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青年弟子:我们都是为法而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一日】有时,学校可能会安排活动在周五晚上就可能回不去家了。这时我就开始难受了,就给妈妈(同修)打电话哭诉不能回家。后来,我发现很奇怪只要一到周五要放假时,一准儿学校有活动。我开始受不了了。我打电话给妈妈说些学校如何不好的话。这样持续了这种状态很长时间,我都不从法中理顺,拧劲儿的顶着做事。妈妈跟我说:“你应该找自己,别总是拧劲了。”我心想:我想回家还有错吗?并且,我对家的执著不仅引来了干扰,同时,我也觉得自己和别人相处的越来越难,真的开始变得特立独行了、做什么事都不想和别人在一起……
——本文作者


师尊好!
同修好!

又是一次难得的交流会,这次我不想再错过了。转眼已经得法十六年了,我也成为了一名老大法弟子了,并且也走入了青年大法弟子的行列了,而且也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中考上了大学。下面就是我这段时间的修炼体悟:

一、在大学环境中修炼

无论在什么环境中都应多学法

刚刚考上大学的我和常人学生一样,对大学生活充满了好奇与执着。可当我一开始这种生活的时候,我有些后悔了。因为这是我第一次独立面对常人社会,身边都是常人,没有一个同修可以与我并肩面对这个浊世。我开始担心,害怕自己会被世俗中的假相迷惑而掉下去。尽管在这个新环境中不知该怎么面对,但慈悲的师尊一直都在呵护我,鼓励我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多学法。

在大一年级的上半学期刚开始的时候,因为顾虑别人的看法。我只有每天坚持在床上躺着听MP3中师尊的讲法。但每次都在不知不觉中听睡着了,我知道这么做其实是不敬师也不敬法的。即使这样师尊依然慈悲于我,每天早上起来军训时没有任何疲倦而且感到十分轻松。

过了半个月我开始回家抄几段法在本子上,然后拿回学校背,但时间长了,一是不能坚持抄法,二就是这样背也还是学的不够。于是我决定带书回学校看。我每天晚上围着被子看书,也没人能发现。尽管能读法了,但我发现只要我学法,宿舍的环境就变得十分吵闹,而只要我不学法躺下睡觉,她们才会安静下来。开始时我真的很难过,明知道这是一种干扰迫害,但总感觉自己心有余而力不足,也知道要正念对待,清理邪恶,而且要多学法向内找自己,否定迫害,但好象有清理不完的邪恶不给你喘息的时机。一时间许多压力同时压下来。但我依然每天只要有课余时间就在寝室多学法。因为我觉得唯有大法才是我的精神支柱。在大一年级的上半学期里,我就是在这样一种感觉到没有尽头的压力中坚持多学法。

到了大一的下学期时,我发现无论环境还是身边的人和我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现在无论白天还是晚上,只要我在寝室学法,身边吵闹的环境立刻就安静下来了。我也明白了谁才是真正的风流人物。

时刻分清真我假我,让真我主宰自己

在上学这一年来,我在与人相处时,经常带有负面思维,做什么都担心。比如担心我说的话被别人抓到把柄来取笑或被使坏,而导致自己的利益受损等等。原本很简单的事经这么一想都变得十分复杂,并且有大部份时候满脑子都是别人如何不好了,他们平时如何不符合我的观念了,就这么一想,好事变坏事了,坏事变更糟了。导致我一段时间都达到无法和别人相处了,总是逃避和任何人来往,以至于大家都对我不理解。我也十分苦恼,为什么很平淡无奇的事到我这里就变得这么复杂了呢?

通过学习师尊讲法,我悟到,那些导致我难以与别人相处的就是那些负面思维对我的干扰以及观念和思想业的迫害,正如师尊在《转法轮(卷二)》〈佛性〉中所讲的:“形成的观念,会阻碍着、控制着你的一生。人的观念往往是自私以至更不好的,所以又会产生思想业力,人又被业力控制着。人是靠主元神主宰着,主元神麻痹被观念代替的时候,那么就是你无条件投降了,生命被这些东西左右了。”师尊点给我这些不好的想法有许多都是因为自己的观念和思想造成的。

于是在发正念时我开始在这些方面多发正念,平时再有在思想中反映出的负的因素,我就排除它,现在这些负的因素也越来越少了,真的感觉真我是如此之大,可以主宰自己,主宰一切。

而且我也想提醒一下和我有这种情况的年轻同修们。平时我对待常人中的一些东西、事物想要得到或接触多了的时候,会产生想入非非的变异观念。例如:在看过电视节目后都会幻想自己是其中的人物或者对未来生活如何幸福、享受而想入非非等。其实,这些变异观念也在无形之中给我们的修炼带来干扰作用,一定要时刻注意排除这些变异观念。

摆正基点,事半功倍

经过了大一上半学期,我真的体会到了在法中得到的改变。

在未上大学之前,我最头疼不过的就是如何学习常人功课。同时,我也有个观念就是学习的基础不好,学什么都会吃力的。在上了大学之后,通过多学法我对自己这种消极状态做出了否定,那些观念不应该成为我的障碍。通过学法,师尊点悟给我,作为一个大法弟子首先要在任何环境中都要做个好人。那么,在学习中我就不符合这个要求了,因为我一直都没做好。现在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那么我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都不再是只代表我个人了,我是法中的一个粒子,那么我所做的任何事都应为法负责,才是我做事的基点。也就是说,我必须做好常人工作。通过我的工作和学习来证实大法的美好,这也是我的责任和使命。

这学期的期末考试时,我感受到了师尊在为我开智开慧的奇迹。我们这学期的最难的一门课程是《货币银行学》。平时上课时,我对这门专业课学的就不太尽如人意了。而且期末考试时这门课完全是靠自己发挥,这也令我头疼。老师说,成绩就靠这些大题拉开档次了。当时我心态不稳,总是害怕别人会抄袭我的答案。在复习的过程中我既担心又害怕,搅的我在复习时不得安宁。通过学法,我感到心态平静,而且也悟到自己怕被别人窃取利益而考不出好成绩,我想我就应该放下这颗利益之心,这是个好机会。师尊点悟我,即使被抄我也不用担心,我只要正念正行就可以了。考试当天早上我又担心,如果这次考题难怎么办?这时师尊又一次点醒我,这时我如梦初醒,对呀!我不应该让自己碰到的任何事与修炼脱节,我应该摆正基点证实大法呀!就这样我带着轻松的心态顺利的答完卷了。三天后,专业课老师亲自打电话告诉我:这门专业课我是班里第一名。

通过期末考试,我感到作为一名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真的太幸福了!因为,无论你碰到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而且只要我们把心放下,正念正行一切,该你的都不会失去。

还有,一直以来我在工作中也不敢迈大步,特别在大学无论学什么、考什么证都是自由选择,没有任何限制。开始时,我认为只要做好功课就可以了,至于考各种证会耽误我学法或者是对常人中的事情的执着。所以整个大一学年我只报考了一个英语证和一个计算机证。对于其它应拿的证,我犹豫不决。在一段时间内我因此真的很挠头。

于是,我想坐下来静心学法吧,别考虑那些了。在学法过程中我悟到只要摆正基点,对待身边的每件事情都应从法的基点上考虑用大法来衡量就不会乱了阵脚。

同时,在常人中无论我们从事什么工作都应大行王道,因为我们每个大法弟子都是真正的“内圣外王”的人,所以无论做什么怎么做都应为法负责。

放下情的执著

对于我这样从未离开过家的人来说,上大学在外生活真的挺难受的。情就是对我最突出的干扰。

在大学刚开始军训时,我感到身心疲惫,特别想家,天天给家里打电话,觉得只有这样我才能减少难过。谁知每次打完电话,觉得更难过,没有一点轻松之意。但我仍然执迷不悟,只要一难过或过不去关了,总想打电话给家人来减少难过。军训后我开始恢复正常上课了,每周末都可以回家了。这样,我又产生了新的执着,就是只要一放假我就要往家跑。而且,每次在回家的路途中,我发现本来已经去掉的对追星的执著又一股脑儿的全回来了,在我的思想中翻来覆去的又让我象以前那样对那些明星想入非非。我也知道不对,但是只要一回家就会有这种强烈的反应。

其实,在这其中是因为我对情的执著和求安逸心而引回了那些干扰。但我却一直对此明知故犯,就是一心想回家。有时,学校可能会安排活动在周五晚上就可能回不去家了。这时,我就开始难受了,就给妈妈(同修)打电话哭诉不能回家。后来,我发现很奇怪只要一到周五要放假时,一准儿学校有活动。我开始受不了了。我打电话给妈妈说些学校如何不好的话。这样持续了这种状态很长时间,我都不从法中理顺,拧劲儿的顶着做事。

妈妈跟我说:“你应该找自己,别总是拧劲了。”我心想:我想回家还有错吗?并且,我对家的执著不仅引来了干扰而且也引来了同学的不理解和偏见。同时,我也觉得自己和别人相处的越来越难,真的开始变得特立独行了、做什么事都不想和别人在一起,我也感到很苦恼:为什么别人不理解我、为什么我没做错什么他们却十分讨厌我?有一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里清楚的告诉我:同学们讨厌我是因我总想回家、做什么事都依赖你母亲(同修)。醒来后,我悟到这是:慈悲的师尊点悟给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是呀!我每次借口想回家学法,其中显露出很多执着:一、我总担心和常人接触多了会掉下去,所以为了保护自己别掉下去的这种心,其实是信师信法成度不够的表现。二、我也一直认为只有父母在我身边才安心,遇到关难都要依赖母亲同修的说法来走路,这里也表现出我的依赖心等。三、一直以来我也是在和别人相处时总是在追求感受。我一直在感受中被人中的人际关系的琐事搅扰得很累,这些都变成了对我的干扰。学法后我悟到我对情的执著太重了,我一直认为只有回家了、听妈妈和我交流该怎么做,我才知道怎么做。但越这样,我发现我开始就越不想回学校,只想在家。其实,在这样的环境中,正应是好机会可以借此去掉对情的执着,同时也应走出自己的路来。

在这一年中,我并不能保证说,我的情完全放下了。但是,我在一直坚持往下放,从行为和思想上往下放。我也体会到放下一些就会轻松美妙。

二、在假期中修炼的体悟

在家庭环境中更要严格要求自己

大一年级结束后,我带着一定要在家庭环境中突破观念、好好做的心态回到了家。

长久以来,我对于在家庭环境中修炼十分懈怠。因为,我认为只要一回到家了,我就可以不用把自己要求的太严了,我就可以在父母面前当孩子了,好坏表现出来没有人会说你的不是。这也是我想家的很主要的原因。就这样,我在家里开始变得不够精進了。而且甚至连常人都不如,连家务都不会帮家人分担。每天过着懒散的生活。

到了这个暑假,我的家庭环境发生了巨大的转变,妈妈开始全天候的工作了,爸爸的工作也更加忙碌,每天只有我一人在家,除了学法时出门,基本上都自己在家,没人和我说话。对我来说最可怕的是,没人给我做饭了。我心里感到一种无名的苦和孤单涌上来。我每天只有早饭可吃,天太热,早饭到中午就变味了。我只有忍着吃了。我受不了,和爸爸吵了一架,一向和蔼的爸爸不再容忍我的这种行为。妈妈把我叫到一边说:“你是修炼人怎么能发脾气呢?这不是首先没做到忍吗!”我还辩解:“我天天在家吃不上饭,没人和我说话,心里特别苦。”妈妈说:“你也应该悟一悟了,为什么偏在你放假的时候我们都开始忙起来,这应该是你在家庭环境中转变观念和提高的机会呀!你没发现你从来没在家庭环境中把自己当成修炼人呀!”妈妈又说:“你也不再是小孩,你该分担家务了。大法弟子在哪都应该做好呀!况且你爸爸是个常人,尽管他不会说你什么,但是你在他面前要做不好,他也会想你这修炼人怎么这样啊,这不也需要你正过来吗?” 妈妈的这番话让我真的清醒了许多。

一直以来,在家庭中我们对此真的很容易松懈,没有严格要求自己。那么,在社会环境里与别人相处时就会严格要求自己,而在家庭中却暴露出原形,这不就是没做到实修吗?

在学法小组中的收获

假期刚开始时,我还在等着同修联系我再去学法,这样可以先轻松几天。可是,慈悲的师尊却在我刚放假就安排一位同修阿姨找到我,跟我说联系一下你们小组什么时候学法,好让孩子去学法,还催促我尽快联系。就这样,放假的第二天就开始集体学法了。我知道这是师尊苦心安排让我们这些小弟子别浪费时间,应该多学法呀!

在假期,师尊点悟给我应该发挥大法中粒子的作用,要与其他小同修一起互相帮助。师尊苦心的安排一位九岁的小同修来到我身边,因为这个小同修的家人工作很忙,我有学法小组这样的方便条件,就安排让她和我一起学法。刚开始我有些担心,因为我知道这个小同修很淘气。经过半个月,她的表现不是很好。我回家和妈妈(同修)交流,我说:“是不是别带她了。”妈妈(同修)说:“别忘了同修是面镜子,她的表现你没发现和你在家一样吗?”我也这样觉得,我和她之间真的很象。于是,我悟到师尊安排在我身边的我不应该推走,因为这里有许多我要修去的。

有时,她淘气时我也会生气的说她不对,可是,对她没有作用。通过学法,我悟到:我慈悲心没有出来,出于情在对她说话,效果不好呀!于是,我开始改变语气,我发现她就会很听话了。现在她的改变很大,学法时不再那么淘气了,我也学着在家庭环境中注意修自己了。

我真的无法用语言表达感激师尊的苦心安排,在这一个假期参加小组学法中我真的感受到了自己的改变。

三、在讲真相中的一些体悟

在上了大学之后,我一直很苦恼自己对身边的众生张不开口讲真相,尽管在这一年大学生活中,我也和一些熟悉的同学、老师讲过,但没有高中时那么努力,真的挺苦恼的。

上大学开始,我抱着一种担心和别人不熟悉及大城市人心险恶的心态迟迟不肯张口讲真相。经过了半年,我决定先和寝室的人讲。一次我们外出吃饭时,我准备借机讲真相但迟迟不想张嘴。觉得能推则推,没时间就不讲了。但吃过饭后,没有人张罗回寝室,都在饭桌上聊天,甚至没什么话题可聊却迟迟不散。其实就是在等我讲真相。我鼓起勇气张口说出了真相。讲完后我以为同学们最多不表态,心想:每次都不表态,反正我也讲了。其实,这是一种应付了事的态度。但相反,同学们在我话音刚落时,全为我鼓掌说:“你放心,我们支持你,你真的很善良。”听到这话我真的很惭愧,为什么对讲真相如此懈怠,急等被救的那么多众生,却因为我的不负责任而等待了如此之久。同时,我悟到: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修炼再也不是个人修炼了。而是正法修炼,我认为我们的所作所为都应是在向世人讲清真相,无论是在生活还是工作中我们都要向世人讲真相,因为我们都是溶于法中的粒子。

结语

经过在这一年里的修炼,我悟到外在的环境无论怎么乱,都不用担心我们是否会受到影响。因为,只要有大法弟子在的地方,一切都可以被归正,因为我们才是真正的风流人物,是人类得救的唯一希望。只要我们心中装有大法,一切魔难不再是回归路上的阻碍。现在,正法修炼的路已经走入最后的最后了,要求也越来越严格了,我们都是为法而来到这里的,尤其是我们这些大法小弟子,无论现在是已走入青年还是尚未成年,都不能再放松了,让我们在最后一刻相互鼓励共同精進。

个人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