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加拿大人的回忆:三十六西人天安门抗议(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一月二十二日】在离家半个地球之遥的地方,我对着镜子查看,检查我的摄像机是否已经藏好。当时我在中国北京,已经将一个针眼摄像机缝在背包带子上。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三十六名外籍人士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本文作者Joel
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三十六名外籍人士来到北京天安门广场,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本文作者Joel Chipkar(左边站立男士,背背包者)当时也在现场。

我快速而又有点不稳地走完五英里的路程,到达了天安门广场。广场的宽广把我惊呆了,很难想像一九八九年六月,广场上曾挤满坦克和学生。那天阳光明媚但有点冷,看到广场上的主旗杆时,柔和的北风正吹着我的脸。我来到会合地点,一个人站在那,心里想着其他人是否都能按时到达。

很快,三十多名来自十个不同国家的海外人士,带着他们各自的国旗聚在了一起,要求停止迫害法轮功。他们大部份盘腿坐在地上,另外几个人打开了一条十二英尺长的金色横幅,三个巨大的中文字“真、善、忍”跃然在布上。路人惊呆了,我站着不动,在拍摄着整个过程,不到三十秒的时间,警车从各个方向呼啸而来。

这就是十年前的一幕,那天是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二十日。

在随后的几个月里,来自世界各地的更多海外人士相继去到中国,试图让中国人知道,在他们国家里发生的这场迫害,以及对法轮功的抹黑是不公平的。

呼唤良知

呼吁停止迫害法轮功当时成了世界各地媒体的头条新闻,以前没听说过这场迫害的人们知道了,这将使更多的人要求中共政府停止迫害法轮功。

我们的心中想着给中国带去一些改变,我们的呼吁集中在告诉那些在中共媒体封锁下被窒息了的中国人,在他们自己的国土上,正在发生着邪恶的事情,呼吁他们不要盲从这场非法的迫害。

在过去的十年中,我们更深地了解到,我们所要求的东西是多么的难。

中国有着古老丰富的文化,中国人深深以此为骄傲。这个文化以正直、忠诚、慈善、责任及对真理的追求为基础,每个朝代都明白信仰的重要。虽然每次朝代的变更都有动荡,但变更过后,中国人都能在很多年内生活在相对的平和之中。

然而,中共的统治与中国历史上的历朝历代都不同。自从一九四九年获得政权以来,中共通过发动无数次运动,把中国人都当成了它的敌人;通过挑动群众斗群众来保证它的政权不受到威胁。结果是,约八千万中国人因此非自然死亡。

结果是,中国每个家庭至少有一名亲友遭受过中共的迫害。然而,这种永不休止的恐怖,竟使很多中国人盲从中共的宣传。

迫害善良民众 导致社会道德困境

中共统治下的中国,人民被迫生活在没有信仰自由的环境中,人们担心在公共场合说错一句话会被捕及遭受酷刑;考虑他人,坚持真理,正直做人已经被恐惧、妒忌、自私及漠不关心所取代。

中国人每天都在见证着中共对各种团体的不公正逮捕,虐待,歧视以及灭绝人性的暴行,比如对基督教及罗马天主教家庭教会教徒的打压,对维权律师的逮捕及封口政策,对拆迁户的不公平政策,威胁四川地震中遇难儿童的父母……这些只是中共无数恶行中的一部份。

在过去12年中,中国社会见证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逮捕,酷刑折磨及虐杀,数万名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在政府医院里被虐杀,他们的器官被活体摘取及出售。

这些恶行对中国社会道德体系的影响正在变得越来越明显。一名两岁的中国小女孩不小心走到街上,被两辆车子辗过后,有十八个人先后经过她的身边,没有一个人伸出援手。另一方面,中共的厂商制造并向社会销售有毒的奶粉、有毒的婴儿食物、稀释或被感染的药物、以及受污染的墙板。

从接受到迫害

每个周日的上午,我和母亲一起到家附近的一个公园炼法轮功。有时在打坐时我睁开眼睛看看母亲,她已经七十岁,身体挺拔,双眼微闭着,脸上泛着一丝微笑,看起来她是那么祥和。我想起我的家庭曾经充满争斗,亲人暴烈的脾气撕裂了这个家庭。但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法轮功将祥和带到了我的家,对我来说,那就象是一个奇迹一样。

母亲脸上平静的表情,与十年前天安门广场上那些中国人脸上的惊讶表情形成鲜明对比。那些中国人可能忘记了,法轮功曾因为给中国人带来的好处而获得褒奖,当时公安部表彰法轮功。

在其后几年后,法轮功学员越来越多,他们遵从法轮功真、善、忍的理念,而不去跟从中共的假、恶、斗意识形态。终于,中共在一九九九年开始了对法轮功的迫害。

全国各地的法轮功学员持续数年,以最和平,最容忍的方式要求中共停止迫害,保证公众自由炼法轮功的权利。二零零六年,当时中共政府驻澳大利亚高级外交官陈用林脱离中共后说:“中共一直以来靠暴力、谎言及无神论来维持其统治,他们无法明白法轮功学员为什么和平地去争取他们的信仰自由。现在他们觉得,不能让人们知道他们在中国对法轮功学员做了什么。”

展望未来

今天,世界上众多的民众珍视法轮功的理念,以及法轮功给他们的生活带来的道德规范,这些道德规范正好是当今中国急需的。

十年后,我们当初的呼吁得到了人们的行动响应,他们分享着同样的期望。

无数法轮功学员在中国大陆继续向中国人传播着真相,在大陆之外,法轮功学员创建了先进的翻墙软件,打破中共对互联网的封锁,这些自由信息的流入,已经使一亿五百万海内外中国人宣布退出中共党团队组织,

世界各国的数千政府官员已经站在法轮功一边,数百万世界各国民众已经签字或写信,要求停止这场对法轮功的非法迫害,要求将迫害的责任人绳之以法。

虽然已经过去了十年,但往事感觉就象发生在昨天。

十年后,我感觉到,当年与其他学员一起站出来,为了别人的利益去对抗暴政是一种荣誉。

人类历史上,不乏惊人而又充满启迪的故事,展现着善与恶之间的斗争。今天,我们的内心深处保持着一个愿望:越来越多的人将站到善的一边。

译者注:本文作者Joel Chipkar 是居住在加拿大多伦多的一名地产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