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耶稣的门徒是在“搞政治”吗?(二)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八日】(接前文)

3.早期基督徒是如何“澄清谎言”和“护教”的

早期基督徒遭受的诽谤和迫害,以及他们的反抗,包括澄清谎言,拒绝转化,挑战罗马宗教,甚至直陈罗马皇帝背后的力量来自魔鬼,等等,同今天法轮功学员面临的情形和反迫害的行为,有着许多的相似之处。

1)迫害总是以谎言开道

尼禄在位期间,公元64年7月18日,在罗马城内圆形竞技场附近突然发生大火,并酿成一场可怕的持续五天的大火灾,四分之三的罗马城被烧毁。尼禄乘机在废墟上营造起竭尽奢华的“黄金之屋”,民间一直传闻大火是尼禄的阴谋。在大火灾发生以后,尼禄为了平息民众中的不满情绪,嫁祸基督徒,把他们描绘成一群做恶多端的人,为正式迫害基督徒制造借口。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两千年后,江泽民集团和中共在天安门广场制造了震惊世界的自焚骗局,用来煽动仇恨,以便进一步升级迫害法轮功。中共这种谎言波及的全球性,以假乱真的电视画面带来的声情并茂的感官刺激性,是古罗马再残酷的皇帝们做梦都想象不到的。海外法轮功学员制作的记录片《伪火》,利用中共电视台的慢镜头清楚显示,当场死亡的刘春玲是被现场便衣击打致死的。所谓的组织者王进东,浑身衣服被烧得七零八落,可是他两腿之间还有两个完整无缺的装有汽油的雪碧瓶。就是这样破绽百出的拙劣闹剧,因为信息封锁,老百姓看不到真相,在中国人中煽动起了巨大的仇恨。

在古罗马,为了激起民众的反基督教情绪,还有人从基督教的经书中断章取义,编造谣言。比如,耶稣曾对门徒说过“吃基督的肉,喝基督的血”(eating his flesh, drinking his blood) ,这本来说的是一个有关他们自己信仰精神层面的一个理,与吃人肉毫无关系,但是,反基督者就把这些话断章取义拿出来,加工成基督徒们在拜神时要杀死婴儿并喝其血、吃其肉。基督徒之间习惯上互称兄弟和姐妹,就被反对者描绘成他们乱伦等等,在百姓中制造各种惑众谣言。基督徒还提到有“另一个王国”(another kingdom),也被人断章取义认为是对罗马不忠。对于一些基督徒乐于殉道的举动,罗马皇帝马可•奥勒留(Marcus Aurelius)认为基督徒的所为并非来自勇气,而是一种追求恶名的不正当欲望(a perverse desire for notoriety)。

罗伯特•威尔肯(Robert Wilken)在“罗马人如何看待基督徒”(The Christians as the Romans Saw Them)中列举了古罗马的一些攻击基督教的文化和政治精英,比如普林尼(Pliny), 盖伦(Galen) ,塞尔苏斯(Celsus)和斑岩(Porphyry)。这些人都从他们自己的背景出发来批判基督教。普林尼是东部省份的一个总督,他把基督教看成一个政治滋扰;身为医生的盖伦认为基督教信仰的神是在希腊和罗马传统所理解的所有自然法则之外的外道;塞尔苏斯是第一个出来攻击基督教的学者,他视基督教为犹太教的叛逆者;哲学家斑岩断定基督教是不可理喻的信仰。总的来说,那些古罗马反对基督教的精英一般都认为基督教只是一种喜欢吸引穷人的盲目信仰(a blind faith that appealed to cheap emotion)。

中共也是以诽谤法轮功为其镇压开道的。99年7月20日刚过,中共就出台了一大堆诬蔑诽谤法轮功的谎言,包括对法轮功书籍的断章取义,编造了诸如不吃药,1400例,敛财等等荒唐可笑的东西来妖言惑众。动用一批科痞文痞,上蹿下跳。中共控制着全国数千多家报纸杂志、数百家电视台和电台、无以计数的网站,谎言满天飞,从上到下,全民动员,如文革再现,却不给法轮功任何一点辩护的机会。光是不让说话这一点,就证明了中共的那些惑众妖言是经不起辩驳的,同时,这种不让对方说话的环境也更加造成了编起谣来无所顾忌的后果。

中共诬蔑法轮功时,还有一根很喜欢用的棍子就是所谓的“迷信”。在古罗马也是如此。早期的罗马作家并不把基督教看作一种对神的信仰,而是当作一种“迷信”(superstition)。罗马总督普林尼(Pliny)称基督教为“过份的迷信”(superstition taken to extravagant lengths),历史学家塔西图(Tacitus)称基督教是“致命的迷信”(a deadly superstition),历史学家苏埃托尼乌斯(Suetonius)称呼基督徒是相信“一个新的、恶作剧迷信的一群人”(a class of persons given to a new and mischievous superstition)。罗马人把新出现的,不符合他们自己意识形态的东西,称作“迷信”,这一点同中共迫害法轮功时,把不符合中共意识形态的东西就贴上“迷信”标签的做法可说是如出一辙。要说抡起“迷信”的棍子来打人,没有谁能出中共之右了。古罗马只是纸上谈兵,中共能通过它特有的全民动员机制,把所谓的迷信批判运动延伸到社会的每个角落,连小学生都不放过。

2)澄清谎言与“护教士"

面对各种诽谤,早期基督徒中一些学者,比如贾斯汀(Justin,又译为游斯丁)、特土良(Tertuliano)、雅典那哥拉(Athenagocas)、克雷芒(Clement )、伊格那丢(Igantius)、波里家(Polycap)等,开始著书立说,驳斥反基督教的言论。他们被称作“护教士”(Apologist),主要是辨明那些反对基督教的人的话是虚妄且毫无根据的,指出反对基督教的知识份子故意捏造虚假的事来污蔑教会。用今天的话说,相当于上访陈情,或者讲真相的活动。

在这些“护教士”行列中,以极负盛名的贾斯汀(Justin,103年-165年)为代表。他后来殉道,因此被称为“殉道者贾斯汀”(Justin Martyr)。贾斯汀的“第一护教辞”(First Apology)是写给罗马君王毕尤(Antoninus Pius,公元138-161在位)和其诸子嗣及政要的公开信件,说明基督教不应当受到政府及教外人士的批评。贾斯汀的“第二护教辞”(Second Apology)接着前本著作,是投诉给罗马元老院的信件。他直言假如基督徒有罪,应该公开审讯,证实有罪才可定案,而不可只因其身份就加以定罪。针对基督徒不是好公民,有不可告人的目的,甚至被说成自杀狂之说法,贾斯汀等人都向罗马皇帝做了解释。贾斯汀说,基督徒是社会好公民的典范,不但足额缴纳所有的各种税赋,更是维持社会稳定和平的重要力量。

特土良(Tertuliano,150年-230年) 是早期基督教著名的神学家和哲学家,积极为教会的学说辩护,将自己的信仰用希腊哲学和罗马辩论的形式表现出来,有著作《护教辞》。《护教辞》最主要是为基督徒的无辜作辩护,反对迫害基督徒的言论,内容与用词完全像律师的风格。除此之外《护教辞》也详尽的解释基督徒的生活,敬拜与信念。

雅典那哥拉(Athenagocas,约130年-190年)是二世纪后半叶的基督教护教者。他也写有《辩护文》(Apology),是一个哲学家以哲学为根据,为了基督徒的公道而写作的一篇书面请愿。请愿书抗议基督徒所受到的歧视和诽谤,也回答了关于无神论的指控(这是当时基督教徒受到的主要指控之一,因为基督教徒不相信罗马诸神而被认为是无神论)。他为基督教不参加罗马教神祇的祭祀而辩护,他认为这样的祭祀是荒谬而下流的。最后,对于针对基督教徒道德的控诉,他指出基督教信徒相信纯洁的理想,平等的思想,以及婚姻的神圣。他以基督教对堕胎的憎恨来反驳了基督教徒食人的指责。

法轮功遭到诽谤和残酷迫害之后,维护法轮大法,证实法轮大法,澄清谎言,讲清真相也就成为了法轮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到北京上访,到天安门打横幅,制作和散发真相资料……法轮功学员讲真相的力度显然也远远超过了当年的基督徒,这是因为法轮功学员面对的是比罗马帝国强大无数倍的中共强权。中共对言论封锁的彻底程度,对社会各个阶层各个角落的控制力度,对笔杆子和枪杆子运用的登峰造极之无与伦比,传播谎言和输出仇恨的那种从国内到海外无远弗届的覆盖能力,以经济利益威胁利诱全世界、收买和践踏人类道德良知的流氓习性,是两千年前的那些古罗马皇帝们所望尘莫及的。

4.“罗马法”与“610办公室”

罗马帝国的法律体系非常发达,起源于古罗马的“罗马法”是现今许多国家法律体系的基础,所谓的“民法”就起源于罗马法,当时的辩护制度已经成熟。但是,法律并没有保护基督徒不受迫害,相反,法律还成为迫害基督徒的工具。戴克里先(Diocletian)皇帝就颁布了四个针对基督徒的法令(Edict of Diocletian),包括禁止集会,基督教堂的私产被充公,基督教的书籍被烧毁,后来要求基督徒要么放弃信仰,要么被处死(因为迫害不得人心,这些法令并没有被积极执行,很多基督徒得以逃脱惩罚)。

中共迫害法轮功,也是发布了各种违背宪法的条令规章,包括不准法轮功集体炼功,不准为法轮功上访,全面收缴和烧毁法轮功书籍,强行所谓的“转化”,不放弃信仰就让你丢掉饭碗,关进洗脑班和劳教所,遭受非人折磨,甚至被酷刑迫害致死。 

中共对法律的玩弄更是驾轻就熟,超过了古罗马人的想象。中共口口声声说要健全法制建设,可是,一上来就建立一个从上到下的类似于中央文革小组的“610办公室”,完全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绕开了法律体系,让法律完全失去了保护人民权利的作用。同时,中共让各地的负责人兼任“610办公室”领导,以迫害的力度,包括转化率(要求高)、上访率(要求低)等作为一票否决的考核指标,把整个国家动员起来,拖入对法轮功的随意打压。另一方面,又操纵法律走过场,走所谓的“法律程序”来做秀,来掩盖迫害,给迫害披上“合法化”的外衣,用法律形式欺骗迷惑外界;私下发通知不让律师为法轮功作正当辩护,敢于站出来为法轮功说话的律师,也成为了被中共打压的对象;在所谓的“法律程序”中,请不请律师辩护,结果一样,都是非法重判。同时,中共在暗地里举办很多洗脑班,非法抓捕关押法轮功学员,用残暴、欺骗的手段让学员放弃信仰(所谓的“转化”)。

要是古罗马人遇到了中共这帮玩弄法律于掌股之间的流氓,真是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5.解体罗马魔教与 “传《九评》,促三退”

历史上对正信的迫害,从表面上看,是拥有权力的统治者出于维护专制和私利而对其公民信仰自由的践踏;其实,从深层实质看,人是不敢与神作对的,也没有这个胆量和本事;真正的原因,是邪魔在起作用,在操纵人,在利用人间的坏人,才使得人敢于对正信发动迫害。

早期基督徒在反抗迫害的过程中,也认识到了这一点。有人明确的向罗马帝国的宗教和神权挑战。当然,这完全是信仰上的分歧,而不是为了夺取政权。普林斯顿大学的宗教学教授伊莱恩•帕赫尔斯(Elaine Pagels)在她的一本有关早期基督徒的著作《亚当,夏娃和蛇》(《Adam, Eve, and the Serpent:Sex and Politics in Early Christianity 》)中,有一章专门讲述了基督徒挑战古罗马的事(Christian Against Roman Order)。下面的内容来自这一章。

罗马人对神的崇拜贯穿到生活的方方面面,可是,一些早期基督徒中的知识份子敢于公开指出罗马人崇拜的神不是真正的神,直接否定罗马人的宗教生活。亚历山大的革利免(Clement of Alexandria)是早期基督教神学家,他认为许多罗马人在家里展示的崇拜神的东西实际上都是来自魔鬼的非自然激情(unnatural passions of the demons)。“他们在卧室里挂着(放荡的)装饰画,把放荡视为宗教……这些就是傲慢的神学,这就是你们的神的指示,让你一起干不道德的事”;革利免还说,罗马人崇拜的神祇中,有的不过是人而已,而且是人中的人渣(the worst of the humankind)。

早期基督教哲学家雅典那哥拉(Athenagocas)也说过,罗马人宗教生活中有很败坏的东西。罗马人庆祝宙斯(Zeus)强奸男孩木卫三(Ganymede)的做法,不但鼓励人们去诱惑男孩儿,而且也鼓励商人们去提供这样的不道德的市场,供人享受这种败坏的乐趣。

罗马皇帝要求公民去祭祀皇帝像,因为皇帝被认为是神的代表。贾斯汀(Justin)说,基督徒发现了一个可怕的秘密:背后那些支撑罗马地方法官权力的,特别是皇帝权力的东西,不是神而是恶魔,是一股活跃的旨在败坏和毁灭人类,让人看不到真相的邪恶势力。贾斯汀在写给皇帝的公开信中,直接挑战有关罗马神权的官方宣传,说他揭示了一个秘密身份——罗马神祇无非是堕落的天使(fallen angels)。贾斯汀警告康茂德(Commodus)等罗马皇帝们 “一定要警惕,不要让被我们一直在攻击的恶魔欺骗你,让你分心而不能阅读和理解我们说的话”,“这些恶魔拼命地要你们做他们的奴隶”。

伊莱恩•帕赫尔斯(Elaine Pagels)教授在文章中大量展示了这种早期基督徒直接挑战、否定罗马神和罗马人宗教生活的言论。可以想象,这些言论带给罗马帝国的冲击是巨大的。但是,对早期基督徒来说,走到这一步也是很自然的过程。因为早期基督徒与罗马皇帝的根本分歧就是要不要给罗马神祇和皇帝像上香,基督徒宁肯被杀头也拒绝合作,那么,讲真相讲到一定地步,就必须要揭示出为什么不能去祭拜罗马神祇和皇帝像,因为在基督徒来看,那些东西的背后是魔鬼而不是神,当然不能退步。

《大纪元时报》2004年11月19日发表了《九评共产党》,以此为契机,法轮功学员开始了“解体中共、制止迫害”的诉求。这场迫害,从表面上看,是始作俑者江泽民和中共相互利用,操纵整个国家机器迫害法轮功,已经走到了不可能由中共本身来结束迫害的地步。究其实质,如同罗马皇帝敢于迫害早期基督徒,是源于背后支撑其权力的恶魔一样,中共敢于迫害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也是因为中共背后的邪灵和宇宙中的败坏势力使然,操纵人间的败类和人渣来迫害正信。《九评共产党》明确指出了中共背后的邪灵,随后引发了“退党(三退)大潮”(退出党、团、队),因为当初人们宣誓入党或者加入其附属组织共青团、少先队时,发誓要把生命交给这个邪灵,实际上就被打上了兽印。“三退”就是帮助人们抹去兽印,以免成为中共被淘汰时的陪葬品。

有人说,“传《九评》,促三退还不是搞政治”?可是,当我们知道了这背后发生着的原来是宇宙正邪的较量,还能用人间肮脏的政治去看待这件事情吗?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