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南乐县“六一零”陷害退休干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四日】(明慧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北邯郸市退休干部、法轮功学员仝瑞卿被非法劳教一年。十月二十日,南乐县公安局、南乐县“六一零”等恶人又将编造的关于仝瑞卿的所谓“案子”送到南乐县检察院,妄图进一步构陷加重迫害。

“六一零”是中共江泽民一伙于一九九九年六月十日为迫害法轮功而专门成立的非法组织,各地“六一零”操纵公检法迫害无辜的法轮功学员。

南乐县公安局绑架并劳教仝瑞卿

仝瑞卿是邯郸市劳动保障局的退休干部,他从部队到地方,在工作上兢兢业业,不辞辛劳为国家奉献多半生,业绩突出,多次被评为先进工作者。九七年自修炼“真、善、忍”佛法以来,身上十余种病都不治而愈,为国家节约数十万元医药费。工作中时时刻刻按“真、善、忍”要求自己,克服了共产党的腐败作风,得到了市属各企业的好评。可是现在这个快七十岁的老干部,只因为修炼法轮功做好人,而被共产党逼的无家可归到处流浪。

二零零三年,丛台公安分局国保大队长安振志伙同“六一零”人员,带领恶人再一次绑架了仝瑞卿,非法抄家,抢走了他的复印机,并将仝瑞卿非法劳教两年,关押在邯郸劳教所迫害。

因在邯郸市买不起房,就回故乡县城买房安度晚年。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下午,大名县公安局两名恶警冒充物业人员,以查看水电为由,到法轮功学员仝瑞卿家进行摸底。三月八日下午大名县公安局、国保大队、派出所等恶人,出动五辆警车,二十多人闯进仝瑞卿家,不但抢走了电脑、打印机、还抢走了五万多元的现金、六万多元的存款折和仝瑞卿的工资卡等。不完全统计十三万多元,还有贵重的皮衣等衣物都被他们抢走,家里一片狼藉。

当时仝瑞卿不在家,恶警便绑架了他的家人作为人质。他的家人有:仝瑞卿儿媳白顺峰、大孙女仝晓凯、二孙女仝小宁、孙子仝铁龙四人。并且把只有十四岁的仝铁龙在公安局铐了一天一夜。并对十四岁的仝铁龙进行威逼、恐吓、利诱,拉着孩子让孩子指认同修家的住址……。当一系列阴谋得逞后,恶警把仝铁龙放回来继续上学,但在孩子上学期间,他们要求仝铁龙二十四小时开着手机,必须随叫随到,孩子被吓的不想再上学但又不敢不去。有时仝铁龙放学时,恶警就已经等在校门口了,把他拉上警车,继续指认同修的住处。由于仝铁龙年龄还小,无法识破恶人的伎俩,便把仝存书的门市的地址也告诉了恶警,中共恶党的所谓执法官员们已经没有了人性,已经丧尽了良知,竟然连一个年仅十四岁的幼小的孩子都不放过,竟这样如此残忍的对待,给孩子幼小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压力和难以抹灭的伤害。

三月九日下午,恶人把仝瑞卿儿媳白顺峰和二孙女仝小宁送进了大名县万堤看守所,把大孙女仝晓凯和孙子仝铁龙放回找他们的爷爷,并扬言找到仝瑞卿才能把仝小宁换回。四月八日大名县国保大队从他们在仝瑞卿家非法抄家时抢走的现金中非法扣除二万元,将正在上学的仝小宁放回。

仝瑞卿二零一一年七月十日在河南南乐县城在街上买水果时被南乐县公安局恶警绑架,非法关押在南乐县看守所。家人多次要人不放,后被非法劳教一年。

仝存书营救哥哥却被非法劳教

在本人的要求下,家人为仝瑞卿请了律师。九月二号,仝存书(仝瑞卿的妹妹)和律师去南乐公安局办完手续后,准备去看守所与仝瑞卿见面,突然一辆南乐刑警队的车挡住了仝存书和律师乘坐的车,接着从刑警队的车里下来一伙人以“查身份证”为由将仝存书拖下车,再拖到他们车上。律师跟着也上了刑警队的车。他们又被拉回公安局。

律师质问他们:“是你们让人家请律师的,为什么又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强行抓人?”他们支支吾吾的让一个国保人员告诉说是因为“二零零八年八月五日黄建岭(仝存书的丈夫)被绑架时,网上通缉人名单中有仝存书的名字。”紧接着他们就让河北大名县(仝存书老家是大名县的)国保大队来人将仝存书拉到大名公安局。由此看出他们是早有预谋的。

仝存书在大名县看守所绝食抗议绑架迫害。家人听到消息后,连同九十岁的老母亲一起到大名县公安局要求放人。大名县公安局恶人理屈词穷,推脱说:这事我们管不了,已交到市里了,你们找市里去吧!他们赶老太太走,老太太坚持不走,两个恶警强行将老太太架出去扔在外面。

后来家人再去找公安局要人,只见大门紧闭,再也不让进去了。

九月九日,大名县公安局和“六一零”对仝存书非法劳教后送石家庄女子劳教所迫害。人送走了也不通知家人,当家人找他们要人时才告诉说“已劳教一年送石家庄了”。直到仝存书从劳教所给家人打电话家人才知道她被劳教一年半。可见中共人员心虚到何等程度,就连对仝存书的劳教期限都不敢如实告诉家人。

南乐国保大队办公室电话:0393-8845989 0393-882579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