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风雨兼程皆潇洒(1)

十二年来的部分修炼历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七日】我没有指责吓傻了的肇事者,没要他们一分钱的医药费,只是把儿子扶起来,六个人把儿子架上五楼,仰躺在床上休息。紧接着,我立即把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音放给儿子听,只见一尺长、一寸宽左右的金色光束在儿子紫黑紫黑的全身伤处到处移动。六小时后,儿子突然两眼窝堆满了泪水。我高兴的喊:“儿子,你醒了?很痛是不是?”儿子哽噎着说:“妈,你要不修大法,今天就没后了!”“呜——呜——”哭起来。
——本文作者

修炼十二年以来,一直没有认识到写修炼体会交流稿也是证实大法,所以,在前七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中,我只参加了第一届和第七届,还是在同修的鼓励、催促以及师父的点化下参加的。这次,明慧网第八届大陆交流会征稿又开始了,我真正悟到,写稿是为了证实大法、不是证实自己,是见证大法的威德,是为了与同修们共同营造一个更大范围相互比学比修的环境,以便共同在有限的时间里更清醒、更负责的多救人。写修炼体会和克服投稿中的困难的过程也是一个修炼提高的过程。过去我在这方面很欠缺,漏下了在此过程中应该修炼提高的东西,这次一定补上,回首往事,荣幸万千。

一、突破邪魔阻挡,我万幸闻得“真、善、忍”

一九九八年五月十三日,一熟人邀请我下午二点半到她家看气功报告录像,我随意就答应了。其实在此之前,任何好友拉我去听这个那个气功报告,我从来不屑一顾,还笑那些人神经兮兮。

这天,对熟人的答应,我有些后悔。由于平时一向讲话算数,内心提醒自己,不要食言,再不情愿也应该去应付一下。下午二点半,朋友来电话催我说:“快过来吧!”此时,业力和魔障利用我的观念阻挡我得大法——放下电话,我突然象被什么东西施了迷魂药一样直直的倒在床上,立即進入梦境。梦境中,我到了这个朋友家门口。她打开一条门缝,我站在门外往屋里一看,六、七个家庭妇女围着一个矮个子男人(气功师),此人不修边幅,头发白多黑少、乱糟糟的,在给那几个妇女做气功报告,那个形象龌龊的气功师也本能的透过门缝、畏畏缩缩的看着站在门口的我。没修炼前的我内心却非常势利、傲慢,心想:档次这么低的人怎么配当气功师?

突然电话又响了,把我从梦中惊醒,熟人又催我:“你怎么还不来?快放完了。”想起梦境中那个气功师的形象,我非常好奇的问,你那录像里有气功师的长相吗?”答:“有。”我翻身起床,不到三分钟打扮完毕,跑步到了她家。只见电视屏幕上出现了一个特别帅、特别风度、特别亲切的人挥动右手,数着拇指、食指、中指说:“这就是宇宙特性真——善——忍。”声音铿锵有力,紧接着,一个特写近镜头,大屏幕呈现了气功师的脸,皮肤比婴儿粉嫩的脸还细腻、漂亮。我非常惊诧,内心很震动!按常理说,镜头越近,皮肤应该越粗糙,这位气功大师的脸色怎么会如此出奇的好看呢?!此刻,从我心灵深处升起了无限的喜悦与敬仰之心,从心底发出“这才是我要找的师父,我爱真——善——忍”!

二、意外得到宝书《转法轮》

那天,我还不知道我心里悄悄认定的师父就是当初很多人告诉我的、中国大名鼎鼎的气功大师李洪志老师,我也不知道“真善忍”就是法轮功。而就在闻听到“真、善、忍”后的一天,当时三十四岁在商海里忙碌得不亦乐乎、根本顾不上管孩子学习的我,突然心血来潮想要检查检查儿子的作业。不料,从他大大的书包里倒出一本《转法轮》。我眼前一亮,全部视线就盯在《转法轮》上,但我还以为是一本高级玩具组装说明书,心想:这儿子真会玩,可是,这本书咋这么厚呢?我得好好看看!

一看不要紧,我忘吃、忘喝、忘睡、忘了工作、忘了查儿子的作业,一口气把书看完了。从此,我知道了开光、法身、修炼……;有一天,我对儿子说:“儿子,《转法轮》可是本宝书啊,你有缘份,好好学学吧。”不料儿子却认认真真对我说:“妈,你缘份更大。别的有缘人还得师父的法身领着到有书的商店去买,而你,师父把宝书都送到你手上了,您好好修吧!”

三、大法显神奇,坚定了我修炼的决心

一九九八年八月三日,我出国考察、观光旅游,临出门从枕头下顺手一摸,《转法轮》这本书就象有人递给我一样,当时没往深想,拿过来装箱就走了。现在回忆,从儿子书包里拿出来看完后,我就忘了放哪去了,但决不会放在枕头下。

上了火车我就开始看书。太神奇了,一会儿,一行一行字的正面金光闪闪,就象一条金项链挂在每行字的前面;一会儿,又是字的背面金光四射;一会儿,书没了,纸没了,字没了,这些字都跑到一个很广阔的旷野里了,小字变成很大很大的艺术立体字,我就静静的读着那些立体大字,还看到字后有一望无际的田地,地间有成排的树,还有动物一样的东西。我越读越爱读,以至大洪水冲垮了京九铁轨,我所乘列车停车、晚点十二个多小时我全然不知。

本来,一九九八年八月四日下午两点火车应该到达终点站——广州,可是到了八月四日上午八点,广播员说:“在汉口下车的旅客请下车。”我一听,不对呀,立即问列车长怎么回事?他说铁轨冲垮,列车晚点十二小时,听列车长这么一说,心想,完了,是神仙也赶不到了,看来出不了国了,因为我们是旅游大团,护照、机票、起飞时间都是提前统一定死的,必须在八月四日下午四点赶到广州的机场。现在已经是八月四日上午了,晚点十二个小时,继续坐火车是百分百赶不到了。我马上问准备下车的乘客:“你们湖北的机场是在汉口还是在武昌?”大家告诉我:“在汉口有两个机场,一小一大,大的叫天河机场,你就去天河起飞吧。”

我查到天河机场电话,得知上午有班飞机飞往广州。我立即下火车,打车直奔天河,到了天河机场正要买票,一位男士正好退两张票。我和丈夫就把他的二张票买下,当日中午我们准时飞达白云机场。本是一百五十八人的大团,因为大洪水阻挡,只到了九十八人。看到我,等候的朋友们高兴的迎上来,其中山西政法大学一位教授(我的老朋友)一边握手一边指着我左手拿着的《转法轮》悄悄说:“快别看了,上面有人想害这个大师,要整这个功,我们政法系统已经暗暗传达!”我答:“这个功挺好的,是教人做好人的。”

到达泰国曼谷,我们入住宾馆。因为《转法轮》这本书太神奇了,在曼谷我取消了一切活动,八月五日独自在宾馆又读起书来,等丈夫、朋友都出去游玩,我插好门,把书竖着摆稳,认认真真对师父法像大声说:“师父,我也想修炼!”——那时,我还不知道“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转法轮》)用了人的思想想神的事情,以为五月十三日看录像那天只是心想,师父不知道,今天大声说出来,求师父收我当弟子。

四、自学师父一样管

所有人出国都是玩耍、看戏、观景、购物。九十年代出国,手续繁琐,费用昂贵,我因在火车、飞机、宾馆连续看书,深深懂得了《转法轮》这本书是何等珍贵,他比我生命还要珍贵,我出国考察是为回国上项目,能否赚到钱都是未知,而这本书是“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转法轮》),比多少个亿都珍贵。我从国内扛着这本宝书到国外来读,值得!我已经意外收获,别的什么也不重要了,就一心一意读书!

我修炼大法无所求,知道法好我就修。在旅游到泰国的普吉岛时,师父就帮我清理身体。正好参观腰果生产厂,那儿有厕所,我简直就象师父传功讲法班上那些一路找厕所的弟子一样,刚从厕所出来又要進去,出来又進去,连续八九次。师父帮我清理身体的第二天,目睹我一个劲跑厕所的两位北京朋友关切的问:“你出国前带了灵丹妙药?”我答:“没有。”“那昨晚泰国大夫给你输液了”?我说:“没有。”“那一定有个大神保护你!”我回答:“你说对了,是法轮大法师父保佑我。”如是,我给同行的九十七位朋友如实讲我一路见证的法轮大法的神奇事和好处,推崇大师教导的“打不还手,骂不还口”、“无私无我,先他后我”。大家都是有身份的人,全都听的入了神,他(她)们眼神专注,嘴微微张开,象要把每句话通过嘴接住一样。那位政法大学的教授也对我说:“这功确实好!那些想整人家的人真是神经病!”

五、初修大法就得师父的多方面保护

二十天的考察、观光、旅游,最后一站是澳门,我们下榻某酒店。饭后,大家清点自己的行李,有人丢了钻戒、有人丢了白宝石、有人丢了港币、有人丢了美元、有人的摄像机丢了,……都报案通过国际刑警寻找。我箱子里放了一捆人民币现金,无意间和《转法轮》书放一起。我也赶紧清点,发现行李箱密码锁已被破坏,拉开拉锁,掀开箱盖,那捆现金掉出来,点数,一张不少,贼没能拿走——刚刚修炼就得到师父的保护。

还有,回国后,有人拉我去××一家号称注资五十亿的大公司投资期货,我被公司的建筑风格及气派的外表吸引。当我填好单准备开户注资的时候,突然一个小伙在肃静的散户大厅大喊:“这家公司有欺诈行为。”我本能的停止了开户,因为我修炼了,所遇到的一切都是有深刻内涵的,是有师父保护的,在这关键时刻发生这样的事,对我来讲决不是偶然的,我不做期货了。果然,半年后,那些投资几十万、上百万的人都血本无归了。这两件事印证了《转法轮》里说的“是你的东西不丢”,我体验到师父时时刻刻的呵护。

六、学好法,体验真正的幸福

出国回来后,在剜心透骨的对名、利的放弃考验中,我的名利心淡了许多。从一九九八年底到一九九九年七月,我進入一种静静的学法状态中(这给我领悟好法、后来助师正法奠定了深厚基础)。随着学法不断深入,内心的悠然、淡泊、宁静使我感受到一种从未有过的轻松和舒畅,我的心象進入了仙界,心中没有了一丝的害怕与焦虑,整个人溶進了法中,享受着无比的幸福。此时,我真正体验到:过去在人中拥有的鲜花、掌声、赞美、众星捧月,那种感觉不能算作幸福,准确的说,那是一种暂时的喜悦与兴奋,而真正的幸福是在大法中这种永恒的大自在!一九九九年四月份,我用了二十七天的时间把《转法轮》抄了一遍,当时的状态真是“溶進法中成一统,不知春夏与秋冬”。人间发生的一切我一无所知,包括“四二五”这样的天下大事,我竟然毫不知晓!

七、师父救我儿一条命

一九九九年五月间,一天中午我莫名其妙的心慌、难受。中午十二点半了,十二岁的儿子还没回家来,我心想:儿子没出什么事吧。正想着,突然一个朋友打来电话:“我饭店门前左侧十字公路口一个胖男孩出了车祸,好象是你儿子,你快来看看”!甩掉电话,我箭步飞奔现场,奔跑时脑海中清晰呈现《转法轮》中讲的一件事:一个老太太被轿车挂住衣服拖出十多米远,摔在地上,老太太却拍拍身上的土,对司机说,没事,你们走吧。我想老太太没事,我儿子肯定也没事!当我到达出事地点,现场没人了。我本能的向总医院急诊室跑去,在这段奔跑的过程中,脑海里又不断的想起《转法轮》中的“遇到矛盾”、“慈悲”“祥和”等等词和句,反正我就信师信法,我也坚信我儿子会象那个老太太一样没事!

跑進了医院急诊室,我一眼看见儿子躺在急救床上,冲到床边,我根本没看儿子是死还是活,俯身对着儿子耳朵说:“儿子,咱们有法轮大法师父保护,咱们没事,咱们回家!”

我没有指责吓傻了的肇事者,没要他们一分钱的医药费,只是把儿子扶起来,在自来水管处把儿子小手指上骨头与分开的肉之间的砂子冲了冲,拿点纱布包扎一下,叫了的车,由我、我小弟弟、邻居们、的士司机六人把儿子架上五楼,仰躺在床上休息。紧接着,我立即把师父在《济南讲法》的录音放给儿子听,只见一尺长、一寸宽左右的金色光束在儿子紫黑紫黑的全身伤处到处移动。六小时后,儿子突然两眼窝堆满了泪水。我高兴的喊:“儿子,你醒了?很痛是不是?”儿子哽噎着说:“妈,你要不修大法,今天就没后了!”“呜——呜——”哭起来。听他这么一说,我也鼻子一酸,哭起来——这是喜悦的泪水!奇迹终于在我儿子身上发生!这是感激的泪水,感谢师父救了儿子性命!这是幸福的泪水,庆幸我得了大法!感谢恩师!救了我儿子就是救了我全家啊!

大家知道在中国,我们这代人大多只有一个孩子,孩子是每个家庭的命根子呀。

(未完,待续)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