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在营救同修中修炼和救人

时时刻刻向内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这一次整个家人和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拥有强大正念的坚不可摧的整体,同修们发正念都带着一颗慈悲的心,救众生的心,没有怨,没有恨,让当初是谁把B同修送進去的,再让谁去接回来,这也是给他们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同时清除另外空间操纵他们迫害大法弟子,和想毁掉众生的一切邪恶。家人一路正念十足,B同修的孩子告诉单位的“六一零”:“我尊重我爸爸的选择。”B同修的妻子说:“‘转化’不可能,他‘转化’了变成从前那样,我们家怎么过?”老妈说:“我只是把他带大,是法轮大法把他教育成一个好人,没有儿子那我也不能活了。”在这过程中,无论大法弟子还是B同修的家人,没有和B同修公司的领导争吵,心态平静,一心为救度众生着想,无怨、无恨、无悔。我们各尽所能。
——本文作者

慈悲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又要开法会了。要让我说一说在这十多年里所碰到的、遇到的大大小小事情怎样修炼过来的,我都能说出来,可是一拿起笔要写就不会了。在学法交流中同修一再鼓励我,我想那就把我这次营救同修中的一点浅悟写出来和同修交流。

向内找走好师父安排的路

修炼法轮大法前,在中国这个社会环境中,我也养成的为我为私的自私心理,保护自我的意识很强。但另一方面又觉得在这个世界上自己是一个最好的人,既善良,又知道体贴别人,看到弱者非常同情。我想这是我的先天本性吧!得了法以后,才懂得了我只有按大法“真、善、忍”去做才是一个真正的好人。学法后,越来越明白了师父的法理,法轮功是修炼,修炼就得修自己。无论在工作上,日常生活当中,人与人之间,所遇到的事情,都是有自己要放下的东西,去掉人的自私与败坏了的思想观念。我得法不长时间就知道向内找,其实不是自己知道向内找,是师父的法理指导我向内找,经常过心性关。有时也有做不好的地方,比如因为不修口,自己就摔过跟头,爬起来才知道自己错了。虽然那时会向内找,可找的都是表面的东西,但也给我以后修炼打下了一个良好的基础。

就拿这次营救B同修来说,因为我们很熟,经常在一起学法,交流和做一些其它大法的事情,B同修在修炼路上一直做得很好,家人都明真相,家里环境和单位环境都开创的很好,亲人都知道从学大法以后他变成了一个非常好的人,经常去帮助那些不精進的同修,事事都为他人着想,十多年来我们就象亲姐弟一样,在修炼路上比学比修,遇到问题都能找自己,已经形成了自然。有一天我正和一位老年同修一起学法,B同修打来电话,告诉我他们单位把他送到洗脑班那个黑窝去了。我很惊讶,不知该说什么,顺口说了一句,“不去不行吗?”他说:“不行。”我问他:“怎么和你联系?”他给我留下几个电话号和姓名,又告诉我:三天以后没有他的消息,就让我们去他的单位找经理,说完就挂断了。我知道他为什么给同修打电话。

我立即出去通知同修发正念营救。走在路上我想事情发生在自己身边,不是偶然的,一定和自己有关。先向内找自己,在这件事情上暴露出什么心,找来找去发现是个情,那是私情,还是同修情?最后认定是同修情。那就要把这个情放下,去掉它。带着同修情去营救同修就会被邪恶钻空子,也会导致自己不够理智。又找出了自己这段时间学法、炼功、救人三件事都没跟上,发正念经常犯困,还有求安逸心,这些心都应该去掉。这时我上班的时间到了,怎么办?是上班呢?还是营救同修?

我因为孩子结婚搞的家里经济很紧张,在营救B同修过程中便暴露出自己的利益之心,看到了,就要放下、去掉它。师父在讲法中告诉我们:“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想到这里,很容易就去掉了这些不好的心,放下了执着。营救同修是师父所要的,是我应该做的。我决定不去上班,和同修互相配合,发正念,同时把我自己怎样向内找的想法和同修交流。

B同修被关進洗脑班迫害,大家都有责任。但在这件事情上每个人想法不同,这就得要和同修及时交流,需要大家在思想上转变观念,都向内找,站在替别人着想的角度上去想问题。这使整体上都有了提高,同时也认识到了即使我们没做好,旧势力也不配考验我们。我们有师父在管,我们有走偏的地方,能在大法中归正。我们发现哪块地方有漏就及时交流,找自己的执着,去掉它。克服了以往一听说哪位同修出事,同修之间就互相指责,说这个不对、那个有漏的那种向外看的陋习,这次大家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没有上旧势力的当,也不允许旧势力去加大同修向外看的执着。大家都在法上提高了。也就是说,第一步做对了,营救B同修一事上有了良好的开端。

营救同修也是救人的好机会

得知B同修被送洗脑班,我和同修A说:“我们去找B同修的母亲,请她到洗脑班要人。”来到她家,A同修问:“大妈,您儿子从学法轮大法以后是不是变成了好人?”大妈说:“是,是大法救了他,也救了我们这个家,没有大法我们这个家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我早就被他气死了。大法好、我儿子好。”A同修问:“那您敢不敢去洗脑班要您儿子?”大妈说:“敢!有你哥俩在,你们走到哪儿,我就跟到哪儿。”

这一次营救B同修行动的速度非常快,瞬间就形成了整体,在具体实施中也安排的非常有序,所有的事情几乎都是同时進行,如发正念、上明慧网揭露迫害、去黑窝和单位要人等,一切事情在几个小时内全部安排好了。事情能这么快,也是被迫害的B同修本人做的好,他能把消息及时的通知家人和同修,在事情一发生大法弟子就能尽快的形成一个整体,同修们都认识到了营救B同修是我们每个人义不容辞的责任,大家齐心合力去营救,这就定下营救必然成功、邪恶必然失败这个结局。

营救B同修的过程也是正邪大战的过程,也是修自己的过程。在营救过程中,同修在一起切磋,首先要明确:营救B同修大法弟子是主角,家人是配角,但在具体形式上是以家属出面为主,同修配合。我们兵分几路,一路是直捣洗脑班黑窝去要人;一路是去B同修单位,让单位找“六一零”要人;一路汇集通报情况,剩下的同修就在家长时间发正念。是根据大法弟子各自的优势進行分工,这样可以发挥各自的特长,各显其能,形成有力的整体,如同布下除恶灭邪的法网,形成了镇邪灭乱的场,让邪恶胆寒,让邪恶无处可藏。一路上在师父的加持下人人都正念十足,心态也很平稳、理智,同时又与洗脑班所在的当地同修取得联系,当地同修得知消息后,也把B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分头去做,瞬间当地同修也形成了一个营救B同修的整体。

第二天在师父的加持下,在当地同修的配合下,我们没有怕心,堂堂正正的到了洗脑班。大门开着,他们看到我们去了赶紧问:“你们找谁?谁让你们来的?”我们告诉他:“我们是某某某的家属,人在你们这儿,我们来要人。”他们一愣,随之把我们领到一间屋里,让我们在那儿等着,他就去了另一个房间。从他的神态上我能看得出来,他是在想:真快呀,你们怎么知道的?大法弟子被绑架到洗脑班里,家属这么快就找上门来了,好象这种事还从来没有过。这时我和A同修交换了一下眼神,决定不给邪恶喘息的机会,立即找他去。進了另一屋,果真不出我们的意料,他正在打电话和B同修单位的“六一零”联系。他看我们追过来,立即就把电话挂了,就在这同一时间,B同修家人也到了单位“六一零”那里。这给邪恶来了个措手不及。

这时洗脑班的邪恶之徒凶相毕露,一场正邪大战开始了。

他们不让见B同修,B同修的母亲不惧邪恶,说:“我儿子学法轮大法变成好人,你们却把他整到这里‘转化’他。这要在十多年前,你们把他整到这里,我还得谢谢你们。现在学大法变成好人,你们要把他‘转化’成什么人?让他还象从前那样?不行!我不但要见他,我还要把他接走。”

我们各扮一个角色,征战了好长时间,在师父的加持下和同修们正念配合下,邪恶被抑制住了,软了下来,破了例,说:“从来没有过,这次只好破例了,让你们见一面,但不许说话,只能看一下。你们知道吗?你们见这一面就等于我们三天的工作白做了一样,这人多少天思想都稳定不下来。”我们看到B同修非常理智,心态也很平好,正念很足,从他眼神中我们就知道怎么去做了。

邪恶不放人,还说:“让你们见面这都是从来没有过的事,都是破例了。”我们只好先回家,做下一步营救B同修的工作。

还没有進家门就得知C同修在监狱被迫害送進医院,我们又共同商量决定:几个同修去外地医院看望被迫害的C同修,在家的继续做营救B同修的工作。两天后,被迫害送進医院的同修C走了,离开了人世。就在这时当地又有一名D同修被绑架到公安分局,我们又赶紧研究怎样营救D,同时把营救B同修的具体情况反馈给参与营救的同修,及时和在家的同修進行了沟通,我们决定仍然采取同步進行的办法营救。

但我的心很沉重,也很着急,几件事情来的这么突然,真有点让人措手不及。可是师父讲的法打進了我的脑子里:“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后的执著〉)我静下心来马上意识到这是邪恶的干扰,想分散大法弟子的精力,让大法弟子形不成整体,不能集中精力去营救洗脑班黑窝里的同修,使他们能利用洗脑班继续迫害大法弟子,达到他们所要达到邪恶目地。

接下来的这个星期只有B同修家人去单位和洗脑班黑窝要人,结果不但效果不好,人没有见到,家人还被邪恶给带动了,回来后他们的语言、态度、思维完全都倒向邪恶一边。怎么办?从哪方面去做?找同修切磋商量,认为必须得先解开家人的心结。同修的妻子天性就是个单纯、善良的人,虽然她不学大法,但听到有人说大法不好,她都会去告诉人家,不象你说的那样,法轮功挺好的,我丈夫就学法轮大法。学了大法后他和从前完全不一样了,变好了。她不修炼但却知道大法好,还能在世人面前说大法好,可是为什么几天不见她就变了呢?向内找,肯定是我们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我就会想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在我身上的漏。我看到是我们放松了B同修这边。

我们立即去和B同修的家人交谈,说:“咱们不能被邪恶利用,你这样,不但不能救出你的丈夫,还把自己毁了。你知道大法好,你丈夫学大法变好了,如果你站在邪恶一边,向着他们说话,你不是害了自己的亲人吗?说高一点是害了一个大法弟子呀!你想这不是有罪吗?邪恶它就是邪,大法弟子在救人,邪恶在害人,不让人得救,等大劫难到来时,你和它们一样一起被毁掉,你多可怜呀!从表面上来看他是你的丈夫,可他是大法弟子,他在魔难中,你用正念配合大法弟子营救他,你就是在给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你想这是多大的福份。你丈夫回来看到你在这魔难中这么坚定,做的这么好,他都会为你高兴。”说到这里她笑了,说:“是呀!这两天怎么被他们给带动了呢?姐,我婆婆她观念也变了,你们要帮她呀!”我说:“没事,你放心吧!邪恶它是在和我们抢人,大法弟子是在救人,我们所做的,是师父所要的,有师在,有法在,我们营救B同修一定会成功的。”通过这件事,我悟到营救同修也是在救人所接触到的世人,也是在修自己,又進一步明白了一层法理,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了。

我们又去了B同修的姐姐家和他母亲家,她们看到我们去了也很高兴,因为咱们B同修在家处处事事做的都很到位,环境开创的也很好。从他家人表情看,给人一种我们不是亲人胜似亲人的感觉。我们稳稳当当、不慌不忙的和她们交谈起来,这过程中没吱声的都在发正念,清除所在空间场的邪恶和另外空间的黑手、烂鬼和共产邪灵等一切邪恶因素。我们的场越来越好,越纯净。给她俩讲大法的美好,学大法后身心受益,邪恶怎么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恶党历来都是迫害好人,各个运动中迫害死那么多人,邪恶还要在家庭中、群众中制造仇恨和是非,我们不能听信邪恶的谎言,帮助邪恶迫害自己的家人。家人是修炼人,是修大法的,你们要配合大法弟子,救出你的亲人——大法弟子。在B同修家人明白真相的基础上又進一步给他们讲了真相,家人的正念都起来了,当场就说:“这次我们要到单位和洗脑班要人,是单位把人送去的,就得单位把人给接回来,不然我们就住在单位不回家,直到把人接回来为止。”

这一次整个家人和大法弟子形成了一个拥有强大正念的坚不可摧的整体,同修们发正念都带着一颗慈悲的心,救众生的心,没有怨,没有恨,让当初是谁把B同修送進去的,再让谁去接回来,这也是给他们自己一次选择的机会,同时清除另外空间操纵他们迫害大法弟子,和想毁掉众生的一切邪恶。家人一路正念十足,B同修的孩子告诉单位的“六一零”:“我尊重我爸爸的选择。”B同修的妻子说:“‘转化’不可能,他‘转化’了变成从前那样,我们家怎么过?我就得和他离婚。”老妈说:“我只是把他带大,是法轮大法把他教育成一个好人,没有儿子我就没有精神支柱,那我也不能活了。”在这过程中,无论大法弟子还是B同修的家人,没有和B同修公司的领导争吵,心态平静,一心为救度众生着想,无怨、无恨、无悔。我们各尽所能。

没有了另外空间的邪恶操纵,B同修公司的领导進一步明白了真相。我们赢得了公司领导的支持。这意味着B同修的家人、亲属和公司的领导都得到了救度,都有了幸福美好的未来。

经过三十五天的正邪大战,B同修堂堂正正从洗脑班这个黑窝回到单位,正常工作。

这就是同修整体配合的力量,这就是大法的威力。

在营救同修过程中,我悟到一切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只要我们心性到位,时时刻刻把自己当作修炼人,关系摆正就行了,是师父把威德留给了弟子。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