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明慧环境中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二零零七年在师尊的安排下我有幸登陆了明慧网,那一刻我永远难以忘怀,湛蓝色的画面,“法轮大法明慧网”几个大字,师尊山中静观世人的照片,那种庄严神圣令我激动不已。至今记忆犹新。一篇篇的理性交流,一篇篇正念正行的神迹,一篇篇充满信师信法正悟的文章,让我看到自己的差距,看到自己的不足,启发着我的正念,帮助我正悟。从那时起不知怎么,我忽然好象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说九九年七二零以后是正法修炼阶段,对于我来讲,真正精進的走入正法修炼并持之以恒稳健的走到今天,是在我能登陆明慧网以后。

二零零四年在邪恶的迫害中我流离到外地,从此与同修失去了联系。没有了修炼环境,再加上由于对法认识不足而对邪恶迫害的恐惧,渐渐放松了自己的修炼。因为学法少,修炼状态总是时好时坏。

二零零七年在师尊的安排下我有幸登陆了明慧网,那一刻我永远难以忘怀,湛蓝色的画面,“法轮大法明慧网”几个大字,师尊山中静观世人的照片,那种庄严神圣令我激动不已。至今记忆犹新。一篇篇的理性交流,一篇篇正念正行的神迹,一篇篇充满信师信法正悟的文章,让我看到自己的差距,看到自己的不足,启发着我的正念,帮助我正悟。

从那时起不知怎么,我忽然好象一下子就精神起来了。以前坚持不太好的晨炼,那时一听到晨炼的音乐和师尊的口令,觉得浑身的细胞都在欢呼雀跃。也就是从那时起,晨炼就一直也没有间断过。那时每天只想快点把该做的事做完,然后就开始如饥似渴的学法。过了一段时间后,就又开始背法了,那时的提高非常快,我仿佛又回到了九八年的背法时期。

学法跟上来了,心性也提高上来了,境界也升华上来了,也开始着急讲真相了。我直后悔头两年浪费了那么多的宝贵时间。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强调学法的重要性,我自己也深深的体悟到学好法对修好自己、救人是多么重要。慢慢的我开始往明慧网投稿,当第一次看到明慧网刊登了我写的心得交流时,我激动的眼泪都掉下来了。在长时间没有一个修炼环境,与同修联系又极少的情况下,仿佛一只飘零已久的孤雁找到了家,那一刻我觉的自己与全世界大法弟子紧紧连在一起。

后来我又看到有很多同修用手机讲真相的交流文章,我就试着照《手机短信群发实用技术手册》学习用手机讲真相,当然看着简单,做起来着实不太容易,周围又没有人可问,过程中也有过泄气,有过沮丧,但更多的时候是鼓励自己:心在法中,心为救人,还有师尊的加持,没有做不成的事。功夫不负有心人,终于,我可以用法网群发软件发短信了。我知道这是师尊的鼓励,让我有信心再去学习别的项目。接着我又陆续学了排版、打印、装系统、写揭露迫害文章、制作真相传单等。而这一切,教我的全部来自明慧网上的教程。那时我常常一弄就是一个晚上睡不了觉,但白天照样精力充沛,炼功不耽误,背法不懈怠。浑身好象有使不完的劲。

(一)手机讲真相点滴

记的刚开始用手机发短信时,遇到的障碍很多,要么封卡,要么就有回短信骂的,记得第一次有人回短信骂时,弄得我脸红心堵,心里七上八下的,再加上封卡,两天都没有出去做,都有做不下去这个项目的心了。我想起师尊讲的:“对常人的态度误解不要计较,只为救人、救众生,我想那个效果就能改变一切。”(《曼哈顿讲法》)佛为度人都能在常人中要饭,我这点小事心里就过不去了,计较来计较去,那能救了人吗?其实还是把自己看得太重了。我不断学法,不断纯净自己,看看自己编辑的短信时是不是真的完全为别人好,救人的心纯不纯正,有没有做事心,短信中有没有吓唬人或幸灾乐祸的成份。我逐渐摆正心态,不只是为救人,还有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面。不追求数量,注重短信编辑的质量,发出短信的反馈,一年来,骂人的没有了,而善意回短信的很多,如:“谢谢指点”,“可以做朋友”,“法轮大法是你明智的选择”等等。当然为了進一步讲清真相根据不同的情况我都回了不同的彩信或语音。我也从刚开始每月只能用一两张卡到现在的几十张卡。一个多月前的一天,我又增加了两部手机,谁知,干扰马上就来了,马上就有两个骂人的短信同时发过来,其中一人还说找刑警队抓我,此时的我,一心只为救人,不会为任何难听的话而带动,我一边发着正念一边善意的回了一条短信:“不能偏信要兼听,辨别真假是非明。自古良心是杆秤,善恶轻重要分清。劝君猛醒看真相,别信谎言被煽情。天灭中共近咫尺,愿你三退获新生。”一个没有回信,另一个连回两条“我已报警”的短信。关机吗?我非常冷静,不,不能关机,我要让他看到大法弟子的风范,我回了一条短信,“千万不要做助纣为虐的事,那样对你非常不好,生命是可贵的,善恶有报可是天理啊!”为了让他无误的收到,我还测试了一下,半天没有回应。我继续在移动中用手机讲真相,又过了二十多分钟,电话又响了。我一看号码,还是那个人的,这回只响一声我刚要接就挂了。他可能想看一下我有没有被吓住吧,我不相信那种完全为他好、没有一点私心的善他会无动于衷。我想在另外空间这可能就是一场正邪大战,邪恶看我又增加手机,妄图干扰阻挠,最后以失败告终。

我一般是短信语音彩信同时進行,但主要以发短信为主,因为当地同修做语音和彩信的人较多,发短信又能弥补彩信和语音的不足,当然彩信和语音我也结合着做。短信多数是正见诗苑修改后的诗歌形式。我编辑了多条短信存放在多媒体卡里,有针对百姓的,有针对普通警察的,有针对死不悔改的邪恶的,还有针对走错路的同修的,还有用来回短信的。而编辑短信的过程也是修炼的过程,每条短信我都是字斟句酌,尽量减少字数,把真相讲清,还得把法轮大法好和三退说明白,还得考虑哪个字是被过滤的,尽量减少间隔符号以防世人看不懂,看看里面有没有吓唬人的成份,有没有仇恨的成份等等,带着善心,带着慈悲,带着能量,踏过千山万水,飞到世人的眼前。刚开始难度很大,对学法稍微放松或短信的要求稍微降低就会遇到障碍,发的再顺利的短信在发送前我也必须测试一下,避免造成不必要的浪费。很多好的短信都发了一年多到现在还在发,有时偶尔屏蔽,稍作修改照样发。看到邪恶封卡的伎俩我暗笑,什么能挡住大法弟子救人的心呢,“我们是用心在做,他们是用钱在做,这一点他们永远也比不了。”(《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

前一段时间,邪恶回光返照,本地六一零不断绑架大法弟子到洗脑班迫害,我编辑了一个针对揭露本地六一零头目同时向本地民众讲真相的语音稿投往明慧网,请明慧网同修帮忙制作当地真相语音,在明慧网上发布后,我赶快下载并开始打这个电话,我发现,本地语音电话接听系数大大提高,有的公检法人员很多都是从头听到尾还不愿撂下。普通民众接听率百分之九十以上。打电话时,我感觉到自己就是一个威严、神圣的救人的使者,发着强大的正念,发出纯善的能量。听着众生不愿放下的电话,看着一个个善意的回信,我的眼泪又止不住了,唉,众生等着听真相啊,如果我们不精進,不抓紧救人,何颜面对师尊,何颜面对对我们寄予无限希望的众生啊。

(二)在学技术中提高自己

因为能上明慧网,一切事情好象就顺理成章,我没有特意想要开花的愿望,当时只是觉的有了打印机,自己打印信件或真相币更方便一些,只是这样一个想法,同修知道后,马上就给我送来一台打印机。一个个救人的项目就是这样被逼出来的。刚开始装系统这事我觉的与我无缘,实在太难了,但电脑出现一点问题就得找技术同修帮忙,总这样占用人家时间我心里也过意不去,我就有了要学装系统的想法,这样方便自己不说,如果可能的话,还可以帮帮别人,也可以为技术同修节省点时间,多学学法。就这样,我上天地行下载一个装系统教程,打印成小册子,同修又送给我一个系统盘,照着教程用电脑反复的练,有看不懂的名词术语在练习的过程中反复琢磨逐渐就能明白是什么意思了。练了一段时间后,大框基本熟练,又请技术同修教教我装完系统后的设置及安全问题,一天就搞定了。

记得第一次帮同修装系统,她说别的同修给她装了几次都不太好用,还用一种疑惑的眼光问我,到底能不能行,我不敢大包大揽,只说试试吧,但心里没底,也有很大压力,其实当时没有想到这个压力就是自己的阻力,就是自己的执着所在。她把钥匙给我,她上班走了,留下我一个人,我一边打开电脑,一边请师尊加持,我忽然感觉周围有一股强大的能量包围着,那种感觉无以言表,我感觉到了,师父就在我身边……,我鼻子发酸,任凭眼泪流淌着……整个过程很顺利,装完后,为了测试能否上去网,我给她打电话,问她上网密码,她没听明白,语气中还带有责怪,意思是怎么不早点说呢,再早一点就方便回家一趟了。我表面没说什么,但心里很委屈,想着自己还有那么多事没有做,为了赶时间,多走了不少的路,午饭也没吃,却闹个埋怨。当时虽然装完了系统但压力并没有减轻,因为当时还不能确定能不能连上网,好不好用。加上她这一埋怨,我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后来她明白了我的意思,就打电话告诉我密码,我一试,网也连上了,浏览器也出来了,但就是不出动态网。我急了,赶紧出去找技术同修,技术同修来了,一点小鸽子,稍稍等一小会就出现了动态网。其实根本就不是上不去网,而是我的压力太大,太紧张,没有多等一会就以为上不去网了,就是这个压力障碍着自己。担心装不好同修埋怨,那装好了同修不就夸奖了吗?说白了就是希望别人夸奖,这不就是面子心,求名的心吗?表面上是帮助同修,但在这个过程中发现并修去这些不好的心,这不就是一种偏得吗?过后那个同修跟我说,系统装完后又快又好用。我没有沾沾自喜,也不敢有贪天之功,只觉的那一切是师尊的加持,是自己的责任。

现在电脑出现一般简单的问题,我自己也可以试着处理了,我也不再有畏难心理,不再把它看的高深莫测,什么问题都敢去研究一下。实在解决不了,就上天地行网站问。比如有一次打印机的墨水盒不被识别,提示错误,不让打印,那时打印机才拿来两三天,我对打印机部件的名称都不会叫,我就上天地行问了一下,同修仔细耐心的告诉我可能出现的原因和解决的办法,我按照同修告诉的办法检测出原因后,竟然把它弄好了,我自己都觉的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还有一次,电脑打开出现一大堆英文,然后就不动了,重启几次都不行。我仔细看英文,不认识的就查查手机的英汉词典,原来是说键盘连接错误。我仔细一看,原来是键盘连接主机的线掉下来了。把线插上,一切恢复正常。当然这些事情说起来简单,做起来也不那么容易。过程中的干扰困惑自不必说。但心在法中,心为救人,要承担责任,要完成使命,师父在帮,护法神在护法,只是过程中有修炼提高的因素在里边。

其实,我从小就比较笨,平时反应又慢,人家说一句旁敲侧击的话,可能等人家走了才能反应过来他说话的意思;上学时尽管很用功学习,但在学业上还是没有什么造就。记的刚买回电脑那天,售货员把电脑送到家,装完系统走人了,我想要关机,按哪个钮也关不上,把我急的。没办法,打电话问了一个亲属,他在电话里告诉我用鼠标点这点那的,总算把电脑关上了。我明白了,噢,不用用手按,鼠标一点就什么都解决了。就是这样的一个我,从连鼠标都不会用到今天通过明慧学会了这些救人的本事。可能很多同修都有亲身体会,自己学的东西记得牢、扎实,而别人教完,当时明白了,一会就忘。其实明慧网上的教程简单易懂,就看用不用心。当我们想到自己的责任,想到要圆容师尊所要,想到殷殷期盼的众生,还有什么能挡住我们呢?

我接触同修不多,但也能听到赞扬声,都认为我能自己学会这些项目,很不简单,其实这些全部是明慧网和天地行上的教程,而且教程简单易懂,只要我们用心就可以了,要说不简单应该是那些用心制作明慧技术教程的同修的辛苦付出,最主要是还有师尊的操劳。那天学法,学到师尊在《精進要旨》〈修者忌〉中讲:“执著于名,乃有为邪法,如名于世间则必口善心魔,惑众乱法。”我心头一震,是啊,这个名体现在方方面面,比如在与同修的配合上,是执着自己的意见还是默默的圆容补充;在交流中,好象是无意其实是有意显示自己,表面谦虚,其实心里也很受用;还有从小到大养成的自卑心理,执着于自我,不也是源于名吗?我剖析自己,表面看是证实自己,其实又何尝不是执着于名啊,题目是修者忌,那就是绝对不能执着于名,是修炼人的大忌啊。修炼,何等严肃啊,明慧网上有篇文章叫《萌动私念 招来瓦片袭击》,说的是私心在内心刚一萌发,就会被其它生命盯上。师尊在法中讲过:“不同层次上的生命发现你要什么、执着了什么的时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导你。”(《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我们是大法弟子,怎能让自己丝毫不好的念头苟且存活呢?如果没有师父和大法,一个小小的我又能做的了什么呢?

(三)珍惜时间

可能每个同修都有一个共同的感触,就是时间不够用的问题。我自己感觉,如果一天二十四小时都能用来做这三件事那就太好了。但事实毕竟不是这样,除去吃饭睡觉时间就所剩无几,再加上有常人中的一些大大小小的事需要处理,时间就更紧张了。有一段时间,因为有一个小本生意刚刚开始做,事比较多,每天正常该做的事被打乱。我急得恨自己不能有分身术。一天晚上做梦,梦中我一边帮同修记三退名单一边急的直哭,一直到把我哭醒。我急啊,如果不能救人不能学法不能在大法中修炼,我觉得生命没有任何意义。

师尊讲:“你做的那个事情如果没在法上,如果没有法的力量,你自己没修好,你就做不好那件事情。也许那件事情你做了,可是它就是不起作用,就是救不了人,因为对解体邪恶因素你也起不了作用。”“做了一大堆事,回过头来一看,都是在用人心做的。人做人事,却不是用正念,没有大法弟子的威德在里头。那换句话讲,在神的眼里看,那就是糊弄事,不是威德,也不是修炼,虽然做了。”(《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其实哪个项目要做好都要花费很多的时间,因为需要用心去琢磨。那越是这样越要学好法。因为我的小本生意只是晚上做,白天时间相对自由,当然还是不够用。尽管这样,我也不会因为忙而放松自己的学法修心,也不会因为忙把救人的事做的稀里糊涂,要做就一定做好。

我非常清楚,我是与正法连在一起的,只有学好法修好自己做事才有法的力量,也才能事半功倍,否则做出来的就不是神圣的。怎样在这样一个有限的时间里,摆正摆好这些关系,对我来讲非常重要。因为时间实在是太有限太有限,我不敢浪费每一分每一秒,做家务或吃饭时,就听明慧广播的《明慧周刊》等一些交流汇编的语音节目。白天出去做真相回来饿了就随便抓点东西一边吃一边上网或看周刊之类的。信件、真相币挎包里是必带的,走到哪里方便就邮寄几封,购物必须用真相币。如果有小块时间,那就安排打印、编辑短信、搜集号码或看教程等,尽量匀出大片时间来学法,因为只有用大片时间学法,才能使学法不受干扰,也才能保证学法入心,学法过程中遇有整点就发正念,这样既清理了邪恶也保证了学法质量。

时间在飞快的流逝,每天都象在与时间赛跑,我生怕时间会偷偷溜走,看着时间上网,看着时间学法,看着时间做所有该做的事……假如我能选择,我选择让时间留步,让我有更多的时间背法,更多的时间救度所有该得救的众生!

修炼前,我也是一个追求时尚爱打扮的人,如今正法救人紧迫,我又怎能浪费时间和大法资源追求时尚呢?我无暇享受常人生活,只愿体会救人的快乐。师父讲:“常人有常人所追求的,我们不追求;常人有的,我们也不稀罕;而我们有的,常人想要也要不到。”(《转法轮》

(四)结语

回想这几年登录明慧网的修炼历程,感触颇深。我感觉明慧网就是一个大的修炼场,自己在这个场中熔炼着。回首一路与明慧网相伴的日子,回首在明慧中提高升华一直到今天的成熟,感谢师尊的良苦用心。感谢明慧网同修的默默付出。明慧网同修为了让同修减少迫害,为了让民众明白真相,付出的太多太多……,相比较之下,明慧网同修付出那么多艰辛创办的平台,而且又有师尊的看护,我们大陆同修有什么理由不去维护、不去圆容呢?不去留下这历史的见证呢?这不也是圆容师尊所要吗?这是一份殊荣,是一份偏得,是众神都羡慕的啊。

遥想师尊泪花飞。师父在讲法中经常讲大法弟子了不起,我就总在想我自己,我是不是象师父讲的那样,能不能配的上大法弟子这神圣的称号,是不是真的了不起。师尊讲了:“我想看到大家从新找回你们的热情、找回你们修炼人最好的状态。”(《什么是大法弟子》)那就让我们用修炼人持之以恒的最好的修炼状态,承载历史的重任,完成好历史的使命,请师父听咱们的好消息!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