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稣的门徒是在“搞政治”吗?(一)

从早期基督徒和今天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说说什么是“搞政治”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七日】

目录
1.罗马皇帝迫害的“公开性”与中共迫害的“掩盖性”
2.早期基督徒是如何“对着干”的
3.早期基督徒是如何“澄清谎言”和“护教”的
1)迫害总是以谎言开道
2)澄清谎言与“护教士”
4.“罗马法”与“610”办公室
5.解体罗马魔教与 “传《九评》,促三退”
6.昔日狮子吃人,今天人吃人
7.什么叫“爱你的敌人”?
8.假如门徒彼得举起了横幅,他是在“搞政治”吗?
9.结束语


罗马帝国对早期基督徒进行了持续三百年的迫害。借助一场罗马大火而嫁祸基督徒的尼禄(Nero,公元54–68在位)是最先开始从帝国一级迫害基督徒的,德西图斯(Decius,公元249- 251在位)是最先把迫害延伸到整个帝国的,戴克里先(Diocletian,公元284- 305在位)发动了最后一波也是最严厉的迫害基督教的运动。君士坦丁大帝(Constantine,公元306-337在位)在313年颁布米兰诏书,承认基督教为合法且自由的宗教。君士坦丁之后,被后来人称为变节者的朱利安(Julian the Apostate,公元355-363在位)成为最后一位信奉罗马教企图重新打压基督教的皇帝。

两千年过去了,对正信的迫害又一次在人类上演。人们自然地会把早期基督徒的遭遇同今天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所遭到的迫害进行比较。在信仰遭到迫害时,他们反迫害的方式,都是慈悲和善良的,非暴力的,这是人们的共识。但是,一些人认为早期基督徒很讲“爱”,不和施害者“对着干”,也没有大张旗鼓地揭露迫害,被扔进斗兽场喂狮子时还“宽容敌人”,而法轮功学员却要讲真相,揭露迫害,制止迫害,甚至“传《九评共产党》、促“三退”(退党、退团、退队)”,要解体中共。于是,一些不理解的人就拿早期基督徒做对比,误认为这是不是在“搞政治”。

其实,这是对于历史不了解造成的误解。普林斯顿大学宗教学教授伊莱恩•帕赫尔斯(Elaine Pagels)就曾明确指出,基督教长期形成的有关殉道者们的观点影响着后世的读者,这些观点会把殉道者的行为简单化,会抹去当时殉道者们的抗争对罗马政权带来的巨大挑战。很多人一厢情愿的用一个“爱”字来淡化早期基督徒走过的艰难历程。其实,今天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与早期基督徒反迫害并没有什么不同。只是时代变了,面临的强权不同,反迫害的具体形式难免也会不一样了。

本文试图挖掘出早期基督徒反迫害的一些故事,希望能借此帮助读者从历史的角度理解法轮功学员为了信仰自由,揭露迫害,制止迫害,根本不是什么“搞政治”,也希望有更多的读者能一起来共同制止中共对“真善忍”、对善良民众的打压,结束这一场摧毁社会道德根基的民族灾难。

1.罗马皇帝迫害的“公开性”与中共迫害的“掩盖性”

有人说,早期基督徒即使喂了狮子也很低调,没有到处去揭露迫害,而法轮功学员揭露迫害的规模和力度却非常大,难怪会被人误认为在参与所谓的政治。这个问题点出了一个实质,就是罗马皇帝和中共在迫害信仰上,除了残暴的共性之外,还有着根本的不同之处。

罗马皇帝迫害基督徒的最大特点之一就是“公开性”。基督徒被投入竞技场喂狮子,或者被做成火把活活烧死,是罗马皇帝在百姓面前公开地让人集体围观的行为。这也是当时罗马律法处死犯人的常见方式,并非为基督徒而专门设置。基督徒把这种为了信仰被杀害的举动称为“殉道”(Martyr)。Martyr在希腊语中的意思就是“见证”(Witness)。不管从哪个角度来理解“见证”,其公开性是显而易见的。不用去揭露迫害,几乎整个社会全都知道罗马皇帝是如何对待基督徒的。

而中共迫害法轮功,最大的特点之一就是“掩盖性”。“美国国务院2008年宗教自由报告”提到中国劳教所里关押的人中法轮功学员占人数的一半以上。明慧网上披露的大量来自中国大陆的第一手资料显示,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很多被酷刑虐待致残致死,甚至大量学员被中共为了牟取暴利而遭活摘器官。这么大的事,可是社会上好象什么都不知道。这些事情都是中共在背地里干出来的,人们不但不知道,中共还把这些血淋淋的悲剧伪装成所谓的“春风化雨”“人性关怀”来欺骗整个世界。那么,在反迫害的手段上,早期基督徒和法轮功学员必然就有所不同。

基督徒不用去“揭露迫害”,因为罗马皇帝很大程度上根本就没有隐瞒过迫害;而法轮功学员很重大的任务就是要把中共掩盖的迫害揭露出来,让世人知道中共到底是如何阴毒地迫害法轮功的。如果有读者看到这里,仍不相信这场迫害的惨烈,本身就是中共的掩盖性和欺骗性的一个佐证,那正是法轮功学员要努力去揭露的。只有让世人看到中共的邪恶和在背地里干的见不得人的勾当,这场迫害才有可能被制止。

2.早期基督徒是如何“对着干”的

作为迫害法轮功的具体措施之一,就是强制“转化”(即放弃信仰),要法轮功学员签署不炼功的保证。因为坚持信仰,拒绝转化,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学员就沦为被严厉打击的对象。很多人有一种看法,认为写个保证,或者嘴上说不练了,回家偷偷练,不就行了吗?为什么一定要跟政府“对着干”呢?看看那些早期基督徒,多么“平和”,多么讲“爱”。

其实不然。这也是时间的流逝让人对历史产生的错觉。如果说,不服从就叫与政府所谓的“对着干”的话,早期基督徒也同样面临着类似法轮功学员被强制转化的严酷现实。

古罗马人信奉的原本是多神教(Greco-Roman polytheism),而且每当征服一个地区,基本上都保留了当地人信神的传统,可以说罗马帝国对信仰大都能采取宽容的态度。但是,统治者为了维护权威,有一个规定,就是所有的公民,无论你信仰什么,你都必须通过某种仪式──比如在皇帝的雕像前烧香料──来表示对罗马帝国的效忠。这一点同今天中共要求所有宗教团体必须服从党的领导的做法差不多。

就是这么一个给皇帝上香的举动,成为了早期基督徒生与死的选择。早期基督徒中,虽然有人屈服,但还是有很多人拒绝配合。罗马人对此非常恼火,因为对大多数罗马人来说,政治义务本身就是他们的宗教义务的一部份,祭祀罗马神和皇帝像是罗马统治体系和皇权的一个基石。几乎其它各种各样宗教的人都能配合这个要求,可是,偏偏一个新出现的基督教,如此倔强,敢于公开拒绝,非要“对着干”。人们实在不理解基督徒为什么要挑战一个对罗马人来说看起来似乎是天经地义的一个传统,不理解基督徒的这种行为到底是要图个啥。在一些罗马官员看来,基督徒拒绝祭祀罗马神和皇帝像的举动,实际上是对罗马整个权力体系的巨大政治挑战,动摇着罗马的统治根基。

当然后果是严重的,不服从的基督徒就被认为对国家不忠,是“国家的敌人”,成为被迫害的对象,甚至被扔进斗兽场喂狮子。于是,早期基督徒就开始了与罗马皇帝所谓的“对着干”,这种对抗一直坚持到迫害结束。

坚持——就是反迫害最有力的武器

基督教中有一个关于殉道士普柏度(Perpetua)和费利西蒂(Felicity)的典故。普柏度是一位22岁的来自北非的罗马贵妇,有一个正在哺乳的孩子,费利西蒂是她的奴隶,已怀孕八个月,她们都是基督徒,但是普柏度的父亲是信罗马教的。当普柏度和费利西蒂拒绝祭祀罗马皇帝的雕像后,就被抓了起来。普柏度精通希腊语和拉丁语,她把被抓捕一直到行刑前一晚上的遭遇记录了下来。普柏度写道,她的父亲用尽了亲情的压力来说服她改变决定,让她去祭祀皇帝。“女儿啊,可怜你的父亲吧,如果你还叫我父亲的话。”“可怜你父亲灰白的头发,可怜你幼小的儿子吧。”但是,普柏度不为所动,没有放弃自己的信仰。在公元二零三年,她与费利西蒂和其他几人,被塞维鲁皇帝(Septimius Severus)抛入斗兽场内遭野兽噬食。

我们看到, 如果没有早期基督徒与罗马皇帝“对着干”的勇气,基督教也许早就不复存在了。信仰与亲情本没有矛盾,罪在施暴者。只是慑于强权,人们习惯于去责备受害者罢了。

中共要法轮功学员写“不炼功”保证书,同罗马皇帝要求基督徒祭献一样,都是要让信徒放弃正信。

法轮功学员在洗脑班、劳教所和监狱面临的强制转化的遭遇,与普柏度是很相似的。中共不但动用亲情施压,还用让法轮功学员的亲人失去就业机会等手段搞株连,更甚的是,不光是株连亲人,中共还株连到街道、单位、地方领导,用学员的整个生存环境一起来施压。然后,把“不管家庭” ,“不顾亲情”,“连累他人”,“对着干”等等帽子栽赃到法轮功学员头上。

退一步说,毕竟祭祀上香的要求是罗马律法本来就规定好了的,并非为基督徒量身打造,上香要求在先,基督徒不服从在后,要说“对着干”,早期基督徒还真有点与罗马皇帝“对着干”的意味。而中共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要写保证书之类,是为了配合迫害法轮功这场整人运动而专门订做出来的东西,这就不是法轮功学员要跟谁什么“对着干”,而是中共没事找事,无理取闹,故意迫害良善了。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