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正念长存 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我看到一个情况,有很多同修不重视学法;特别在农村,很多人不识字,看书难,对法不理解;辅导员不明白,看书就争辩,谁也不服谁。我看在眼里,就在想:我当过教师有文化,大概不是偶然的。悟到就做。我就挺身而出,召开交流切磋会;共同学法,交流学法心得;同时还帮那些有怕心走不出来的同修。在交流切磋中也促使我把学法摆到了第一位,坚持每天学法和看《明慧周刊》文章。到目前,我们县除一人在外地工作遭受迫害转学宗教外(正在帮助),没有邪悟的。正的环境是大法开创的,是同修们修出来的。

在协调工作中我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在常人社会,你过的再幸福,儿女满堂,家财万贯,什么都好,唯独修的不精進,三件事没做好,那就是不务正业。

——本文作者

慈悲的恩师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今年六十四岁,是一九九八年走入大法修炼的。当时大法书很紧缺,当时只看过两本师父在海外的讲法,不知怎么修,只是学炼动作。到一九九九年春几经转手才请到师父的天书——《转法轮》,如获至宝。我如饥似渴的一口气拜读了一遍,内心觉得象是我找到了生生世世都在追求的东西——回家的路。十几年来,我是以法为师,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经历了风雨的魔炼与酷刑的考验,在助师正法,证实法、反迫害、救度众生中一步一个脚印的走到今天。下面是我几点修炼体会。

一、心中有法,恩师助我闯难关

记的一九九九年春我刚拜读过几遍《转法轮》时,就很不幸的赶上了邪恶对法轮功迫害,当时心如火燎不知怎么去应对,我就去找同修请教。同修告诉我:师父讲过“以法为师”的法理,就这句话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

九九年“四二五”后我和同修去北京上访,半路被截回,关到乡政府大院关押十五天。年底又被抓到县看守所关了七天,这两次都是信师信法不向邪恶低头走过来的。特别是二零零零年年底,同修们反迫害到北京上访,我和妻子(同修)带着四岁的小孙子到天安门证实法。在被抓被关的过程中,我心中没有杂念,只有为师父讨公道、证实大法美好的一念。前后过程都是在恩师的呵护下顺利返乡。可第二天早饭后,邪恶之徒们又把我抓到公安局,审问我去北京的事。当时我灵机一动,忽来一念:看来去北京上访是邪恶迫害的借口。我立刻答道:是从家里把我抓来的。往后再问什么我都以“不知道”三个字作回答。因我有几十年当教师、校长的经验告诉我,土匪公安局的所谓坦白从宽,对法轮功学员其实是坦白从严,所以我以什么都不知道拒之。

因没审出结果,我被关進看守所。十二月二十四日上午八点提审我和一个女同修,强加的罪状是:一、召开学员法会;二、传播师父经文和真相传单;三、鼓动学员去北京上访。当恶警见我不认罪时,就大发雷霆,叫五个恶警给我上背铐。他们两个人背右手,两个人提左手,一人锁手铐,当时我心中只有恩师《转法轮》中讲的一句话:“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说来太神了,那五个如狼似虎的彪形大汉的恶警竟象什么也不是一样,就是上不了铐,反怪我用力了。我掂着轻松的手说:没有用力。恶警又怪我上身穿的太厚,把几件上衣都扒光,只剩一件秋衣,五个人又使尽九牛二虎之力,还是上不了铐。

此时邪恶象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没招儿了,又用绳子上大绑,又用木棍拧绳儿。在这期间都是打了审,审了打,邪招用尽了,但逼我就犯的上述“三条罪状”我都是以“没有”或“不知道”回复邪恶的。要不我就反问他们:“叫我说瞎话吗?”恶警说:不叫。那我就不说。我还告诉他们:我是从外地学的功,根本就不认识本地学员。恶警无可奈何的说:你们法轮功的人都说你了,你还不承认,真是铁嘴钢牙。

招数用尽了,也不让我穿上棉衣,把我铐到大楼后的梧桐树上。邪恶软硬兼施,让和我同乡的警察给我水喝,劝我坦白,我都拒绝了。中午不让吃饭,晚上两个馒头,还没等吃完,只听一个小孩喊:法轮功跑家属院了。恶警们象乱了营一样跑出去了,上了背铐把同修绑回来,左右开弓打同修的脸,边打边按照邪恶强加我的三条罪状指责我,刘姓警察反问我:你不认识她,她又供你了。当时我理直气壮的说:你这叫逼供!你再毒打她,你叫她供江××她都敢。恶警显然被我这铿锵有力的话给震住了,泄气了,不打同修了。然后又把我铐在树上,怕我跑,看着我。那时天刚下过雪,太冷了,又没穿棉衣,解手时手都冻的动不了。等天亮了,刘姓恶警说:你法轮功真行,我们六个人候你一晚上。我反驳说:那是你没事找事,那我也不愿意。他又说:就这样吧,我给做笔录,我问你答,答什么,我写什么。他那所谓三条我都是没有答复的,邪恶就这样草草收场了。

这一天一夜的酷刑煎熬,真是一个常人难以承受的,当时我是怎么挺过来的呢?在被邪恶毒打审问中,我心里只是不停的背诵师父的诗《洪吟》〈威德〉:“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太神了,真是没有多疼多难受的感觉,当时我立刻明白了师父就在我身边,为弟子承受了,所以才有我始终眼含热泪闯过这一天一夜的魔难。那年我五十三岁,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这是个永生永世都难忘恩师助我闯难关的神奇日子。

二、学好法 在协调工作中修炼提高

自我得法、走入修炼的半年时间里,看到一个情况,有很多同修不重视学法,特别在农村,很多人不识字,看书难,对法不理解,甚至普通的书本知识都不懂,更别说法的内涵。读错别字一大堆,辅导员不明白,看书就争辩,谁也不服谁。我看在眼里,就在想:我当过教师有文化,大概不是偶然的,悟到就做。就出现了上文邪恶给我强加的三条罪状,当时邪恶把辅导站的同修抓起来了,我就挺身而出,召开交流切磋会,多次和同修们交流法理,达成共识,就形成了上百人進京大上访的壮观场面(同时也参加了邻县的交流会)。从看守所回来后,虽然形势还很严峻,但我还是定期和不定期的与同修开法会切磋,如有同修叫,我常是有叫必去,共同学法,切磋法理,交流学法心得。同时还帮那些有怕心走不出来的同修,在整体上提高很快。这几年跑遍了我县及邻县有同修的村庄。

在做协调工作中,我深刻认识到学法的重要性,只有学好法才能做协调工作,在交流切磋中也促使我把学法摆到了第一位,坚持每天学法和看《明慧周刊》文章。如看了恩师的那段讲法,是怎么悟的,又是怎么提高的,我都记在心里,同时也促進了我正悟法理,心性上的提高。如在切磋交流中看到同修在法理上悟的高,心性提高快的,对我是极大鞭策和促進。如看到同修的执著与人心时,我总是向内找自己的执著与人心,立刻曝光,修正自己。为什么同修中有间隔矛盾时总是叫我看到呢?我恍然大悟,是恩师有意叫同修提醒我:我这儿有缺点、漏洞,你有吗?我立即向内找自己,在法上提高,修去执著心。

在这几年同修们看到和体会了协调工作的重要性,由原来一两个人发展到今天十几个人甚至更多人在不同成度、不同场合都做交流协调工作。同时每月召开协调人切磋会和分片召开同修做好三件事心得交流会。特别是前几年那个同修遭受邪恶的迫害回家后,我们协调人上门和同修一起学法,回归正路,写严正声明,从新走回正法修炼的路。

到目前,我们县除一人在外地工作遭受迫害转学宗教外(正在帮助),没有邪悟的。正的环境是大法开创的,是同修们修出来的。二零零二年以后由于同修们三件事做的好,讲真相到位,好的形势在快速变化中。同修们还给警察讲真相、做三退,如今即使是警察见到同修讲真相,也是躲着走,真是体现了师父讲的法理“一正压百邪”(《转法轮》)。

三、摆正修炼与常人生活的关系

自得法以来,总是把学法放在第一位,才能做好救人的事。学法见缝插针,时间少时就少学,多就多学,去地里干活总是习惯的带上随身听,两天听一遍讲法。因农活简单不用动脑筋,听的很入心,干活时间再多也从不觉的累,真乃是“人在俗世中、念在方外的人”(《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

恩师在《转法轮》第一讲就告诉我们这个天机:“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这一念就最珍贵,因为他想返本归真,想从常人这个层次中跳出去。”我们都知道佛教一世修不成,要修几生几世,既然知道了这个天机,还有什么借口和理由不精進实修、救度众生呢?在协调工作中我常说的一句话就是:在常人社会,你过的再幸福,儿女满堂,家财万贯,什么都好,唯独修的不精進,三件事没做好,那就是不务正业。

恩师在《转法轮》中讲过“随其自然”和“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的法理,实践证明三件事做好了,全家及儿女们都得福报。不但在我家是这样,在很多同修家也都是这样。在师父讲的法上认识,就是符合现今救度众生的天象和宇宙特性就得福报。与其相反的是,有个别学员为了利益外出打工挣钱,不但钱挣不到,反而出现病业住院丢了大钱,这才恍然大悟。通过交流法理才彻底醒悟、回归到做好三件事上来。

四、实修体悟

我们是走在神路上返本归真的修炼人,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大法徒,得法学法同化法是修炼的过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才是我们要走的修炼路。我们怎么能放松自己,混同于一般生命呢?通过这些年的修炼与大法工作,我得出了一个结论:人心执著越重,麻烦事越多。真能正念长存,心中有佛法,没有过不去的关和难。

合十,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