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向主流社会推广神韵中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们地区今年是第四年办神韵,在这里和大家交流一下三年多做神韵的体会。以达到共同切磋,共同精進,使今年的神韵办好。

总结经验明确做神韵方法

四年前,我们地区因为人少,会日语的人更少,做的方式主要是老年同修在街上发资料,会日语的同修出去接洽,推广神韵。当时一切都是从零做起。

第二年一位日本籍同修联系到一个商店的地下广场,在那儿建立了一个卖票点。虽没進到商场里边,但是当时觉得在商场的边上也很不容易了。所以我们当地白天有时间出来的同修每天几乎都去那里。那一年地下卖票点总共卖出将近三百张票。

两年的神韵推票中我悟到,因为并没有完全理解师父关于向主流社会推广神韵的法理,自己做法局限,除了社区的一部份人以外,别的主要主流社会并没打开。地区整体在街上发传单和地下广场卖票点,虽卖出不少票,但正象师父所说,“可是你们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来的吗?是动用了所有大法弟子的力量才来的!”(《大法弟子必须学法》)所以我悟到这些都不是主流社会的做法。两年下来精疲力尽,效果却不佳。

师父早就告诉我们做主流社会,但师父开始并没有明确讲发单张的做法不适合主流社会。我的领悟是,师父是让我们走自己的路,给我们树立威德的机会。从中也让我们看到自己的执著,修好自己。在第三年开始时,我心里也在埋怨强调想在街上发单张的同修,怕给神韵造成不好的影响。但是现在我悟到:师父珍惜所有的弟子,给我们走自己路的机会。师父放心让我们在神韵这么大的救人项目上修自己,是多么殊荣的事,师父都很放心让弟子做,我又有什么理由总是埋怨同修呢。

第三年开始后,我们地区同修经过交流,明确了做主流社会的方向,大家想法一致,决定不再发单张。

接触日本人,深入日本社会

由于和日本人接触有限,这样第三年神韵开始的时候,我们就经常参加一些常人组织的活动,跟日本人接触。因为方向对了,做起来就很顺利。那时我发现我想要见谁,师父就会帮我。例如:第二年做神韵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一个团体的负责人,但他以忙为借口不见我,只让我给他寄资料。第三年神韵开始时,我想起了这个人,但是不知怎么能见到他。

有一天一个常人给了同修两张交响乐音乐会票,约我同去。就在音乐会结束后,一个人走到我面前叫着我的名字,问我是不是想见他。我惊奇的发现这个人就是我要见的那个人,是那个常人带来的。后来我们参加了他主办的活动,并介绍了神韵。在他的每月一次的活动中,我们同修形成整体,会乐器的同修去表演二胡,经营餐馆的同修帮助做餐会,再后来我们又介绍了法轮功,我们的学术界同修作为讲师去讲中国传统文化,介绍明年的神韵演出。就这样我们认识了很多人。

我也感到跟常人接触需要耐心和时间。有时也会不想去,觉得耽误时间。但是每一次克服自己,去了以后,都会碰到要见的有缘人。而且在活动中,我们每个人就是真相,常人看我们的表现,我们的一举一动。日本社会讲究信赖关系,我们经常去,和他们一次次的接触就会增進了解。了解我们后,他们会介绍有缘人给我们。

也有不顺利的时候。去年我们认识了一个团体的理事长,是位老太太,很有活动能力。看到我们的神韵资料后,当时她就表示要帮我们。但是有人告诉她,会有麻烦,她又决定不再帮我们了。我和同修给她讲了真相,但是并没给她施加压力,告诉她,没关系,我们会自己努力。后来我们还是照样参加她组织的活动,去援助她。就在一次她的活动中,她告诉另一位同修,她要订两张最贵的票。我们一直跟她保持往来。现在她在她的事务所给我们设立了气功教室,给有缘人创造了得法条件。今年她又邀请我们在他们团体的活动中介绍神韵,并在餐会上表演功法。

另外在和常人接触中,我也体会到要用心,不能敷衍。有一次我和孩子还有同修去一个野外水边音乐会介绍神韵。那天天气很冷,最后那个女歌手一直在唱,天气好象马上要下雨了,但是我们一直坚持听到最后。结束后女歌手很感动,执意要免费送给我儿子她的CD。因为她是外地的歌手,我并没打算跟她交换名片。但是我儿子一个劲的让我掏名片,我就和她交换了名片,并且给了她一份神韵资料,但并没抱有希望。第二天,她打来电话,说她回到家就查了网页,发现剧院就在她家附近,她马上给剧院打电话订票,可是剧院说演出中止了。她表示很遗憾。后来她又给我写信感谢我们一直坚持看她演出到最后。就在不久前她来广岛演出,我又见到了她,告诉了她神韵明年演出的消息。通过这件事,我感触很大,经常提醒自己不管多忙,也不能忽视常人的感受,做事情要“无求而自得”。

在做神韵中,去执著心,提高心性

第一年做神韵时,有同修强调要都到街上发单张。我虽负责做团体票,但我也会去街上,并且还拉着本来做票务忙的团团转的先生也到街上去发,为的就是不被人说。第二年也是一样经常去卖票点,自己本该承担的工作几乎没做。

地区协调人看到我们把人力集中到卖票点,就要求我们不要都去卖票点,我当时心里不太高兴。后来在卖票点经常发生客人摔倒的事情,有时一天摔倒好几个,我也没悟到自己哪不对,反而固执的认为是协调人协调不好造成的。神韵结束,几个月后师父发表了《再精進》经文,“那么从现在开始,我告诉大家,各个项目的主要负责人、第一负责人,他就是那个项目的代表。包括各地佛学会的第一负责人,他就是这件事情的代表。对他所做的、对他所要求的事情、对他所做的决定,无条件的执行,(热烈鼓掌)从现在开始。”看到这段法,我震惊不小。我意识到自己错了。当时只强调协调人的态度,并没有认真查找自己,而且长期心理对协调人存有观念,不满,使我看不到事情的真实情况。后来我悟到是师父看到我们每天守在卖票点,在很多关键的地方并没做,提醒我们去做主流,但是由于自己的执著偏见,没有完成自己该做的事情,给救度众生带来损失。另外通过这件事还找到自己有比别人强的心,自觉不自觉的总是觉得哪都不能缺自己,还有偷懒的心,不想承担责任,不想费心。

前几天一个常人让我去他们团体讲演,介绍神韵,又说周末有个政党餐会,给我们介绍议员。讲演主要讲一下从中国人角度看日本和中国社会现状。在准备稿子的过程中感到了很大的干扰。要写稿子时,电话不断,心静不下来。写的过程中脑子不断返出害怕的念头,想的是我是不是参与政治了,他们会不会利用我,而且脑袋很疼,还好象有团东西,发正念也不太见效,而且莫名其妙的全身发冷,酸疼,象是得了重感冒一样。我还想到最近出去讲真相就总是害怕,象是做坏事的感觉,总有负面想法。通过跟同修交流意识到是自身存在的邪党因素的干扰。我不断学法,发正念清除自身的邪党毒素。还好总算前一天晚上完成了稿件。

当天早上起来身体还是不太舒服,我也不管它,安排好帮助发正念的同修后就去忙别的了。我知道邪灵这个东西害怕我去讲,因为会消掉它,所以就疯狂的干扰。晚上讲演时,同修配合很好,效果不错,介绍了神韵,放了神韵介绍片,来的人反响很好,他们说要去看,而且把我们当作他们的朋友一样要帮助我们宣传。最后在他们的提议下,我们全员炼了法轮功的第一、二套功法。回到家后,身体不适的症状全都消了,无比轻松。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明显感到身体掉了很多不好的东西,人稳当了不少,而且在紧接着的下一天活动中,我发现别人给我提意见时,我能够接受了,不让人说的心去掉不少。同时也感到以前在跟常人接触时,思考问题局限,心胸狭窄,不是站在救度众生的角度考虑问题,想的多是自己的安危。

整体配合向主流社会推神韵

经常跟我配合出去做主流社会的是两位女同修。其中一位同修很内向,不太擅长交际,但是她经常忙这忙那,配合我,并且和人交往时也在很努力的突破自己。另外一位很稳重,不管我当时出现什么问题,都不会指责我,只是帮我补充。两位都是细心人,不象我丢三落四,所以经常出现的情景是,我忘了什么,她们拿过来什么;我缺什么,她们补什么。而且还得承受着我时常守不住的心性。在这里真心的对两位同修说声谢谢。而且很感谢我们地区的老年同修,经常是讲真相前我告诉他们帮助发正念,她们不管多忙,从没有过怨言。我感到大家心里都知道神韵是最重要的,所以都在最大限度的放下自己,配合整体。

相反我的名利心还是越来越大。师父讲:“年轻人就更不容易把握自己,你看他平时挺好,在常人社会中没有什么本事的时候,他名利心很淡。一旦出人头地的时候,往往就容易受名利干扰”(《转法轮》)。我因为做社区洪法活动中自觉有了一些经验,就心里有瞧不起别人的感觉,爱指挥别人,喜欢显示。这种强烈的求名心在不知不觉中不断膨胀,虽然自己能意识到,但会时不时的往外冒。求名心强了,也容易嫉妒别人,觉得自己什么都明白,不喜欢别人指手画脚。

第二年做神韵时,我找到了一个可以帮助宣传、代卖票的地方。跟对方谈好后,我和同修往外走,这时我心理不自觉的冒出一念“还是我行”,结果还没想完,下台阶时脚下踩空,整个人倒在了地上,脚脖子扭的很疼,半天起不来。当时就觉得自己不对了,又显示了,又追求名了。腿很痛,在做神韵期间,双盘一直盘不上。我知道这是给我的教训,但事情做多了,就会又忘了修自己。

今年神韵的推票工作已经开始了。让我们三个地区同修配合好把该救的众生都找来。其实我们每个同修都是那么的珍贵,每个人都在自己的位置上发挥着自己的作用。我们虽然认识会有不同,会有不同的想法,历史上结下的缘怨使我们今天在证实法的路上时有磕磕碰碰,但是我们今天能走到一起,修同一部宇宙大法,又有什么比这更珍贵的呢。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呢。让我们互相搀扶,共同完成史前大愿吧。

谢谢大家。

(二零一一年亚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