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编辑真相材料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十八日】

慈悲伟大的师尊好!
各地大法弟子好!

我是二零零八年开始参与编辑本地真相材料的。在这之前,我经常给明慧网上发表的,参与迫害本地同修的人,邮寄明慧网发表的真相传单。

后来我意识到,如果邮寄的真相传单中,有他们迫害同修的文章,对他们的震慑力会更大,我就挑选,编辑有本地同修被迫害文章的真相传单,有针对性的邮寄。但是真相传单中没有编辑到的本地被迫害同修怎么办呢?毕竟真相传单中编辑的本地同修占少数,我就把真相传单中的迫害文章替换一下,替换成其他本地同修的被迫害文章,然后邮寄给相关人员。

后来我又意识到,每个被迫害的本地同修,他(她)都有认识的同修,这些同修可能也需要这样的真相传单,曝光迫害,营救同修。而当时本地真相传单只有《明慧周报》本地版,我就萌发了编辑第二份本地真相传单的念头,希望在《明慧周报》本地版中没有编辑的本地同修被迫害情况,可以通过第二份真相传单给予补充。

在家属同修的帮助下,我编辑了本地特刊第一期,投稿明慧网,几天后明慧网发表。从此以后,我就一期期的编辑下去,一直持续到现在。

现在回想起来,当时的我,缺乏基本的编辑能力,甚至连基本的编辑思路都没有,如果没有师尊无时无刻的慈悲呵护,没有明慧同修和其它地区编辑同修的默默付出,没有本地同修的鼓励、帮助与善意提醒,我是不可能担当起这份责任,稳步的走到今天的。下面,我把自己在这方面的修炼体会向师尊和同修汇报如下:

一、师尊无时无刻的慈悲呵护

开始编辑真相传单时,我是没有基本的编辑能力和编辑思路的。我从明慧网上下载了一些其它地区的真相传单,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无意中的鼠标的点动,让我突然明白,啊,这样操作可以编辑这个,那样操作可以编辑那个,我没有专门去学习如何编辑,就这样具备了基本的编辑能力。

但是修炼不是做事,不管我们采取什么方式证实法,救度众生,师尊都会安排一个个暴露我们执着心的机会,让我们认识到并去掉执着心,不断提高我们的层次,从而提高我们证实法的技能及救度众生的效果,编辑真相传单也是这样。

在编辑了几期真相传单后,我给《明慧周报》本地版编辑同修写了一封信,希望同修能指出我在编辑中存在的不足。同修指出了几点不足,但语气中透着不屑,同修的回信就象迎头给我泼了一盆冷水,让我失去了继续编辑下去的信心,我准备放弃了。这时,师尊慈悲点化我向内找,当我向内找时,我猛然发现自己有强烈的希望别人认可的心。当我找到这颗心时,我能感受到师尊已经帮我把这种物质拿掉了,我的身体轻松无比,而我的心里则充满慈悲。在这种慈悲的心态下,我很顺利的找到了编辑那一期真相传单需要的文章,文章的搭配效果出乎意料的好,很快的编辑完真相传单。在那以前,我给明慧网发真相传单,基本上是当天发,第三天发表,而这一期真相传单,第二天就发表了。

随着真相传单的不断发表,我生出强烈的欢喜心、显示心和做事心,这时,我发往明慧网的真相传单就会迟迟不发表,当我在法上归正后,真相传单又发表了。我发现,我们编辑真相传单的心态越不纯净,明慧网发表的时间就越晚,甚至不会发表。所以说,如果我们不能修好自己,那真的是会影响救度众生的。

今年,本地发生了大规模的恶性绑架事件,这个时候,是最需要曝光迫害、营救同修的真相传单及早发表的时候,可是,当我编辑真相传单时,我却发现自己没有任何编辑思路,文章多,版面却有限,该如何取舍,合理编辑?我的大脑一片空白。我向一位同修求救,因为这位同修具备较高的编辑能力,我希望同修能帮助我编辑这期真相传单。同修一直没有回信,同修的态度让我意识到自己的依赖心,也让我意识到遇到困难不能知难而退,应该知难而進。我硬着头皮又开始编辑,当我编辑到一半时,我突然发现,明慧网上曝光的本次部份被绑架同修的文章虽多,它们却有一个共性,就是都写了警察如何暴力绑架同修,抢劫私人财物,被绑架的同修平时如何按照“真善忍”做好人,以及同修被绑架给家人造成的巨大伤害。那么我可不可以整理成一篇评论文章,从这几方面進行评论,揭露邪恶呢?这样被迫害的同修的情况都能曝光,占用版面却少了很多,而且经过归纳,具有更强的说服力。按照这个思路,我编辑完这期真相传单,怀着惴惴不安的心发给明慧网,如果这样编辑不合适,希望明慧同修能帮助修改。几天以后,明慧网发表了,我下载下来,准备看看明慧同修是如何修改的,可是让我吃惊的是,明慧同修基本上没做任何改动。从那以后,我发现自己归纳、整理文章的技能有了很大提升。

尤其是近两三个月来,我发现自己无论是写文章,还是编辑真相材料,不管我脑子里有思路还是没思路,只要我认为对救度众生有利,对帮助同修有利,在我写文章或编辑真相材料的过程中,经常我就会有新的思路,而且按照新思路写出来的文章,编辑出来的传单,效果会远远好于我原有的思路。因为我经常会用人心看待修炼中的事情,我想,师尊是在点化我,在正法的最后阶段,不管面对什么困难,都要正念对待,结果就一定是好的。师尊在《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告诉我们,“实际上就是,都铺垫好了,就差你用正念去把这件事情做了,就没那个正念。”其实就是这样的。

二、明慧网同修及其它地区编辑同修的默默付出

下面具体写的是明慧网同修及其它地区编辑同修的默默付出,背后也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

每一期本地特刊发表后,我都会下载下来,看看明慧网同修是否做了修改。如果有改动,我会和原稿比较,想想明慧网同修为什么要这样修改,原稿存在什么不足,在以后的编辑中注意。

有一件事情给我的印象很深。记得有一期真相传单,我选用了本地同修的一篇文章(明慧网发表的),文章的内容我已经记不住了,只记得有一段,好象是同修在公共场合,突然被另外空间的邪恶迫害,出现严重的病业状态,同修请师尊加持,后来好了。同修写文章时,用的是“加持”这个词,修改到这时,我想,不懂修炼的世人可能不理解“加持”是什么意思,说不定还会误以为同修神神叨叨的,所以我就想换一个世人能理解的词,想了半天也没想出来。后来,我抱着侥幸心理,自己欺骗自己,可能世人看了也不会误解吧,还是使用“加持”,将特刊发给明慧网了。可是,我的心里却一直不安,为自己的不负责任不安,当我打开明慧网发表的这一期特刊,找到这篇文章时,我惊喜的发现,明慧同修已经将“加持”改为“保护”。我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同时对明慧网同修的深深敬意也油然而生。明慧网同修人数极为有限,需要制作多种明慧期刊,还需要审核、修改全国各地的真相资料,他(她)们能在这文字的海洋中发现这两个字,明慧同修得有多强的责任心才能做到?!

除此之外,我还发现一个很有趣的现象。对于讲清真相,我编辑的真相传单存在什么不足,我就会适时的在明慧网上看到明慧网同修或其它地区编辑同修相关的交流文章(我基本上每天都上明慧网),让我认识到自己的不足。而这些不足,表面上看是技能上的不足,但背后都存在着心性上的不足。例如:

刚开始编辑真相传单时,我先从明慧网上下载一些其它地区的真相传单,然后选取自己认为好的文章和图案,加上本地迫害消息,将它们拼凑在一起,就是一期真相传单了。后来,我看到同修的一篇交流文章,提到地方真相传单内容的选取、搭配,应该有一定的关联性。也就是说,读者在看了真相传单中的一篇文章后,因为不明真相,他可能会有一些疑问,那么我们就需要搭配能解开他疑问的内容。这样,读者看完后,即便能解开一个疑问,也是讲清了一个真相。如果没有任何关联的搭配,读者看完后,还是一堆疑问,就没起到讲清真相的作用。看完这篇文章后,再编辑传单时,我会把自己当作一个不明真相的世人,想想自己看完这篇文章,会有什么疑问,再选择合适的内容進行搭配。

因为我编辑真相传单的起因,是想将明慧网发表的,《明慧周报》本地版上不能体现的本地同修被迫害情况,全部体现在真相传单中。所以,早期我编辑的真相传单,本地迫害情况占了较大的版面。后来,我也是看了一篇交流文章,同修写到曾编辑过一期曝光当地邪恶的小册子,里面基本上都是同修被迫害的案例,发出去后,很多都被扔掉了。同修悟到不能仅仅为了曝光迫害而曝光,是为了让世人明白真相,不再参与迫害而曝光。明白这点后,再编辑真相传单时,如果当期本地迫害文章较多,我就编辑成两页,或者分两期進行编辑,既充份曝光,同时又考虑如何通过迫害案例讲清真相。

除此之外,我们救度的世人,其中包括参与迫害的人,那么,我们需要注意文章的语气、用词,不要带有仇恨、争斗的心态,用修炼人的慈悲,去解体操控世人背后参与迫害的邪恶,救度世人。我编辑文章时,很少使用带有宣泄感情的用词,即便是报道恶报,我也会在篇头或篇尾加上一段话,善意的告诉读者我们不是为遭报的人幸灾乐祸,而是为他们的悲惨结果痛心,以此警示世人不要参与迫害。

因为本地真相传单是《明慧周报》本地版的补充,所以每周我都是等《明慧周报》本地版发表后,再选取周报没采用的迫害案例编辑真相传单。但是,《明慧周报》本地版需要在当期《明慧周报》发表后才能编辑,有时候会耽误营救同修的时间,所以后来我就不等了,看到网上有同修被绑架的消息,我就马上开始编辑,以便同修進行营救。在这个过程中,因为起了显示心,我没有与《明慧周报》本地版编辑同修配合好,以致编辑的迫害案例重复,影响了同修讲真相的效果。这时,明慧网同修发表交流文章,提出要创立明慧的品牌效应,提高讲真相的效果。明慧同修的交流文章让我认识到明慧期刊在讲清真相中所能起到的重要作用,我给《明慧周报》本地版编辑同修写了一封信,谈到自己认识及心性上的不足,希望与同修好好配合,以明慧期刊为主,地方真相传单为辅,相互配合,更好的讲清真相。从那以后,我们一直配合的很好,直到同修离开本地。

还有很多事情,我就不一一列举了。这些事情虽然表面形式不同,但背后体现出来的心性上存在的不足却是相同的,就是不能站在不明真相的世人的角度以及整体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而师尊也正是通过这一件件的事情,让我们从中能修出“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精進要旨》〈佛性无漏〉)的正法正觉。

有时候,在我修炼状态不好的时候,我会发现自己编辑真相传单时没有思路。这时,我会套用我认为好的,其它地区同修编辑的真相传单,替换上本地的迫害文章,稍作修改,提供给同修,以免耽误同修使用。有时候,我发现其它地区的编辑同修也会套用我编辑的真相传单,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

三、本地同修的鼓励、帮助及善意提醒

下面具体写的是本地同修的鼓励、帮助及善意提醒,背后也都离不开师尊的慈悲呵护。

因为编辑真相资料是需要保密的,所以在这方面,我能交流的同修只有两、三个。他(她)们在我需要帮助时,都给予了我无私的帮助。

前面提到的本地那位具有较高编辑能力的同修,每次我遇到困难,把困难甩给她时,她都无私的把困难处理好后给我。后来,我发现同修不再替我解决困难,只是提供给我一个思路,让我自己解决。开始,我也有些抱怨,但也是在她的甩手下,我的写作及编辑能力不断提升。如果她一直帮我解决困难,我在这方面现在可能还是原地踏步吧。

随着编辑能力的提升,在同修的赞扬声中,我的证实自我的心也越来越强。有一次,同修让我做营救同修的不干胶,做完发给同修后,同修回信指出几点不足,让我从新做。我的心一下就起来了,我坚持自己做的效果好,不愿修改。同修善意的与我交流,放下自我,配合同修。是呀,我们证实的是法,不是自己。

以上是我在编辑真相传单过程中的修炼体会,当然我还存在很多不足,比如因为安逸心,我一直没花时间去提高自己的专业技能;因为没有重视实修,心性提高较慢,没能修出更大的慈悲心等等等等,这些都直接影响了救度众生的效果。借着这次法会,以后我要更加精進,更大力度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