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坚信师尊证实大法 放下执著救度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日】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江氏集团铺天盖地非法迫害法轮功,周边有些地区的公安警察在十九日就抓了不少大法弟子。晚上我们十来个同修照常学法,有个同修风风火火的跑过来说:公安局抓了一车外地的学员,你们快散了吧。当时我们谁也没动,等学完《转法轮》一讲后,大家進行切磋,一致认为谁也动不了这个学法炼功点,明天继续来学法。学法小组继续集体学法一直坚持到现在。
——本文作者


一九九八年我喜得大法。回顾十三年的修炼历程,亲身验证了法轮大法的超常玄奥,领悟了师尊的伟大慈悲,体验了修炼过程的神奇变化,实践证明讲真相救度众生的巨大意义。在师尊的亲自保护下,同修热情的帮助下,我逐渐放下了各种欲望和执著、闯过了一道道难关,提高了心性与层次,堂堂正正的走到了今天。有幸得此机缘参加第八届大陆大法弟子网上法会,与全球大法弟子交流,互相切磋、共同提高。借此时机感谢师尊,感谢同修!

师尊领我走上归真之路

我降生之地虽然不大,但城镇太平、百姓安康。小城内寺院、小庙不少,我家离释迦睡佛寺院一百多米,从小就爱到寺院玩耍,爱看寺内佛像、壁画,也爱听天上、民间神话故事。

我从小体弱多病,三岁时我大病一场,家人用炕席将我卷了一天准备埋掉,昏迷中被人救回;从小就总肚子疼,痛起来要命,偏头痛三天两头犯;幼年时一次发高烧,病中见过小矮人;童年时在放学路上曾被车祸死者的灵魂附体,那时我不会说蒙语,但却用蒙语说出了死者的情况,事后全家人都相信了神鬼的存在。

我还有两个姑姑,大姑有点小功能,中西医治不了的疑难杂症她手到病除。虽说在当地小有名气,但她对我的病却束手无策。长大后医生说我是美尼尔氏综合症、风湿性心脏病、腰腿疼,我虽工作挺顺心但常因疾病痛苦万分。医院各种门诊常去看,治疗手段全试过,丈夫是医术高明的医生,儿子是脑外科医生,他俩都治不了我的病。三年三次的温泉疗养也没缓解丝毫病痛。我只有忍着痛苦、咬着牙关去工作。去中原烧过香,到西藏拜过佛,“到处去求法,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有名的名不一定是真正明白的明。结果徒劳往返,劳民伤财,什么也没有得到。”(《转法轮》)

自己的处境如此不堪,却还想做“善事”。丈夫、儿子都是医生,我和人家抢病人,教气功,给人看病。人家腰疼好了,我自己腰肌劳损好不了;人家晚上睡眠正常了,我却常年失眠精神衰弱;想死死不了,想活活不好,痛苦万分。要不是师父救我,差一点就和癌症病人换了命。

学法轮大法前,我准备出国教气功,一切手续全办好了,临时取了五百元钱出门办点事。刚出去就过来一个卖豆腐的,我随手就从那五百元里抽出一张五元的人民币买了一块豆腐,回头就怎么也找不到这些钱了。当时家里没人,就我自己,结果耽误了出国时间。

第二年,我得法不长时间,来家学法炼功的人很多,我想给他们请师父的《转法轮》和各地讲法。一次偶然到书架上取点东西,说也奇怪上次那五百元钱竟然就在书架上,打开信封取出钱一数,就差五元。我当时也没悟到这是师父见我动了正念,就把钱放在了明处。我毫不犹豫的将钱给了我儿子,他从外地一下请来不少《转法轮》、《洪吟》和九八年前各地讲法。

大家一起炼功学法,听师父在各地讲法,千百年等待的机缘终于到了,师父在传法度人。我那个高兴和激动,用尽人间语言也难以表达。“这么一件大事在历史上能没有各方面的安排吗?其实我所做的一切,都是在无数年以前就已经安排好的了,包括得法的人在内都不是偶然的,但表现却和常人中的形式相同。”(《精進要旨》〈惊醒〉)我等到了,要跟师父回家了。

师父改变了我的一生

我知道找到生命中最重要的大法后,激动的手捧宝书高高举过头,浑身颤抖、泪流满面。打开宝书,第一眼就看见了我日日夜夜、生生世世想念的师父。我忘记了周围的一切,屏住呼吸,只感觉全身被厚厚的一层大气包围住了,浑身汗毛孔一涨一涨的,头发根也在动。师父微笑的静静的看着我,我却眼泪象断了线的珠子一样,一串串的往下流。这就是我们的师父,师父真的来了,要“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心想快看吧,看看师父怎么讲的?怎么度我呀?师父说:“人家一条大道往上修,他都是些岔道,他修这个,那个干扰;修那个,这个干扰,都在干扰他,他已经修不了了。”(《转法轮》)读到这里我有点紧张,脑子里翻江倒海,一片混乱,吓的我闭上眼不敢往下看了。这时耳朵里听到有个声音跟我说:“往下读呀!”我马上清醒过来,接着往下读——“这些事情我们都要给理顺,好的留下,坏的去掉,保证你在今后能够修炼,但必须是真正来学大法的。”(《转法轮》)我有希望了,师父真的来救我来了。我把宝书双手抱在胸前,就这么抱着不愿放下。从此我再也离不开大法,离不开师父了,师父为我承受了一切。

我对师父坚信不疑,对“真、善、忍”法理更是相信,对师父给我下的那些机能、机制、气机、法轮等生命体更是爱护有加。一下子我的思想、人生观、世界观都改变了,是师父给我改变了人生道路、直至生命的本源微粒。师父一次次给我净化身体,一层层的给我消除业力。一下子满身疾病、顽固的妇科不治之症都不翼而飞了。消瘦蜡黄的面孔红润了,虚弱无力的身体硬朗了,迷失的本性觉悟清醒了。

一次晚上在同修家睡觉,元神离体清清楚楚的飞了起来在家转了一圈,从师父的身边飞向了高空,迎面出现了乌云聚起的魔头直奔我而来。我喊了一声“师父!”它马上就烟消云散了,我自己又飞回来,生怕弄醒同修,悄悄回到了自己身体里。

我初期给同修送《明慧周刊》和资料时,有时也有怕心,师父在梦中点悟我。街上人多、车辆多,还有空气中漂浮着肉眼看不见的东西挡着我要走的路。只要我说一声“散”,立即所有障碍全消失了,宽宽的街道,几个行人,安静极了,我想去哪儿就去哪儿。醒来后在实际生活中碰到的也是这样,不管街上聚集了多少人,我只要说一声“定”,他们就都把头转向另一侧,站在那里不动。我从他们身边过,他们也看不见我,过去后再给他们解开。我真的从小茅屋出来了,回到了师父身边,自由自在的做着师父让做的事。我看到我想要举手发正念,手还没抬起来邪恶就没了。无论它多么大、多么恶、多么凶、多么杂乱,瞬间就解体。我无法控制内心的激动,逢人就说:“师父救了我,法轮大法就是好。”

同时我周围的所有常人都亲眼目睹了我修法轮大法后的神奇变化和真实情况,在改变自身本体的同时也影响了周围的一切。不管是家里、社会,不管是宏观、微观,无论我走到哪里都能根据当时的环境、世人的具体情况,利用不同的角度、方式传播法轮圣王下世传法度人的真相;李洪志师父亲自传播“真、善、忍”宇宙法理的壮观盛况;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还有就是我得法后的根本转变,大家都爱围着我听,过往行人都想多看我一眼,都随着我的念头改变着他们的思想,大法的法理也改变着他们的行为。我心里明白,只有大法弟子才能这样做,才配做这些,别人想做也做不到。我更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师父在做,师父的法身在领有缘人到我的身边来听法,我不做好能行吗?我不能展现大法弟子的慈悲善良能救了世人吗?我如果带上人心,显示自己能救度了世人和另外空间的众生吗?人能做什么?人又能做的了什么?“现在也越来越显露出来了,谁不面对他,谁不能够正视这件事情,他就没有将来。”“怎么样选择、选择什么,现在开始了。”(《在明慧网十周年法会上讲法》)同时大量事实足以证明大法弟子助师正法,广救众生的重大意义。

我家兄弟姐妹七个,五男二女。常言道:七子团圆。大哥在国外有十个孩子,二哥在国内有六个孩子,依此类推各家儿女都不少,只有我和弟弟只有两个孩子,就赶上邪恶中共的计划生育就没有更多子女。我现在都六十五岁了,可想而知,我们是个多大的大家庭,祖孙四代近二百口人。大家都清楚我是个孝女,又是个贤妻良母,为人处世无人能比,得大法后更是慈悲善良,提起我就竖大拇指。我从事教育事业三十年,桃李满天下,城乡熟人多,讲真相、劝“三退”得心应手。

让师父的亲人都来得法修炼

九七年退休后,家里开了个厂子,现在有职工七、八十人。九八年得法,如今我坚持修炼已有十多年,不修炼的丈夫自在道中,非常支持我学法炼功。看家里来学法炼功的人越来越多,我们就腾出了儿子准备结婚用的三间大新房作为修炼场地。还给买来了大彩电、VCD影碟机。儿子从北京买来了录音机,请回来许多《转法轮》宝书及师父在海外各地的讲法书籍和光盘提供给乡下来得法的学员,为他们提供吃住的地方。每天家里最少也要有二、三十听法的人,多时达到七、八十人,院里、街门外停满了自行车、小推车、轮椅,大家带病而来,健康而归,人们都沐浴在佛光之下,享受着大法给大家带来的幸福美满。看上去都是城里城外的亲戚朋友、左邻右舍,实质上都是师父的亲人,千百年来就等着今天法轮大法的洪传,等着师父救度、来结缘完成使命的有缘人。

个人修炼阶段,突飞猛進的升华,只要守住心性坚持学法,人人都会出现神迹。有的人一進屋就看到了师父的法身;有的人拿起《转法轮》说没有字,全是金格楞楞的;有的看到炼功场上坐着一排排像幼儿园的小婴孩;还有人看到个别人身后卧着的灵体在逃跑或惨死的场景……。有一次为了洪法,在市中心市场门前炼静功,马路上开来了一辆大卡车,车上的人点燃一根二踢脚大炮,扔到炼功场的上空,结果这炮象长了眼睛一样,急转弯返回卡车上炸响了。人们都惊呆了,吃惊的看着,都说这炮炸不着修炼的人,但我们都知道是师父在保护着我们不受外邪的侵扰。还有一次炼动功,突然天上下起了大雨,许多人躲雨站在墙根下,我们一动没动,坚持炼功,就象没下雨一样。还真的神了,躲雨的人都淋的湿透了,而我们身上只湿了一点。经历过这些事,同修们个个验证了法轮大法的神奇超常,切身体会到了师父为我们巨大的付出和艰辛。

病业的反应各不相同,消业的症状差异悬殊,大家修炼和对法理理解的成度都不一样,但是真正走在神的路上的修炼人是谁也动不了的。

“七·二零 ”以后的日子里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恐怖大王从天而降,江氏集团铺天盖地非法迫害法轮功,周边有些地区的公安警察在十九日就抓了不少大法弟子。有人劝我放弃修炼,有的叫我出去躲一躲,我的态度非常明确:师父传的是宇宙大法,我是大法造就的生命,放弃大法那还修炼什么?法轮大法我是学定了。

晚上我们十来个同修照常学法,有个同修风风火火的跑过来说:公安局抓了一车外地的学员,你们快散了吧。当时我们谁也没动,等学完《转法轮》一讲后,大家進行切磋,一致认为谁也动不了这个学法炼功点,明天继续来学法。我说:“大家要坚强起来,我把钥匙放在哪儿,假如我明天被抓,你们千万不要放弃,坚持来这儿学法。”大家正念非常强大,他们说:“凭什么抓人?有什么理由不让人修正法?你别怕,谁也不敢动你,师父和正神都在保佑着我们呢!”

我一心想只要保护住这个学法点,把我怎么样都行。晚上大家离开我家后已经十点多了,我整理了一下过去所用的东西,烧掉了生活、工作日记,洗了澡换上干净衣服,收拾好屋子后平静的睡了一觉,早晨依然五点到了室外炼功点。不一会儿来了许多警察排着队扛着录像机直奔我们炼功点。这时我丈夫和儿子连外衣也没穿,上气不接下气的提前一步跑到我面前,一把拉住我衣领,连推带骂将我拉出了炼功点。公安警察一路跟了回来,大街两旁许多人愣愣的看着事态的变化。我的心里很稳,慈悲的把师父传法度人、救度众生以及我们炼功后的变化讲给他们听。我对他们说:“法轮功没有错,李洪志师父教人按照真、善、忍标准做好人更没错。我们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对家人、社会都有利。好人多了也省得你们多操心……”一路走来一路说,一直说到家门口。我突然一个转身挡在门口:“告诉你们:谁也不许动法轮功!谁抓大法弟子谁犯罪,将来都没好下场!”一警察说:“我们不抓,就是来看看。”進家后他们也没抄没搜,只是拿走了我给他们准备好的资料。其他警察也分头去了另外几个大法弟子的家,都没抄家,也没抓人。学法小组继续集体学法一直坚持到现在,只是从此各自在家炼动功了。

许多地区学员到天安门广场上访、讲真相、证实大法的壮举感染着我们。我们有十来个同修到天安门证实大法。上天安门城楼虽然查的很紧,但没查我就让我过去了,我们坐在天安门正厅里发正念,然后到中南海近距离发正念,出来后我和一同修配合,一人挡住行人视线,另一个贴不干胶标语。回到旅馆吃的是方便面,睡的是光板床,可是学法炼功一次没误。大家心态正、正念足,都堂堂正正的顺利返回,继续每天坚持在我家集体学法。

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路——从未动摇的学法小组

参加集体学法是走师父给安排的修炼成神之路,我们这个学法小组十多年来遵循师父的教导,始终坚定的走在这条修炼路上,从未动摇。我们没有因为邪恶的迫害,所谓的敏感日,或者什么“上面来人了,情况又紧了”等等动过任何念头,大家正念很强,理性、清晰,心没有随着这些说法浮动。尽管有时在学法修炼过程中存在着不注重实效、片面追求数量与速度,来了就学、学完就走,切磋交流不多,状态时好时坏的情况,但有一点是不变的——我们的小组是个打不散的学法小组。

学法小组的同修由于文化的差异,学法时丢字、填字的都有;年龄不同读的快慢不一、口音不一;有的没有时间观念,迟到早退的也有;大家消业症状也各不相同,然而出现这些所谓“病业”现象都是针对每一个修炼者的不同的人心。学法的过程就是大家修炼的过程,也是大家改变自己,同化宇宙“真、善、忍”法理的过程,也就是提高心性、提高层次的过程。我们每天下午一点半开始学一讲《转法轮》,穿插着学师父的新经文和各地讲法。学法采取的形式也不一样,有时一人念一小段或念一个问题,大家轮流念,有时大家一起读。这样就保证了不管文化层次高低、年龄大小,大家都有机会通读,共同提高。

我们小组有几个文化程度低的,有两个不识字的,连自己名字也写不来。我们就先让她听大家念,然后一句一句的教她念,再让她跟着大家一起念,最后让她自己念,直到她能把整本书念下来。不熟悉的字帮她抄下来,回头再教几遍,现在大家都能将《转法轮》一字不差的念完。这些没有文化的老年同修连明慧周刊、单张的真相资料也都能认全。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

我们学法小组每年“四·二五”、“五·一三”都聚在一起交流切磋和给师父过生日,晚上一起出去讲真相、贴不干胶、挂横幅,用我们的实际行动来纪念这些伟大的日子。

大家在一起,无论是学法还是交流或者搞活动,经常针对当地的不同情况锁定目标,集体发正念,七、八个人围坐一圈,共同解体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例如,有一次公安局在大街上摆展板,公开抹黑大法。它们是上午十点开始的。我们那天正好是上午八点就开始学法了,这时来一同修告诉我们公安局在大街上的摆展板的情况。大家立即行动起来,针对此事集体发正念。半小时后我们一起出门近距离发正念,结果很晴朗的天突然就下起了雨,邪恶的展览搞不下去了,这些人把东西赶紧收起来跑了。此后他们再也没有搞过这种展览。

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九日,政法委新来的书记利用法制日在电视台污蔑大法,下午学法小组全体同修面朝电视广播局发正念。第二天电视台又播污蔑大法的所谓“1400例”毒害百姓,我们又继续发出强大的正念立即让它在另外空间解体、销毁,这个空间立即停播。结果有位同修的小孙子正在看电视,突然喊他奶奶,说电视没信号了,放不出图象了。我们心里都明白,这是整体发正念的威力展现。

今年五月份邪党又对教育系统中小学校利用传单和展板诽谤、污蔑法轮功,他们利用谎言从精神上对广大师生進行无形的恶毒迫害。我们知道后有的同修发正念,有的同修给宣传部、教育局领导讲真相、发真相资料,有的同修到学校领导办公室讲真相,大家互相配合、一起行动没过几天展板不见了。

有一次邪恶同时非法劫持了三个同修。得到消息后我立即通知所有同修,为了尽快救出同修、减少邪恶对同修的残酷迫害,大家在得到消息的第一念就是立即应用各种功能铲除邪恶。大家住在一个同修家里,白天学法、发正念;晚上轮流发正念。我和一位同修去找主管政法委的书记讲真相,营救同修。这位书记当时病的很重,他说:你们摸摸我的胳膊连脉都没有了。我们耐心的给他讲真相,告诉他大法的神奇,他听着听着脸变红了、人慢慢也精神起来了,我们还告诉他被抓的同修中,有一名是病危时得大法的,修炼后神奇的恢复了健康。现在她绝食已经五天了,如果公安局继续迫害下去,将会有生命危险,那么,你是要付法律责任的。他妻子听明白了也劝他,还说你也快和她们学法轮功吧。他完全明白了真相,答应打电话处理此事。我们临走时他高兴的说了一句:一个月后咱们见。他完全明白了真相,虽然做了心脏搭桥手术,但是恢复的很好。我们又去找了“六一零”、国保大队参与抓大法弟子的有关人员讲真相,同时,被抓同修的家属直接去公安局要人。就这样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们的整体配合下,三位被抓同修在一个星期之内都回了家。

我亲身体验了“好坏出自人的一念”

中秋节那天和丈夫到超市买东西,走在马路上,一辆面包车从我的背后把我给撞了。头撞在车棚前面的大玻璃上,整块玻璃被撞的粉碎;汽车保险杠撞在我臀部与尾骨部位,嘭的一声把我给撞出有三、四米远摔在地上,我当时就懵了,眼前什么也看不见了,只是一片银白色。瞬间,师父“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转法轮》)的法理打入我脑海:我是大法弟子,赶快站起来!丈夫过来要扶我起来,我没让他扶,自己慢慢的从地上爬了起来。我一看司机吓的脸刷白,愣愣的站在汽车旁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我丈夫急了:你们站在那儿干啥呀,没看见把人撞成这样了吗。还不赶快把人送医院去,这下两个司机醒过神来了,一个劲的说:对不起,对不起。丈夫抓住那个司机的衣领:少说对不起,赶快上医院!说着把司机拽到我跟前。我赶快说你们别害怕,我是炼法轮功的,不会有事的。司机一边说着好话一边扶我上汽车要去医院,我摸着司机的前胸说小伙子别害怕,不用上医院,你们忙去吧,说完我们就走开了。不一会,两个小伙子开车又追了上来,挡住我们非要送我上医院,我说:阿姨真的没事,这不好好的。另一位小伙子说:阿姨真是个好人。我说,是我们师父李洪志让我做个好人的,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他们说谢谢阿姨,我们记住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通过这件事,我更意识到了我现在的生命完全是用来证实法的,只要站在法上,信师信法,坚定的做好三件事,就能兑现自己的誓约,完成我们的历史使命。在此讲述我的这些经历,是希望能激励大家都珍惜自己的正法修炼机缘,堂堂正正的助师正法,共同跟随师父返回家园。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