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 时刻牢记自己是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一日】一九九六年六月份,我在地里干活,经常看见一位老太太到山脚下的屋子去。有一天我就问她,您去那里干什么,她说是去听法。“什么是法?”我问。她说就是炼法轮功。……听完法,接着学炼功动作。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身上的好几种病都啥时候不翼而飞了!特别是头疼病,一犯就卧床十天八日的,现在彻底好了,浑身轻松。这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就这样我义无反顾的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本文作者

我是一名农村的普通家庭妇女。一九九六年六月份,我在地里干活,经常看见一位老太太到山脚下的屋子去。有一天我就问她,您去那里干什么,她说是去听法。“什么是法?”我问。她说就是炼法轮功。我立即问:“你们要不要我?”她说要,不过这一期已经听了一半,等下一期吧。一九九六年七月一日,那位老大姐通知我:今天去听法。

现在我还记得,刚听师父讲法觉的挺好,到后来越听越爱听,越听越入耳、越入心。其间不经意瞥了身边人一眼,正在打瞌睡,我就纳闷:师父讲的这么好,怎么还打瞌睡呢?听完法,接着学炼功动作。直到有一天我突然发现,我身上的好几种病都啥时候不翼而飞了!特别是头疼病,一犯就卧床十天八日的,现在彻底好了,浑身轻松。这更加坚定了我修炼的信心,就这样我义无反顾的走上了法轮大法的修炼之路。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迫害大法。我觉的应该为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就和村里几位同修一起到北京。车没走出百里被恶警拦下,把我们几人绑架到镇派出所,铐在铁窗棂上,叫我们写“保证书”。我们全写修大法后身心受益的心得体会,把所长气的拍桌大骂,把我们几个人游街,到了第七个村就是我们村,已是中午,我儿子正放学,听说妈妈被游街示众,找到我,拉我一把,被恶警野蛮的摁在地上,引起在场老百姓的愤怒。恶警也看到他们不得人心,就草草的收了场,由各自的家人把我们领回家。走之前,他们又叫我们写“保证书”,我们都没理睬。

回家后,儿子嚎啕大哭:“妈妈,你不要炼了!你为我想想吧!”我说:“儿啊,这条路我是走定了,谁说也没有用,我认定了这条路,哪怕是失去生命。”

二零零一年入冬,我又一次踏上去北京护法的征程。其实一九九九年“四二五”时我到过一次北京,等我和同修赶到中南海时,看到同修们都在陆陆续续往回走,说问题已经解决了。这一次在北京证实大法的一个多月里,我和同修们天天散发大量真相资料。有一次白天散发资料时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劳教所一年。

二零零二年元旦刚过,我回到家,那时我婆婆已去世两年,公公自己过,我丈夫是哥仨,他是老三,老二身体有缺陷一直没结婚,三兄弟早就各立门户过日子。修炼以前我从没和婆家人红过脸,修炼后我时刻记住自己是修炼人更要做好,我就有什么好吃好喝的经常给公公送过去,不久公公提出:往后能否就在我家吃饭,他再也不用做了。我干脆的说,“只要您不嫌弃,就在我家吃吧。”事隔不久,老二也干脆一天三顿到我家吃,到现在他爷俩在我家吃饭快十年了,我们从来没红过脸,和和睦睦的。有几次,我大姑或小姑过年把公公接到家里,想多孝敬老人几天。我公公去住后就上火,吵着嚷着要回来。有一年正月,我回娘家多住了几天,晚几天接公公回来,哪知他一回来就病了,调理了好几天才好。从此以后他哪里也不去了,也非常支持我炼功。同修告诉我,有时和老爷子谈起你,他认为你太好了,天底下难找。我大姑和小姑凑一块儿就说,咱俩也不知是哪辈修来的福,摊上了这么个好兄弟媳妇,咱爹不用我们操一点心。

这里还有两个小插曲。在奥运期间我被恶警绑架到市洗脑班,其间我往家里打了一个电话,恰巧被我公公接到,就问:“仙枝是你吗?真的是你吗?我真的想你。”在我旁边监听电话的一个恶警和一个打杂人员不怀好意的哈哈大笑,边笑边问我公公的岁数,我说:“我公公八十四岁了。”他俩一听改变了态度,由衷的说:“大法弟子心态好,肯定在家里做的好,如果做的不好,哪有老公公想儿媳妇的?”还有一次,邪党的一个乡干部到我村排查谁还炼法轮功,乡亲们如实的向他反映我的情况,老乡们说全市也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人来。乡干部听后说,就是炼法轮功的,若是不炼法轮功,真应该把她的事迹报道出去。糊涂的常人哪里明白,我正是修炼了法轮大法才这么做的,是大法让我变的多为别人着想,如果不学大法我没有这么大的容量,是大法彻底改变了我。在这里我衷心的、衷心的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二零零六年七月份,我妯娌去世,我包揽了发丧的一切事务。其实大伯哥的孩子满可以做这些事,可我不计较这些,毫无怨言做着这一切。自从嫂子去世,大伯哥过年、过节和农忙季节都在我家吃饭。别人问我:“你怎么能坚持做到这样?”我说我是一名大法弟子,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做,不管走到哪里,都牢记自己是个大法弟子,都要做好,洪扬大法。

这么多年我做的这一切,老百姓看在眼里,服在心里。再加上村里的其他同修也做得挺好,老百姓就说,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都支持大法。记的迫害刚开始时,我村邪党书记紧跟邪党,大法弟子给他讲真相也不听,就是搞迫害,领着恶警绑架大法弟子,没几年就死了。而另一位村干部,我们暂且叫他A君,经大法弟子讲真相后,明白了,多次保护大法弟子。奥运期间恶警到村里绑架了我,A君知道后,开车在村外追拦警车,和恶警说,你们不能带她走,她是好人。恶徒哪里肯听,后来他又到洗脑班要人,那时我村有三人在洗脑班,他去时正看见我村一位老同修被恶警铐在窗棂上拷打,A君说:“她这么大年纪,你们这样对待她,你们家谁没有老人?若你们家的老人被这样对待,你们什么心情?”恶徒无言以对,把老人放下来了。A君第三次到洗脑班要人,终于把我们仨都接回去了。现在A君更加明白真相,也高升了,更加保护大法弟子,多次拦住恶警的骚扰。如今我村环境宽松,同修们都堂堂正正到炼功点上学法炼功。

农闲时候,大家分成好几个小组,两人一组晚上到远处发放真相资料,贴真相不干胶。我五十岁,算个年轻的,和另一个同修骑车到十里以外村庄发放真相资料,一村一村挨着发放,发完资料我们已经跑出去三十多里了。而十里以内的村庄交给年纪大的同修做。大家每次出发前先发正念,路上一直发正念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在师父的加持下我们每次都很顺,没碰到什么干扰。来回六十多里,一点也不累,骑着自行车象飞一样。农忙的时候,我们白天干活,晚上在三里五村就近发放。除了发放真相资料,我们还面对面讲真相,每人负责村里一个片儿,我负责的那片基本上都三退了。

师父说过(大意),大法弟子要整体提高,整体升华。我们经常和附近村的同修切磋、交流,经过交流大家都认识上来了,平时各自做着三件事,每到邪党的“敏感日”,我们附近三里五村的、远到十里八村的同修们全部出动,一个不落,提前划好路线,从各自村开始向外发放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挂横幅,走到十里开外,再步行回来,大家很齐心,都愿意出来做。

我丈夫也挺支持我修炼。迫害刚开始时,有一次我和几位同修约好了时间到北京,他知道后说,你到北京证实法,你怎么去证实法?你连《洪吟》都背不下来。我于是白天晚上背《洪吟》,只要没睡过去我就背,我用了两天两宿终于把《洪吟》背下来了,然后他考了考我,知道我背下来了,就又给要和我同行的同修出主意,叫我们怎么走安全、怎么走不被拦下。等我从北京被非法劳教回来后,有一天我晚上起来炼功,他担心我再遭到迫害,我就把学法前后的身体状况作了对比,从此以后他再也不吱声了,有时还帮我发放真相资料。这么多年,他多次帮我保护大法书籍和真相资料,他知道大法书就是我的命。前一段时间他帮我贴不干胶,他贴的不干胶,我过后一看还真不错,一点皱纹也没有,还贴的很正。平时来我家的同修比较多,他从不厌烦,同修们也说:你丈夫状态真好。

我也有修的不足的地方,曾被邪恶抄家二次,一次是在北京被非法劳教期间,另一次是在奥运期间被绑架的时候,还多次遭到邪恶上门骚扰。这还是说明自己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若是正念强,它们不敢登我的门。有一次恶徒又到我家骚扰,我一点怕心也没有,立即发正念清除邪魔乱鬼,请师父加持,同时正念质问它们为什么这么做,从那以后恶徒再没来过。

说了这么些就一句话:就按照师父的要求做,别忘向内找,时刻记住自己是个大法弟子,就什么沟沟坎坎都能跨过去。

最后再一次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明慧网第八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