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我的命是大法给的 走回来了(1)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最后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年没有换过衣服,二十四小时穿着衣服、鞋,戴着帽子睡觉,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大小便都要靠老母亲伺候,每天吃十几种药。生病前我吃饭很娇气,这不吃那不吃的,现在人家说什么能治病我就吃什么。猪胆汁也喝了有一洗衣盆。结果越弄病越多……通过妹妹我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当妹妹炼到第七天的时候,我说我也想炼功,她说:那谁知道你了?人家说不让强拉硬拽。我心里想:我也没让你强拉硬拽啊!……从第一次炼功我就再也没有吃药,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第七天的时候我把攒了很久的脏衣服都洗了,自己整个洗漱一遍。大病三年,废人一个,炼功七天,喜获新生!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恩师,您好!
全世界的同修,大家好!

大病三年,废人一个;炼功七天,喜获新生

我是一名深受邪党歪理毒害的人,少年时期正好赶上文化大革命,三年级开始不让学书本,背的念的唱的都是邪党的那一套。我的一生很坎坷,曾经无数次的问上苍:为什么好人没有好报?渴望幸福美满的生活。

我和丈夫在性格上有很大的差异,他脾气暴躁,张口就骂,抬手就打,我经常被打的浑身是伤。一九九五年,因生活上多年的不如意,积怨成疾,我得了肝炎、胆囊炎、胰腺炎、脾肿大、双肾结核、胃溃疡、心肌炎、偏头疼,丈夫一记耳光将我打的耳膜穿孔,那时的我全身没有几处好地方了,丈夫还曾经把我推倒,造成肋骨两处骨折,就这样我病倒了,不能工作了。

有一次我在诊所打针的时候睡着了,梦见河水里面坐着好多好多的真人一般高的佛像,中间有一尊很特别的佛像,睡醒后我对医生说了此梦,医生说:梦见佛是祥兆。听后我感到很欣慰,说了一句:“那么说我还不能死。”

得病后丈夫依然是天天气我,病越来越重,打完针稍微好一点,回来让他气的更严重。我只好只身来到千里之外的娘家,我的老母亲那时已经七十二岁了,还要照顾我。我没有生活来源,丈夫也不管我了,我离开家后他就接外面的女人回家过上了。我的儿子十七岁打工赚钱给我治病,女儿才十五岁也在一个店里当学徒,托生这样的家庭,他们也只能自己顾自己了。开始我还能行走,还能自己出去买药,医院的门槛都快被我踏平了,每买到一瓶药,心中都在默默祈祷希望这是最后一瓶;每次去医院都希望是最后一次去医院。儿子每个月五百元的工资根本不够我用,后来儿子为前程回家乡做生意去了,我原本拮据的生活变的更没有指望了。

我把希望寄托在女儿身上了,就叫女儿出去找活干,她所在的店不想叫她走,就说每个月给开二百元,由于工资很低,四个月工资一分没花,给我买个理疗仪。就这样白天晚上的不停的烤着,维持着。由于长时间这样烤,我的肚皮都烤烂了,象是被鸡啄的一样,烂的淌黄水,最后连坐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一年没有换过衣服,二十四小时穿着衣服、鞋,戴着帽子睡觉,生活完全不能自理了,大小便都要靠老母亲伺候,每天吃十几种药。听人家说吃活泥鳅能退黄疸,为活命我就活吞泥鳅,开始的时候拿起泥鳅,它就小眼睛瞪着,那种恶心的滋味无法言语,可是为了活命我什么都豁出去了,眼睛一闭,泥鳅往嗓子眼一送,下去之后在胃里,它就乱蹦乱跳的,我就一条一条的接着吞,在我生病的几年里活吞泥鳅、鱼加起来有两三洗衣盆。生病前我吃饭是很娇气的,这不吃那不吃的,现在人家说什么能治病我就吃什么。猪胆汁也喝了有一洗衣盆。结果越弄病越多,真是叫天天不灵叫地地不应,难道我就要这样的死去吗?这病魔缠身地狱般的生活什么时候才能到头啊?

无独有偶,我的妹妹也因胸腔积水病倒了,也住進妈妈家了(她是离婚的),跟我住在一个房间里,病情也是越来越严重。寒冬腊月她肚子里烧的受不了,就躺在室外的水泥台阶上敞开衣服露出肚子,才会感觉好受一点。路人都以为她是精神病。可怜我那七十二岁的老母亲要照顾她两个重病的女儿,邻居都替老母亲发愁,这真是雪上加霜啊!

那一年是九八年,在我们住的地方不远有个小公园,一天妹妹看见法轮功学员在洪法炼功,她被横幅上面的“金刚不坏之体”深深震撼了,回来跟我提起,我没有任何反应,因为被党文化洗脑,我根本不相信这些。自我生病后有五个人叫我信基督我都没有信。那天天气已经暖和了,别人都穿着单衣,体弱的妹妹穿着脏兮兮的羽绒服来炼功点学功,别的同修都以为她是精神病,问了她几句话看她神智是不是清晰。

她从炼功点回来后说:不吃药了。我非常惊讶——她平时一顿药都不敢落的。我当时想,你要是一天一夜不吃药能受的了,我就相信。第二天妹妹果然不用在床上躺着了,走路如同正常人一样,屋里屋外的来回走,还能帮妈妈干活了,一桶水她就给拎出去倒掉了。我非常吃惊,我感到太神奇了!妹妹生病后请的狐黄白柳的牌子,她拿起斧子就给劈碎了。我十分震惊——就这抡大斧子的劲也是个健康人了!通过妹妹我看到了大法的神奇。

当妹妹炼到第七天的时候,我说我也想炼功,她说:那谁知道你了,人家说不让强拉硬拽。我心里想我也没让你强拉硬拽啊!一年多没出门了,我很担心自己走不动,是师父看到我想炼功,就安排当晚在我们家对面有个集体学法,我艰难的走出房门,(之前听过妹妹拿回家的讲法录音)心里求着师父帮助我走到会场。我当时全身浮肿,肚子鼓的象个孕妇似的,看到别人双盘我也坐下来,浑身冒汗,我也坚持着把腿双盘了,这是我第一次走進修炼大法的门,学完法在回家的路上,风很大,我浑身是汗也没有感冒。以前身体弱到炕头热了我往炕梢挪一点就感冒了,那时候真是弱不禁风啊!

从第一次炼功我就再也没有吃药,理疗仪也不用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好,炼到第三天,我闭着眼睛看到一本《转法轮》呼呼的飘到我眼前稍停了一下又飘走了,我意识到是师父叫我请书。第五天的时候我往那炼功点一站,眼睛一闭有红光围着我脑袋转了四、五圈,我想是师父在给我调整脑袋呢。第七天的时候我把攒了很久的脏衣服都洗了,自己整个洗漱一遍,大病三年,废人一个,炼功七天,喜获新生。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和妹妹的命是师父和大法给的。妈妈高兴的说:“谢谢师父!师父真好,把我两个女儿都救活了!”

通过学法,我知道大法不是给常人治病的,给炼功人净化身体为的是修炼,而且对学员心性要求很高,我决定我要修炼了。我们天天学法炼功、洪法、参加法会,我参加最大的一次集体炼功是几万人的集体炼功,那场面非常壮观。在苦难中挣扎半生,在死亡线上徘徊三年的我终于找到人生的真谛,也知道了为什么来这个世上,为什么承受了这么多,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迎刃而解,那是一种从来没有过的轻松、充实、幸福。

通过我和妹妹在大法中的受益,全家人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因此也都陆续走進了大法,有二十多人和大法结缘了,邻居也有亲眼见证奇迹而走進大法的。有一次我早上在公园炼功,北方天气很冷,我抱轮的时候,手指冻硬了,到头顶抱轮的时候我难受恶心了,我还是坚持炼完功,回家后线手套也摘不下来了,两个手的手指碰一起就嘎嘎响了,冻硬了,我暖了一会儿手,手套摘下来了,手指痛的钻心,但是过后什么事都没有,一点冻伤都没有。按常人那手指就得掉了。这真是大法的神奇啊!

过一段时间儿子来接我回家乡,我当时有些不想离开这个修炼环境,可是又一想是不是师父安排我回家乡去洪法呢。于是我跟儿子回家乡去了,因为儿子知道他爸跟那个女人过了三年了,我也不可能再回那个家了,他就给我租了个小房子。开始不知道当地有没有炼功点,我就自己在家里炼;后来知道有炼功点,离家很远,早上五点炼功,冬天又黑又冷,我在家打完坐就自己走很远去炼功点,同时也找到学法小组。天天学法炼功,跟同修们去农村洪法,领着新学员学法炼功,心里感觉到无比的舒畅、幸福。

(未完,待续)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