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耶稣的门徒是在“搞政治”吗?(三)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九日】(接前文)

6、昔日狮子吃人,今天人吃人

大概斗兽场喂狮子这种残忍的刑法给人的印象太深刻了,早期基督徒所受到的迫害2000年来一直让后人心惊肉跳。其实,那是当时罗马处决犯人的一种方式,并不是专门为基督徒而发明的。而中共在迫害法轮功中到底都干了些什么,目前还大量地被掩盖着。当历史揭开这一页时,人类不知道会惊骇到什么程度。光是2006年3月初曝光出来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一事,都已经出乎人们的想象,惊呼这是“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

2006年由一名中国记者和一名沈阳的医院工作人员在美国首先曝光出中共大量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事,该医院工作人员的前夫曾亲自参与活摘手术。此事引发了外界对于被中共非法关押在各个劳教所和监狱的法轮功学员,特别是大量失踪的法轮功学员的关注。中国的确在前几年出现了一个器官移植高速发展的时期,而且中国器官移植市场有着不同寻常的特点,比如中国一些医院的器官平均等待时间缩短到不可思议的1-2周甚至几天而已(国外要等2-3年)。器官从哪里来?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提供了另一个完全不同的器官来源。 

2009年11月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加拿大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出版了新书《血腥的器官摘取》(Bloody Harvest, The killing of Falun Gong for their organs),该书公布了作者几年来调查收集到的大量翔实的关于法轮功学员在中国被活体摘取器官的证据,包括调查团打到中国器官移植医院的电话录音。同年,明慧网也发表了一篇题为《“死刑犯”撑不起中国器官移植市场上的蘑菇云》的长篇报告,针对中共把长期否认的盗取死刑犯器官推出来企图掩盖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之事,进行了重点分析。文章通过公开的数据和资料,特别是大量来自中国官方的报道,证明中国在2003-2006年出现的一个器官移植高潮,无论在数量上还是质量上,以及器官等待时间上,都是不可能由死刑犯支撑的。报告还特别关注那些大量的因为不报姓名住址而长期失踪的法轮功学员,这些学员很可能成为了活体器官库的牺牲品。

2008年11月“联合国反酷刑委员会”发布的一份报告指出,“中国器官移植热的兴起与迫害法轮功几乎同步,这不能不引起人们的忧虑。”但是,中共拒绝外界调查事件真相。面对这种可怕的指控,这种拒绝本身,无疑就是一种证据。 

我们无意去拿喂狮子的受害者与被活摘器官的受害者来比较,我们看到的是施暴者如何变得更加阴毒、险恶和变态。古罗马是狮子在吃人,而中共是为了发泄私愤和捞取金钱去杀人,是用活人的器官去赚取暴利,等同于人吃人。

7、什么叫“爱你的敌人”?

有人对法轮功学员反迫害不理解,就引用早期基督徒常用的话,叫“爱你的敌人”来做对比。因为耶稣和殉道的基督徒会说,“我宽恕这些无知的人吧”。

其实,很多人并不理解他们这么说的真正含义。正如前面我们讲到的,如果没有在背后起作用的邪恶因素,人是不敢迫害神和神的信徒的。当然,邪恶势力之所以能利用人来发动迫害,也是因为那些人足够坏,才能被利用来干坏事。所以,当殉道者说“宽恕这些无知的人”时,他们宽恕的正是那些被恶魔利用的无知的人。但是,他们不会宽恕那个真正的恶魔。“爱你的敌人”,爱的是那个被操纵的“无知的敌人”,而不是那个真正的背后的魔鬼敌人。所以,当正信遭到邪恶势力的迫害时,如果用“爱你的敌人”来为出于各种怕心而 “躲起来偷偷信”的做法找借口的话,那就大错特错了。那些殉道的早期基督徒在被害前的一生中都在公开地反迫害,维护信仰,积极护教。

法轮功学员的反迫害,展现的也正是一种大慈悲。法轮功学员知道,表面上是法轮功学员在受迫害,但是,真正的受害者是那些被谎言毒害了的民众。因为相信了谎言、敌视“真善忍”的人,是没有未来的。在自己受到严酷迫害的环境下,法轮功学员没有怨恨,依然义无反顾地去讲真相,就是为了救度那些被邪恶的谎言所蒙蔽了的众生。法轮功学员在反迫害中展现的大慈大悲,与“爱你的敌人”一样,那是修炼人的一种境界。 

8.假如门徒彼得举起了横幅,他是在“搞政治”吗?

“耶稣扛着沉重的十字架,走过耶路撒冷的街巷,不时摔倒在地上,市民们更加疯狂地向他涌来,发泄他们肆无忌惮的无知与怨恨,风声凄凉,愁云惨淡……”,好莱坞导演梅尔•吉布森在影片《耶稣受难记》(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中,再现了耶稣受难前的最后12个小时。耶稣最忠诚的门徒彼得,为求自保,面对愤怒的人群,三次不肯认主。看着受难的耶稣,彼得远远地躲着,啜泣着,影片中一曲“彼得不认主”(Peter Denies Jesus),强烈地烘托出了彼得的那种惊恐万状和悔恨交加的心态。

三次不肯认主,是彼得毕生的耻辱。许多年后,当彼得在罗马殉道之时,他要行刑者把自己倒过来挂在十字架上,因为他自觉与耶稣不配。


米开朗基罗的油画,“圣彼得受难”

如果时光倒错,历史再给彼得一次选择,我们可以想象,彼得一定不会让屈辱重演,面对血腥暴力,他会勇敢地站出来,高喊“停止迫害”。用今天的话说,他还可能打出一条“还耶稣基督清白”的横幅,公开地为自己的信仰,为救赎自己的主鸣不平。他如果这么做了,人们很难把“搞政治”的帽子套到彼得的头上,相反,赢得的一定是后人们的尊重和敬佩。


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打横幅

当年彼得没有能做到的事,今天千千万万的法轮功弟子做到了,他们喊出了“停止迫害”,“法轮大法好”,“还我师父清白”的心声。如果认为彼得举起横幅不是“搞政治”,那么法轮功学员争取信仰自由的反迫害同“搞政治”又有什么关系呢?

9、结束语

也许是这个宇宙的智慧不够,所以形成了一个惯例,那就是一个正信要流传开来,必须要经过严厉的考验。在这个混乱的末世,真的是形形色色什么都有。如果在十年前,人们还不了解法轮功到底是什么、到底怎么样的话,十年过去了,经历了残暴的非人迫害之后,人们在看清中共的邪恶的同时,也更加了解了法轮功的真相。法轮功走向了世界,这是当初要迫害法轮功的那些恶人们绝没有想到的。

后人们说,罗马皇帝对基督徒的迫害,反而壮大了基督教。这是事实。一方面,迫害正信者在迫害中反而把其残暴和邪恶暴露无遗,另一方面,反迫害者表现出的对信仰的坚定,对邪恶的揭露,真相的传播,激励和吸引着更多的信徒。假设人们头脑里装满了对基督教的那些污蔑之词,假设人们还对罗马神崇拜有加,基督教又如何能壮大起来呢?

如果说历史是一种安排的话,那么过去发生的事情一定是为了让今天的人们能从中吸取正面的教训。现在法轮功学员经历的也许正是早期基督徒走过的路,只是中共的欺骗性和掩盖性使得这条路更为艰辛。“搞政治”被中共作为一根打人的“棍子”,被赋予了特定的含意,用中共的“搞政治”来看待法轮功学员争取信仰自由,维护“真善忍”的努力,显然是不合适的。宇宙中正与邪、神与魔的较量,早已超出了人间肮脏的政治范畴。

法轮功学员是念在方外的修炼人,对政权没有兴趣,正如麦塔斯和乔高在《血腥的器官活摘》一书的结语所说,不是法轮功学员会成为中国的君士坦丁,而是中国未来的君士坦丁会成为法轮功学员。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