手轻轻一扭,门就开了,经过亲眼所见,家人才知道这是他的特异功能。

一次,群策妈妈和他大姨妈抱着他去逛商店,走在街上遇到熟人,就把群策放到地上,一撒手没说上两句话,孩子瞬间不见了,幸好大街上没有多少人,往远处一看,他正在一百米外停放的一辆出租三轮车旁边站着,要坐车。当时他大姨妈特别纳闷,就是百米运动员也跑不这么快呀,更何况一个在常人看来即智障、又笨手笨脚不会跑的孩子呢,真是不可思议。

爷爷修炼是闭着修的,就是天目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小群策能看到,还常常给说出来。例如他刚开始会说话时,就指着爷爷的小腹说:“爷爷,法轮在转。”还说:“爷爷头上的花在转。”还有:“爷爷脑袋大呀,头摞头好吓人的。”每当家里要来客之前,小群策都是早知道,早晨没等起床就叨咕:今天谁谁要来。同修来家有事,他也要给人家说上几句:有什么什么执着心了。说得还都很准。一天早晨起床,小群策告诉爷爷,说自己的嘴起泡了,疼。爷爷问他咋弄的,他却说:该修口了。打那以后,小群策看见了什么一般就很少跟谁说了。

自从小群策能下地走路,就有个怪习气,每天手里必须拿件东西,起初是拿一只袜子不停的有节奏的甩着玩儿,不让玩儿不行,家里人经常给他抢下藏起来,可是过一会他找只袜子还是甩。后来同修问他:你在甩啥呢?他说:“甩业力呢。”再后来,他整天甩毛巾,隔段时间还得换一条新的,任家人想尽什么办法也是制止不了。后来爷爷想来想去,给他编了个顺口溜:“大智若愚小道人,手拿毛巾当拂尘,驱鬼抽邪荡涤恶,助师正法默无闻。”别看小群策一天书没念(几次求学未果),听完后他笑笑说:“这回叫爷爷给说中了。”

二零零二年三月,由于本地邪党恶徒欲绑架爷爷,爷爷走脱,住在黑龙江省一个屯的西头姑奶奶家,后来小群策也去了。他刚一去时,姑奶奶就听当地的一个“精神病人”当着她的面说了一段顺口溜:“哈尔滨赛如紫禁城,麒麟到此显圣,小三姓西头放光明。”她当时不理解啥意思,当然其他人也都不理解。

这个屯是个上千户人家的大屯,小群策和爷爷在那住了一年多,那里的街道、旮旯胡同白天有小群策的身影,晚上留下了小群策的足迹。后来姑奶奶家买了两头牛,饲养了一段时间后急等着用钱,正准备要卖,小群策说话了:“姑爷呀,老牛涨价了。”当时爷爷说了一句“你咋知道牛涨价呢?”姑爷爷在一旁说:牛真的涨价了。就这样赶紧出手,两头牛赚了一万块钱。还有一次,姑爷爷家盖房子,把暂时不穿的衣服、没用过的布料都放在下屋仓房里,好长时间没动了,一天小群策告诉姑奶奶说:“你家的衣服长毛了,快回去晾晾吧。”姑奶奶回去打开包裹一看,真的都发毛了,晾完衣服后,把群策抱过来这顿亲那就甭提了,随口还说了一句:“你这小神仙,太厉害了,没有你不知道的,怪不得老疯子说麒麟到此显圣,原来说的就是你呀,姑奶奶可得谢谢你了,我也真的服了你了!等着今天姑奶奶好好犒劳犒劳你。”打那以后这小神仙就出了名了。

有一次爷爷正在家院子里干活,一位同修找爷爷,让明天去他家有事,同修临走时,群策说了一句:“警察抓你们。”爷爷和同修也没在意,心想这是干扰,不能承认它,等到第二天去的时候,赶上三轮车群策他不坐,非得要坐大客班车,等到站了,又遇上好长时间没见面的熟人唠了一会嗑,把这时间就拖过去了。正往同修家赶,没等到家,就被同修迎回来了,说是有几位同修被绑架了。这事竟真的被孙子说中了,爷爷没能听群策的告诫,悟性太差,使同修遭受迫害,自己内疚了好长时间。

总之小群策的神迹不胜枚举。

四、救人

平时小群策很是听话,想要的东西大人不给买也就拉倒了,小孩爱吃的小食品他从来都不要,有两次要去超市买好吃的,爷爷跟他说:“太贵的东西咱就不能买了,爸爸、妈妈给的钱咱俩得省着花,你不是爱坐车吗,省下的钱多坐几趟三轮车,多救几个人你看划得来划不来?” 小群策说:“划得来。”打那以后小群策再也不主动要买贵重食品了。每次出门必坐三轮车,上车后都是他先和司机搭话:“叔叔(或舅舅),你知道天安门自焚是咋回事吗?”(因为他语言有障碍,有时说出的话别人听不懂)这时司机就问:“你说啥?”随后爷爷就开始当翻译讲真相了,他在旁边正念加持,爷俩就这样一直配合的很默契,一般都可以讲明白的,并且都能做到三退。临下车时还告诉司机,祝你好运平安,经常听到司机谢谢的话。

有时候遇到有人问小群策叫啥名,他说:我叫狗剩子。这时爷爷就开始讲“狗剩子”的来历,也就讲到法轮大法救了他,也是很好的讲真相话题。平时小群策经常和同修一起出去贴真相不干胶,和做其它一些证实法的事,凡是有什么活动都落不下他。

小群策无论去谁家从来不耽误别人的时间,办完事提醒爷爷“走吧”,而且说走就走,但是重要事情没办完,不管多长时间他从来不张罗走。看到不精進的同修,他总是要说上几句:该学法了、该精進了、该向内找了,等等。特别是進入二零一零年以来,他看到不精進的同修更是着急。有一天他跟他爸爸语重心长地说:“爸爸呀,该学法了,修炼路不会长了,师父看你多着急呀!这样下去不久你后悔都来不及了,哭都哭不上遛了。”有时他跟爷爷说:“看看某某同修去。”(不精進的和悟偏的同修)正月的大雪天,他也自己着急着要出去讲真相、贴不干胶呢。他那颗纯净的、一心想到要找回昔日同修和救度更多众生的紧迫感,有时真让爷爷都感到汗颜。

五、后记

生命多姿彩
都是为法来
幸遇师尊度
切莫再徘徊
得法知精進
修心阔步迈
救众践誓约
回天坐莲台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