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忆同修黄富军(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月九日】黄富军,男,一九六三年生于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松峰山镇中山林场一个普通的家庭。在山区长大的他,淳朴善良、吃苦耐劳、坚强不屈、乐于助人。

黄富军应征入伍,在部队一呆就是十年。在部队由于他肯吃苦,肯付出,不讲索取,很快从士兵晋升为正排副连级,曾参加过一九八七年大兴安岭那场大火的灭火救灾,立下战功。复原后被分配到阿城区种子公司。

十九世纪九十年代初,在中华大地出现气功热,热爱气功的他有缘踏入了以“真、善、忍”为修炼原则的法轮功。通过修炼,他的心灵不断净化,身体更加的健康,境界不断提升,家庭更加的和睦,工作更加的勤勤恳恳。更重要的是,这使黄富军懂得人生的真正意义,让他感受到生活的美好。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正在法轮功在中华大地蓬勃发展的时候,中共江××在妒嫉心的驱使下,发动了残酷迫害法轮功的运动,铺天盖地的谎言,蓄意的歪曲和栽赃,使得全国人民都被中共所欺骗。特别是中共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上演以后,打压不断升级,使得全国上下一片红色恐怖。

中共胁迫各级各单位全国上下搞人人过关。二零零一年三月,黄富军因不放弃修炼,被单位强行送进阿城亚沟洗脑班。在洗脑班黄富军始终坚持修炼,不放弃信仰,讲述法轮功的真相。半年后,洗脑班就剩黄富军和一个老年同修,洗脑班解体了,黄富军被妻子接回家中。

二零零二年大年刚过,黄富军便踏上开往北京的列车,上北京上访,为李洪志师父讨清白,为法轮功鸣冤,然而被红色恐怖笼罩的中国哪里有法轮功说话的地方?哪里有百姓伸冤的地方?黄富军到了天安门便被那里遍地的警察和便衣抓捕,被当地派出所的警察和单位的领导接回后,直接关到看守所。在看守所恶警抢走了他唯一的一件羽绒服,黄富军被冻够呛。不久阿城公安局非法劳教他三年,关押于哈尔滨长林子劳教所。

在长林子劳教所这个邪恶的黑窝,关押着大量的大法弟子。在那里,黄富军与大家一起正念正行制止迫害,讲真相,始终不屈服、不妥协。在劳教所的大法弟子感到最痛苦的事情不是被邪恶迫害,而是学不到师父的讲法。黄富军便利用一切机会为大家背法、背师父的经文、为同修抄法,这极大的鼓舞了同修们。师父的法支撑着同修们在那个邪恶的黑窝走正走好修炼的路。黄富军为大家背的次数最多的是《心自明》、《弟子的伟大》、《大法坚不可摧》等经文。

二零零五年七月,黄富军被解除劳教,回到家中。这时家中经济上很拮据,在黄富军被非法劳教期间,妻子下岗,借钱与别人合伙做生意,因不会经营,赔了不少钱,可以说债台高筑。黄富军觉得自己没做好,对妻子和孩子很愧疚,没尽到丈夫和父亲的职责,这时种子公司很不景气,不开支,和下岗差不多。他便买了一辆三轮车,到钢铁村(旧货)市场为买主和卖主倒卸钢材,无论买主还是卖主,都喜欢用黄富军的三轮车,因为他活干的好,钱给多给少从不斤斤计较。在钢材市场力工中,他是最能吃苦、最能干、穿的最破、生活水平最低的,一年四季没看他穿过新衣服。刚开始中午带饭,怕给妻子增加负担,后来就到附近的馒头、包子铺,一顿就是2—3元,天天如此,有人劝他换个别的活,他说这活长远,挣的多一点。两年的时间,他不但还清了外债,还为孩子上中学攒了三千多元钱。这让承担太多压力的妻子稍稍松了一口气。

他经常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在女儿黄小芮的心中,父亲是世界上最好的也最值得信赖的好人。

在二零零五年七月到二零零七年七月间,他白天在钢材市场给有缘人讲法轮功真相,劝三退,晚上经常到边远山区去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不管白天怎么累,只要是大法的事、救人的事,他是有叫必到,经常天黑走,下半夜回来,有时到黎明才到家,稍作休息,又到市场出工。

阿城周边大大小小的山村都留下黄富军的足迹。那里的众生啊!你们可知道大法弟子为了你们吃的苦?遭的罪?承受的魔难与压力?如果有一天你们知道了真相,请你们千万珍惜真相资料,珍惜这来之不易的缘份。

黄富军在生活中无论多么苦、多么累,从来没有一句怨言,和同修配合做事时话不多,积极配合。在他心中别人永远比自己重要,心中始终想着别人,因此他的亲人、朋友、同事对黄富军的人品都很钦佩。更为难能可贵的是他心中常惦念着家乡的父老乡亲是否明白法轮功的真相,是否找到平安的秘诀。


年仅四十四岁的黄富军于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六日含冤离世

二零零七年十一月黄富军被阿城区第一看守所非法关押三个多月,头部都是伤。

二零零七年七月二十四日,他到自己的家乡——阿城区松峰山镇散发法轮功真相资料时,被那里不明真相的村民误会为小偷,举报到派出所。松峰山镇派出所的所长王影带领几名警察将其绑架,关押到松峰山镇派出所。当晚,黄富军欲跳窗走脱,不幸的是脚踝骨摔骨折,无法走路。松峰山派出所的警察没有对其实施任何救助便将其送往阿城区第二看守所,在阿城区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一周左右的时间将其转入阿城区第一看守所。在那里他绝食抗议这种非人性的关押迫害,却遭到警察的毒打和野蛮灌食迫害。三个月的时间,黄富军在那里被迫害的骨瘦如柴,奄奄一息,头部带着伤痕。看守所怕担责任,十一月二日让家属签字把黄富军接回家中,四天后(十一月六日)黄富军含冤离世。留下一个下岗的妻子和一个上初中的女儿,还有年迈的双亲。

一个在家中、社会中、在单位为人称道的好人被中共江氏政治流氓集团迫害致死。

目前,黄富军的遗体停在阿城殡仪馆近四年,家人正为其鸣冤申诉。希望看到此篇文章的正义之士伸出你们的援助之手,帮助黄富军的家人伸张正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