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伤害了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三十日】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已经持续了十二年,这场残酷的迫害到底伤害了谁?从一位修炼法轮功的医生的遭遇,可以看得很清楚。

今年七月,明慧网上登了一条消息,一位病人到医院看病,经检查为胃穿孔、肠粘连、直肠癌,都是要命的病。为了能保住病人的生命,家属拿出了一千元钱,塞到主刀医生的手里,医生说什么也不要。推来让去,最后医生把钱收下默默地走了。手术非常成功。病人出院那天,医生拿来了一张一千元的病人住院押金收据,告诉病人家属说:“你们送我的一千元钱,我给你们交了住院押金,这是一千元的收据。我是法轮功学员,不能收病人的红包。”

看了这条消息,不禁想起去年同期闹的沸沸扬扬的“缝肛门”事件。一名产妇疑因未给助产士足够的红包遭到报复,肛门竟然被助产士缝上,虽然事后医患双方各执一词,事件一波三折,但无论结果怎样,人们对医疗的不信任和怨愤已展露无遗。

在中国大陆,医生收红包、开大处方、拖长检查项目,已经成为普遍的社会现象。在体制的支撑下,患者和家属苦不堪言却奈何不得。在寻求解决之道的时候,有人指出:医疗决策中的不善最容易获得自我辩护,象过度医疗有体制、法律、管理、技术、病人诉求等若干理由,我们唯有求诸良知。但是在中国大陆,在道德全面沦丧的今天,这是何其难以做到。人们说,“缝肛门”是看得见的报复,还有更多的报复方式,患者防不胜防。

而这位修炼法轮功的医生,不但没要红包,还顾及了患者和家人的感受,在手术成功之后,才将实情告诉家属,可见为对方考虑的是何等周全,这是真正有良知的医生。象这种不收红包且真心关心病人的情况,在修炼法轮功的医生中比比皆是。有人将他们誉为浊世清莲,一点都不为过。

但不幸的是,在这种医疗乱象中保守医德本是极为珍贵,应该受到表彰和赞扬的人群,反而因此受到中共残酷的迫害。为了逼迫他们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当局取消他们的行医资格,或将他们非法监禁,进行残酷的洗脑摧残。

湖北省武汉三医院的外科医生王劲松,毕业于同济医科大学,他不仅专业知识好,修炼法轮功后,在当时收红包、拿回扣成风的情况下,他从不收病人的红包,不接受病人请吃,按病施药,不开大处方,不拿回扣,尽量减轻病人的负担,曾受到不少病人的口头赞誉和书面表扬,被誉为“不收红包的好医生”。医院领导和职工也都说他是好人。

就是这样的好人,因为不放弃信仰,遭到三次绑架,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十个月和判刑三年。王医生受尽折磨,不让睡觉,长时间吊铐在窗上曝晒,他被迫害得双脚浮肿,不能行走。从劳教所回来后,医院又迫于上级的压力,不让王医生上班,也不给生活费。王医生多次到区卫生局上访,两年后才被安排在院武装部上班(实际上被非法监控)。王医生的工资还不够最低生活标准。

周文生是黑龙江省肇东市东发乡的一名乡村医生,也是一名深受患者喜爱的医生。他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无论严寒酷暑、无论病人有钱没钱,他都真心真意为患者治病,他给患者看病药量足,诊断准,多数头痛、感冒一针就好,从不多收一分钱,老百姓亲切的叫他“周一针”。周医生因修炼法轮功被绑架后,当地的乡亲们非常痛心,村领导、村民七百多人联名签字画押,要求政府放人。然而,当局不讲法律,不顾民众的呼声,非法将周医生判刑三年。

湖北安陆市普爱医院医生周大庆也是一名法轮功修炼者,他在准备手术的过程中被绑架。一天,一位腿骨骨折的病人需要手术,周大庆刚脱下棉袄,进行手术前的准备,这时安陆市“六一零”、公安及普爱医院书记连棉袄都没让他穿,就把他强行绑架到“湖北省洗脑班”,还不许与家人见面。

三位好医生的遭遇是众多修炼法轮功医生的缩影。然而对他们的迫害,受害的不仅仅是他们自己。面对当局不可理喻的行为,那七百多联名上书的村民该如何忧愤?等待手术的病人该如何惊恐?好医生周围的同事谁还敢以“真、善、忍”为行医准则?而修炼法轮功的医生众多,遍及全国各城市乡村,受到伤害的何止是部份民众?影响的将是一个数量庞大的人群。

更可怕的是,当善良被打压,自律和良知被抛弃的时候,象病菌一样繁殖的医疗乱象将再也无法抑制,老百姓看病难的出路将被完全封堵。由此可以看到,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打压的是人的良知,受到伤害的则是全中国老百姓。

试想,如果深圳的产妇遇到的是法轮功学员,将会受到悉心的关怀而不会闹至对簿公堂;如果所有的医生都以修炼法轮功的医生为楷模,医患关系的和谐就不再只是一句口号和装裱,那将给老百姓带来多大的福份呀!法轮功将希望带给人,中共却致力将这希望毁灭。

中共是中国老百姓不幸的祸根。只有摆脱中共这个罪恶的渊薮,中国民众才有可能重拾幸福和尊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