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打营救电话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我二零零四年得法。刚得法没多久,看到明慧网上刊登的大陆同修受到残酷的迫害,心里非常难过,觉的应该给这些恶警打电话讲真相。记的第一通电话是打给一个地区的几个派出所,连续打五通,每一通对方都恶狠狠的骂人,我心里非常震惊,还感到自己在发抖。有一个恶警不直接骂人,就是指责我不尊重他,强迫他接受我的想法。我当时感到很疑惑,我这样打电话给他,真的是不尊重他吗?当时并不知道是邪恶在干扰我:它们一方面恐吓我,一方面用歪理邪说来阻止我打电话。

多年后,通过对师父法理上的认识,我在打电话的过程中,逐渐能识破邪恶的谎言,不再被假相迷惑,但总觉的有些情况还是不能弄清楚。最近一年,我与海外的一群大法弟子们,共同拨打营救电话,我们不断的在法理上交流,对于邪恶的伎俩有了更深刻的认识,法理上清楚了,营救同修的力道也会更大。以下是我们的一些体悟,希望能跟大家交流。

一、对迫害者最大的慈悲是制止行恶

在拨打营救电话时,经常有同修提到:我们不但要救我们的同修,也要救迫害单位里的人。面对这一群主动或被动参与迫害的人(有些是用非常残酷的手段折磨同修甚至迫害致死的),什么方式才是真正救了他们?怎么做才是对他们最大的慈悲呢?有不少同修认为:劝他们三退就是救了他们,慈悲于他们。对此我有不同的看法。

师尊在《各地讲法四》〈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中指出:“但是在这期间大家都看到了,有多少生命对大法犯了罪(不包括那些罪大恶极之徒)。他们一明白真相就完事了吗?可不是那么简单的。但是你们在讲真相中叫其明白了,就是给了他一个机会。如果他真的有了正念,那么就会给他赎罪的机会。”“无论是在中国、在中国以外,是凡在这个过程中起了这样作用的,推动了这场迫害的,在舆论上、行为上起作用的,他们都得还。哪个生命也逃不出去,除非他挽回了给大法与大法弟子造成的损失。”

我们体悟到,大法是慈悲与威严同在的,对大法犯了罪的人,都得偿还的!让参与迫害者三退是救他的一种方式。但是,如果我们只是给对方劝退,没有把参与迫害的严重后果让他明白;没有要他们立即停止迫害,進而帮助和释放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没有教他们怎么具体的将功折罪,只是三退就能救了他吗?例如,他这次三退了,下次上级再叫他去暴打同修、绑架同修,说不定迫于无奈,他又做了不该做的事,最终还是没有救到他。或者他是个主要迫害者:610或是主管迫害的法官、检察官等等,他口头三退了,但手上血债累累,不将功折罪,神会饶了他吗?给迫害单位打电话不同于给普通民众打电话,我们的重点是制止迫害,营救同修。当对方明白了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是犯罪的,并表示愿意立功赎罪(或答应不迫害大陆弟子),这时我们才会劝退。

不久前,我给一位派出所的员警打电话,讲了大法真相,对方可以接受,也问了很多问题,我一一说明。过程中一再告诉他要保护我们的学员,千万不要参与迫害:你不能去打大法弟子,上面有命令下来,你可以通风报信。不要绑架、不要蹲坑、不要骚扰学员。遇到民众诬告同修,你可以说“好,我知道”,但是你不去绑架,或者你到另一个地方虚晃一下,然后说没找到人。他说:你也知道,我们这里也是有压力的(指上级要他们绑架同修)。我告诉他:参与迫害就是犯重罪,还有天理报应等着你,这些可怕后果你是承受不了的,所以你无论如何不能参与,要保护法轮功学员。他说好,最后真名退党。

我们深切了解:告诉参与迫害的人行恶的后果:包括国内的清算和国际法的惩罚,以及神给恶人的报应等等,让他不敢继续行恶,進而保护学员。并且搜集参与迫害者的名单、电话和罪证,交给追查迫害法轮功的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唯有将功折罪才能偿还血债,这是对他们最大的慈悲。

二、识破假相,用正念救人

在营救过程中,有时我们会因为对方的蛮横叫骂而产生争斗心;也有的时候为了怕恶警不听我们说真相,而刻意语气和善,避免触动恶警,害怕恶警更加迫害我们的同修。

我自己的体悟是:如果我们没有解体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不管我们用怎样的语气,迫害者还是会迫害同修的。

举个例子,几个月前我打给一个监狱的副监狱长,他表现的很温和明理,同修跟他讲真相他说都知道,他还可以上网看明慧网。告诉他这个监狱迫害严重,希望他要赶紧跟追查国际联系,举报你们领导的恶行。他说他经常看追查的通告。最后问他三退了吗?他说他知道该怎么做。同修当时真心为他高兴,他虽然人在黑窝,却能明白真相做出正确的选择。过了几个星期,明慧网上登了一个消息,这个表现很和善的副监狱长,就是迫害同修的主谋,手段非常残酷。同修心中一震:他在跟我讲话时表现的这么好,私下却是如此的凶残、虚伪,同修心里有说不出的难过:自己当时被他的伪善欺骗了,没有发强大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没有严肃制止他行恶,没有救到同修,也没有真正慈悲于他。

有一次,有个国保的恶警听同修们劝善时,一刻不停的骂着脏话,大家轮流拨打,轮到我时,电话一接通,我就感受到他身上散发出邪的因素,我当下发强大正念,很严肃的告诉他:你不要再谩骂了,你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操控着,接着告诉他行恶的后果:严重违反法国内国外的法律,天涯海角都逃不过审判,最终还有天理报应在等着……他起先还一直在骂,在我讲完天理报应的那一瞬间,我感到他背后的邪恶因素被解体了,他不再骂了,也没挂电话,静静的听完我说的话。过几天再打过去,他已经完全不是原来的态度了,就象换了一个人,并给了我另一个迫害者的电话。他是真正明白真相了!

还有的恶人会故意扭曲事实,把迫害同修的原因,往我们身上推,说是我们打电话态度不好,让他更加迫害同修。有些同修就因为听信了恶警的谎言,不敢直接制止恶人行恶。

前段时间,我们打给一个国保大队长,他驱使当地很多派出所绑架同修,同修们说这个人很邪,大家都不断打电话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他就是一直骂,还威胁说:“你们一直给我打电话不让我睡觉,那我就让你们的这些学员一个个来跟你们求,求你们不要再打电话,不要害他们被迫害。…。就是你们害了他们。……你再打电话来,我就打死你们的同修。就是你们害死他们的。”我们不听信他的谎言,还是不断的拨打,后来他太太接,也是一边骂一边说要叫我们的同修来求我不要再打电话。我们立刻发强大正念解体她背后的邪恶因素,并严肃制止她:“不准你动我们的同修,你们即将面临的恶报你还不知道吗?”她骂了几句后说:“什么?你说什么恶报?”这一瞬间我们知道她背后的邪恶被清除了很多,接着我们讲真相的时候的她都没有骂了,静静的听了7、8分钟才挂断。我们没有放弃,再打过去,是那个队长接,我们也告诉他停止做恶,要自首、要举报……这时他也没骂了,也认真的听了十分钟。这通电话,许多同修继续追踪拨打好多天,直到他不敢接电话。

以上举的例子,主要是说明三点:

1、恶人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是因为邪党的威逼利诱洗脑欺骗,使其不知后果,有恃无恐。讲清参与迫害的后果,澄清利弊,震其回头,知罪赎罪,才有可能得救;也才能起到制止犯罪,拓宽多救人的局面。

2、争斗心、讨好对方的心……等等,这是修炼过程中应该修去的。从法理中我们也知道这些恶人在行恶过程中,是被另外空间的邪恶控制的。所以恶人不会因为我们语气和善就停止迫害同修,恶人停止迫害是因为我们用正念解体了他背后的邪恶,操控的因素不在了,他就能听進去我们说的真相,不敢再行恶。所以我们在讲真相中注意要用正念去解体对方背后的邪恶因素,而表面上语气做到平稳而威严即可。

3、讲清真相,震慑邪恶,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的天职,只能勇猛精進。在这个过程中不断的向内找,去执着修炼提高。我们修炼上的不足,不能被邪恶当作继续迫害同修的借口。我们不能承认这一点。承认了,那我们还能打电话救人吗?

结语

师尊在《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中说:

“弟子:通过正念正行,我们能在法正人间之前结束这场迫害吗?

师:实际上大法弟子,你们的正念正行在配合正法中已经使这个迫害在走向结束了。(鼓掌)大家想想,现在这些邪恶都很收敛了。如果你不强、你做的不好,它为啥对你收敛?有的学员被抓去恶人也不敢太迫害了,为啥?它不是因为害怕大法弟子将来把它绳之以法吗?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之徒将来逃到天涯海角最后也要找到它吗?大法弟子在这场迫害中都被打的不吱声了、蔫蔫的都没了,那邪恶它怕啥?它没有顾忌了嘛。你们做的这些事情能够使今天邪恶受到震慑,能够使邪恶大量的减少、抑制住它们,使邪恶害怕、迫害不起来,最后使这场邪恶的迫害不得不结束。这就是大法弟子在法正人间之前做出来的,了不起。”

震慑邪恶、结束迫害,是师父对我们的期望,是我们的责任。全球电话组营救平台成立以来,许多同修无私的付出和配合,坚持不懈的打电话营救同修。同修们经由不断的向内找,修去争斗心、修去讨好恶警的心,很多同修连说话的声音都改变了,有的变的平稳了,有的变的威严了……表现出了修炼人的精進状态。大家在法理上越来越清晰,同时扩大了心性的容量。

真心希望更多的海外同修加入电话营救,只要您拿起电话、付出一点时间,加上您的强大正念,我们就可以窒息邪恶,营救我们受迫害的大陆同修。我们在平台上助师正法,一起创造大法弟子的威德和辉煌,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

非常感谢师尊给我们共同提高的机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