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的小同修们,师父在等着我们哪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六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和妈妈一起得法的,那年我八岁。虽然知道大法好,可是没有严格遵照法的要求做,不能坚持炼功,学法也很少,一直处于带修不修的状态。因为种种原因,妈妈和爸爸离婚了,妈妈不能和我经常见面,每次来了都会告诉我一定要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随着长大,我总是觉的自己和身边的同学思想不大一样,找不到志趣相投的伙伴,也一直很羡慕妈妈,觉的她有师父管着,真幸福。可是自己在常人社会中泡了这么长时间,觉的自己满身的执著,肮脏的思想,还沾染了很多很不好的习惯,感觉自己已经不配修炼了。在这样的思想障碍中度过了好几年,直到高三那年的暑假,妈妈给我看了师父的《二零零六年加拿大法会讲法》和《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给了我很大的震动,还记的当时是哭着读完了师父的讲法的。决心从新开始修炼。可是因为没有从根本上意识到修炼的严肃,所以修炼状态一直是时好时坏的。妈妈经常督促我,每次觉的自己状态很不好了就给妈妈打电话,修炼中不是以法为师“向内找”,而是看别人怎么样“向外找”了(其实是对妈妈有强烈依赖心和母女情)。

二零零九年夏天我和妈妈的修炼状态都很不好了,妈妈在一次外出发资料时,被不明真相的恶人构陷,后被当地六一零非法判刑三年。事情发生后我知道是我和妈妈有执著被邪恶钻了空子,加强了我们各自的执著,在我们之间产生了间隔,从而有这样的事情发生。自从妈妈被迫害后,我的状态就更糟了,因为是在外地读书,只是在放假回家的时候才参加集体学法,那时我只认识这个学法点的几位本地的同修,参加完集体学法后状态好一些,可是回到学校过一段时间后又松懈了,就这样到了毕业了,到了更远的外地工作,没办法上明慧网,也就更加难和同修联系了,身边就剩下了装有师父讲法的MP3、MP4,慢慢的听的越来越少,直至迷失在常人社会中,离开法的日子很难过,每天都是浑浑噩噩的,生活也失去了方向。

在今年八月奶奶来了,有次聊天中无意间提起有一位同修奶奶问起过我的状况,当时我一听眼泪就要掉下来了,就有种感觉是师父在叫我回来,于是又开始听法了。在现在的年轻人中很流行谈星座血型这类东西,有一次我在想起自己的血型星座的时候就越想越觉得自己这一生是应该来修炼的,来到世间得法才是我的人生目地啊!然后想得赶紧回家和同修联系上,所以就准备请假回家,就在我准备回家的前几天时忽然接到奶奶的电话,说是我熟悉的那位同修奶奶被绑架了。

因为妈妈被迫害后,我回家后唯一能联系上的就是这位同修奶奶了,当时我一听就懵了,然后马上反应过来了,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不管怎么样,我一定要回家和同修联系上,同时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正念加持同修。回到家的那天我想不管怎么样,我都得去找同修奶奶,去的路上一直求师父帮我,让我能碰上同修,走在半路上碰上了两位见过面但是不熟的同修了,两位同修告诉我是别的同修被非法关押了,并不是我熟悉的这位同修奶奶,那时心里真是无比感激师父啊!就这样我和同修联系上了,看到了师父的新讲法,也拿到了破网软件,能够上明慧网了。

回想过去,我就是因为有执著时间的心,求感觉的心,治病的心,执著小说的心,色心,依赖心,争斗心,爱面子的心,爱美的心、怨恨心等等,修炼的基点不纯,所以才会一直被干扰,直至栽了这么大一个跟头,即使这样我也感受到了师父一直在管着我。修炼是非常严肃的,是因为大法得对各个层次的生命负责,师父是慈悲的,不希望一个弟子掉下去,所以一再给我们机会。昔日的小同修们,你们现在在哪儿呀,这是我们生生世世所等待的啊,赶紧回来吧,师父在等着我们呀!

其实很早就想把这些写出来,前段时间脑子里经常会想起师父的法“要想写很快就写出来了”(《转法轮》),可是觉的自己文笔不好不会写文章,人的观念一直在阻碍着我,还有怕麻烦的心,怕写出来了不能被发表的心,其实仔细想想,都是为私的,现在决心写出来,去掉那些不好的物质。

最后在这里感谢一直给我帮助的同修奶奶、明慧网的同修们和研制破网软件的同修们,谢谢你们!

初次投稿,有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