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谈怎么过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一日】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十三日登载题目为《抵制恶党“转化”的经历和体悟》的文章。讲的是当时作者怎么在邪恶迫害下过关的经历,旨在给在严酷迫害中还没有走好、没有走过来的同修提供借鉴,提供帮助。读了收获颇多,对照以前和现在过关的事,在坚定等方面,很有启发和参考。可对于怎样过好关,总感觉还可以展开谈,虽然明慧编辑已经加了编注,还是想补充一点。说的不一定对,请指正,因为我们过关不只是针对特别严酷的迫害,平时也是这样,也有能不能过去关和能否过好关的问题。

其实“坚定”的内涵很广。对于大法修炼,坚定当然指在法上的坚定。这包括,心里装着法,在过关的时候心在法上,按照法的要求做,通俗点说,就是在过关的时候要想起师父,想起法,要坚信师父,坚信法。

讲一个自己的经历。大概是二零零一年,我去外地出差的时候,被当地的“国家安全局”抓了。我是周一到达当地、周五晚上被抓的,后来从与国安人员聊天中知道,我从一下飞机就被他们盯上了(一买到机票他们就知道、布置了)。我所住宾馆房间两侧、对面房间都是国安的人,都被他们包了。我在当地办了一周的事,每天全程被跟踪着,自己浑然不知。买的是往返机票,周六早晨返程,他们都掌握的清清楚楚。周五晚上,邀请了一个客户和我同行的同事一起正在房间聊天,来了十几个人。核实身份后就宣读了对我的传唤证。在那一刻,我明白了怎么回事。脑子里快速的过了那一段时间自己修炼的放松、不注意安全等,但很快平静下来,对国安的人说,这位是我本地的朋友,这位是我的同事,请不要为难他们,这事大概是冲我来的,我是修大法的。同时,心里对师父说,不论事情发展到哪一步,不论出现什么情况,我都不会后退半步,请师父放心。接着国安人员开始清查我的物品。有几十页大法资料和两张光盘,在出差前匆忙中没有放回家,还在包里;《转法轮》和新经文自然在包里,那是不离手的;电脑里有很多从明慧下载的内容——因为太多,负责登记的国安人员都嫌太多了,登记不完。他们把所有与大法有关的资料登记、摆在床上拍照。啰嗦这些,是说,从表面上看,“证据”确凿,就象那个国安处长(这次抓我出动了一个处)说的,你这个事,正常最少是二年半,稍微在报告上加两句,三年以上。

晚上休息,在我房间里住了三个国安人员,目地是看着我;房间的楼下停着国安的车,宾馆院门口也预备有车,防止我逃跑,——我当时并没有想到。当时没有怕,心里很坦然,放下了、豁出去了,大概就这样吧。后来还专门来了一个副局长,见这位局长时,我也很坦然,進门后还请他坐下、聊天等等。在被看管的十几个小时期间,和看管的国安人员聊天、讲真相,还一起看了天安门自焚真相的片子,对于他们不信的,耐心做了解释。期间也不强求,顺势讲,实在不听就换话题。他们真的被毒害很深,被恶党完全用另外一套谎言蒙蔽着,所以他们听起来还很新奇呢——虽然有时装着漫不经心的样子。象什么豪宅、出生日期的,都问了。有一个还问我,打没打算过逃跑,我说为什么要逃跑,又没干坏事。他说是啊,跑了还得再抓你,放了就没事了。周六下午,他们说太忙了,不想管我,决定放我。前后将近二十个小时。

回公司后,同行的同事给大家传,绘声绘色,简直比江姐还江姐(大陆流行的党文化,只是为了说明当时的情况),比英雄人物还英雄。有人甚至质疑事情的真实性,说国安做事肯定不会这样,抓了就不会当时放,也肯定不会抓错。说这些,只是说,不论遇到什么事,只要我们当时在法上,什么奇迹都会发生,师父都会管,都会处置,当然实际是师父承担了。后来,《北美巡回讲法》发表后,读到“大法弟子在两种情况下它们动不了。一个就是坚如磐石,它们不敢动。因为那个时候它们知道,不管你旧的势力也好,旧的理也好,这个弟子走的正、做的好,如果谁再去迫害,我是绝对不饶它。我身边还有无数的正神呢!我还有无数的法身都会正法。就怕弟子自己心里不稳,这样的执著、那样的怕心,旧势力看见了就会抓住有漏之心迫害。而在迫害当中正念又不足,遭受的迫害就更大,全都是这个情况。”,我眼泪止不住滚滚而下。我当时只是想到了师父,师父就全给摆平了。修炼的路已经安排好了,谁都不能随便动,所有的关要靠自己闯了。怎么闯,全看能否把心放法上,是否能放下生死,就是在关键的时候,能否真的相信师父。事情会发生,结果和过程可以完全不一样。

记得有一次,做一个悟偏的同修的反转化工作。他妥协了,写了什么悔过书了,说了不炼了,因而在同修中宣扬他悟偏的那些东西。这人也很能说,说起来滔滔不绝,而且为了坚持他的,不让别人打断,不愿意听,只是自己讲。最后我就问他一句,你在决定接受转化的前一刻,你是怎么想的。因为听说他也是经过了很大的承受才妥协的。他看着我,呆呆的半天,说,我要是不放弃信仰,我就得死里头,永无出头之日。我说,你把魔难看大了,你把魔看的比法、比师父还大了。这时如果你能想起法,相信师父,魔难顿消。他看着我,茫然了半天,没有说话。是啊,那时他认为这是人与人之间的事,在邪恶的政权、邪恶环境之下,一旦认为这整个政权在迫害一个人、一个阶层、一个团体,一旦这样想,那肯定是没有办法的,肯定扛不住,只能投降。但我们所面临的不是这样,我们是修炼,这不是常人的理。只有按照修炼的理去做,心在法上,才能过了关,才能过好关。相反,按照人的理,人的想法,那确实难以承受,难以走过来。

不仅仅是在邪恶的严酷迫害下如此,其实所有过关都是如此。我们经历更多的,如,平时生活中不能精進的问题, 在情的问题上拖泥带水做不好的问题,面对家人反而做不好的问题,都是这个原因,不能把自己当作炼功人严格要求,不能心在法上。平时的环境,日常的事,压力小,反而容易忽视,容易放纵、放松自己,不能做到象在大关大难面前,清醒和坚定。这些方面,本人有很多教训和体会,限于篇幅在这里就不一、一叙述了。这些事,不象面对迫害,过大关那样影响大,好象没有那样吸引人,其实质是一样的,在过关时的心态也很相象。

我还觉的,对于讲真相、救人,我们敢不敢做,能不能做,做好做不好,也是这个问题,都是信师信法的事。师父就是这么要求的,法讲的很明确,我们的使命现在就是救人。不做,不就是心没在法上吗?不就是没有按照法的要求做吗?修炼就是向内找,怎么找?不就是用法对照自己吗,看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与法比差在哪里吗?看自己有没有按照法去做,做的好不好。不讲真相、救人,和在严酷迫害中没有过去关,和在平时不严格要求自己按照炼功人的标准做好,都是没有很好的信师信法,没有按照法的要求做,也就是没有向内找自己,也就是没有修炼。况且,师父讲了,三件事都要做才是修炼、才能提高。

其实,我想,所有同修都能讲出很多自己信师信法时做的好,否则就做不好的例子。写这些,就是检讨一下自己。很多没做好的地方没有写,自己心理很惭愧;为行文方便只写了做的还算过的去的地方,算是为了与大家共同精進吧,请大家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