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北邯郸劳教所对王保宏暴力洗脑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二十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衡水市法轮功学员王保宏,二零零七年被非法劳教,在邯郸劳教所遭酷刑和洗脑迫害。以下是王保宏自述遭迫害经历。

二零零七年七月,我被衡水市公安国保大队恶警杨树山、杜建亭等四人绑架、抄家。我被劫持到看守所的当天,在恶警的授意指挥下,牢头王宁(音)指使犯人找借口对我拳打脚踢,其中一犯人是原银行职工,他猛打我的头部。

在看守所,我们被逼每天凌晨三点钟起床干活到夜里十一点左右,我抗议非法关押和长时间奴役劳动,遭到恶警车某大骂和毒打,车某揪住我的衣领口,把我强拉出监室门,在走廊里我不走,车某就势自己往地上一倒,揪着我的衣领把我拉倒,迫使我压在他身上,车某立即召来一群恶警围住我,一起对我围攻毒打,过程中他们不允许我站起来,被打倒了我就站起来,再打倒我就再站起来,最后恶警把我强行按在地上用警棍毒打,致使我不能走路。

酷刑演示:暴打
酷刑演示:暴打

然后一副所长指挥恶警把我手和脚都铐在床上“挂板”,使我不能翻身、坐起,只能仰面平躺,被打处疼痛不止。被“挂板”后十几天一直未解大便,痛苦难忍。在所长们查房时,我向所长司会芳(音)喊话要求就医时,司会芳装聋作哑,不吱声,匆匆溜走。我被“挂板”整整一个月,由于长时间躺着,打开手铐脚铐后,我不能直立行走。就是这样,恶警车某还指使牢头逼我立即干活。

酷刑演示:死人床
酷刑演示:铐在床上(死人床)

我后来被非法劳教,被劫持到邯郸劳教所。邯郸劳教所“特教大队”是专门“转化”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邪恶魔窟,这个“特教大队”由大队长、指导员、队长(一般警员都称队长)组成。大队长姓葛,指导员姓王,队长高飞、贾英斌、高金利以及劳教所宣传科长沈迎军。其他的几名队长负责日常的劳动管理和值班工作。葛某和王某迫害法轮功学员手段凶狠;恶警高飞以曲解经文、断章取义的手段“转化”法轮功学员;贾英斌是所谓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高金利从所谓哲学理论上进行“转化”迫害,沈迎军则自称修佛教。

特教队恶警非法授权给“普教”监控法轮功学员,任何事都必须经“普教”允许才行。“普教”不用参加劳动,对不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随意打骂、惩罚。这个邪恶的特教大队“转化”法轮功的方式是:队长们先轮流找法轮功学员谈话,表现出很关心的了解你各方面的情况,还一起学经文,“犹大”一边帮腔,断章取义。如果法轮功学员不认可他们的歪曲解法与认识,他们就开始采取体罚、不让睡觉等方式折磨法轮功学员。再达不到“转化”的目的,就用酷刑折磨。

特教大队设在邯郸劳教所劳教大楼的三楼西半部份,对法轮功学员的洗脑迫害在三楼大厅北侧的“心理咨询室”内进行,打骂,酷刑实施都在一楼西半部份的“警官健身中心”的健身房内或者大楼顶层西侧的一排房间内进行,因为这两处地方平时无人,封闭好,外面很难听到声音。

我被非法挟持到邯郸劳教所后,先是每天被罚站,不让和任何人接触。几天后以“犹大”尤玉芳(邢台地区人)为首的几个“帮教摆出要打人的架势来恐吓我。我没有被他们吓住,几句话他们就泄气蔫了。接下来大队长葛某找我谈话,对于他的各种提问我都一一从法律上、做人的道理上及现实社会的经历上做了详细回答,最后他无话可说。紧接着贾英斌,高金利每天轮流或同时和我谈话,沈迎军也不时的加进来帮腔并不时的威胁我不转化如何如何。

高飞和一帮“帮教”们要和我一起所谓“学法”,他们卑鄙无耻的胡搅蛮缠,说这么多人都是一个认识,就你一个人和我们认识的都不一样,你的认识肯定是错的。然后不让我睡觉,罚站。后来我拒绝了他们的所谓“学法”。大队长葛说说“你家人说了不转化,致残了家里养着,这话你相信吧?”我说:“我大概知道是谁说的。”葛面露狰狞:你转化也得转化,不转化也得转化。高飞也不断用酷刑相威胁。晚上,他们让逼我罚站,不让睡觉。

第二天上午,高飞、贾英斌一上班就指挥两名“普教”把我带到顶楼西侧中间的一个房间强行罚跪,我不从,他们就强行按下,我仍不从。他们把我又带到西侧北头的大房间内,这是间空房子。两个“普教”架着我两臂不能动,高飞手持警棍凶狠的猛打我后背,同时贾英斌不断的叫我的名字,直到我没有反应瘫倒在地上,突然高飞猛打我小腿,把我激的有反应。再让两个“普教”架起我强行走动一圈,架到中间房间按跪在地上,高、贾两恶徒不断的羞辱我,我不屈服,他们就再打、再罚跪,到傍晚,我已站不住,坐着突然一阵头眩晕,大吐,昏倒。

暴打
暴打

第二天早上,高飞和贾及“普教”把我又带到顶楼中间屋内。高威胁说:你不转化,我就把劳教所的酷刑开飞机、上绳都给你来一遍。我又被强制地按跪在地上,高正和贾英斌不断对我嘲笑,拿假经文给我看,我不看,贾借机羞辱我,他们找来象棋子,垫在我膝盖下强制我跪在棋子上,我更加疼痛难忍,身体坚持不住的倒下,他们强行用椅子靠背把我挤在墙上,迫使我面对墙上,上身挺直贴墙,九十度角直跪着,膝下加垫棋子。同时不断对我洗脑,逐渐使我意识混乱。

几天后,早上一上班,高飞他们又把我带到顶楼西侧北头大房间内,脱去我的外衣,只穿内衣,对我大打出手,用脚把我的头踩在地上逼我转化。指导员王某阴险的笑着走过来,让两个“普教”把我拉起,按坐在地上,双腿摆平并紧紧用绳绑在一起,“普教”向后扳起我双臂,我立即脸朝下,上身弯下来,有人上到我后背上,我一憋闷就象坠下了深渊,什么也不知道了。不知过了多长时间,隐隐约约的觉得双手指根发疼,好象有人在跟我说话,我睁开眼两个“普教”正架着我的双臂托着我站着,指导员王某正用牙刷用力地刷我指根处,双手除虎口外,其它指根处,皮都磨刷破了,带着血。

以上是我经历迫害的主要事实。揭露这些是为了曝光邪恶,解体邪恶。希望那些直接、间接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人,不再受邪恶的欺骗,能够认清善恶,停止迫害,远离邪恶,否则将没有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