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轻易放弃任何一个生命


【明慧网二零零九年十一月二十八日】尊敬的师父好,各位同修好。

神韵是师父以文艺的形式,让更多众生接受师父慈悲救度,也是给我们大法弟子证实大法、救度众生的机会。在神韵第一次来台巡回演出时,我只找自己亲朋好友买票去看,没有去找其他常人,还找了一些理由当借口:我住苗栗比较远,由台中同修推票就好了,我每天打电话讲真相救度众生就可以了。为自己找理由开脱,其实就是自己有怕心走不出去。

神韵第二次来台巡演时,我心里也很明白师父在正法,我们只是助师正法,其实要出去推票自己还是有怕心,当早上想去推票时又会找理由替常人想:早上他们很忙没时间听我讲,下午再去;到了下午又觉的晚上去好,就这样一天天拖延还是没出去推票。虽然天天有打电话劝退,还是觉的自己有件重大的事没做,心里七上八下的浑身不舒服,总感觉心里空虚不踏实。

师父在《二零零七年纽约法会讲法》中说:“目前要做的一件重要的事就是如何救度更多的众生,这也是当前大法弟子圆满过程中要完成的。这是大法弟子的使命,是责无旁贷的,必须得去做、必须得去完成的事情。”

在向内找中找到自己的怕心,推神韵是最神圣的事,怕心不去掉正念不出来怎能救人。归正自己后,救人的心动了,同修整体也认识上来了,出去推票发觉什么都在变,不久去看神韵的游览车台数就一直增加。今年推神韵已经没有怕心,也有经验,窗口要拿票时问我要拿哪一天的票,我第一个想法就是不要假日票,因为,前两年的经验假日票好推,每次到演出前票都不够,假日不用担心没人买,真正有人要假日票时再去取票。

拿了不少非假日票分给几位同修,当然不是假日大部份人都要上班,票确实推的比较慢,同修也在言谈中谈到怎么没拿假日票,假日票好推,经跟同修交流后,大家也理解我的想法。

其实,我听同修说怎么没拿假日票,假日票好推,心里有点不舒服,因为要拿非假日票是我说的,心里在嘀咕:不是假日票你们觉的不好推,我来推。我就去买一台中古笔记型电脑,拿着光碟挨家挨户去推,一张都没卖出去。之前有常人团体要邀整台游览车去看神韵的主办人突然出了小车祸,还有要帮推票的美容院老板娘也跟先生闹离婚没心情。

这些事情发生不是偶然的,肯定我自己出了问题,在向内找时我找到自己的争斗心,同修说了几句心里就不舒服,有颗不能被说的心,而且我还用自己的认识强加给同修,没替同修着想。

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说:“有对爱面子心的执着,叫人说了觉的不好意思,就会在这方面触动不能被说的心。”我觉的说的就是我,而且我还想利用常人推票,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怎能靠常人,带着执着救不了人呀!找到执着后,那些不好的心放下后,原本不买票的也打电话来说要看神韵,没多久,同修的票也陆续卖完,拿下来的票很快就卖完。

几年来我都是打制止迫害电话及退党电话。天天打电话,也打出经验来了。只要对方开口说话,对话中我大概就可以知道他们的身份、他们有没有说实话。很多人都会说什么党都没入过,原则上,我不揭穿他们的谎言,针对符合他们需要听的话跟他讲,对什么人讲什么话,他们是可以感受到我们是真心为他好,只要再问他:你再仔细想清楚一点,是不是有入过党、团、队,通常他们会说“好象有,那是很久以前的事。”“那我就帮你三退好吗?”一般都说“好”,或“你给我退党讯息就好了”。有的听到退党就骂我反党,问我是中国人吗?问我是什么党,我会告诉他“我是中华儿女,也是炎黄子孙,我没入过任何党,我不搞政治,你不觉的政治很黑吗?我们最好不要去碰它。”有的会说“对、对、对”,并且静下来听,明白后就退了,有的会说“我知道了。”

打电话对我心性的提升很有帮助,当被骂时动不动心,电话没人接或被挂时能不能坚持,很多执着都是在打电话中一点一滴的去。这其中最主要就是学法,发正念也绝对不能少,心纯净下来,救人的心很强时,结果就是不一样,而且在很忙时想到救人的紧迫,并且即时抽空打电话,退党率也会很高。有时自己心不静或是急躁,讲出的话没有慈悲、众生感受不到我的善,就很容易会被挂电话,那时我会停下来找找自己哪颗心不对。

有一次一个号码一直都没接,好几次都想删掉。念一转,不行,万一他就是等我救的众生怎么办。打了二十几天后,有一天真想要删掉,心想再给他一次机会吧。电话响两声有人接了,对方入过党,只跟他讲几句就三退了。我要是没耐心,救度众生没坚持,这个众生又要再等机会。

几年来最可喜的是,每位退党或没入党的众生,只要告诉他们常常默念“法轮大法好”,他们的回应就是“这个好、这个行,太好了、谢谢你!”

我们地区有几位同修平常都有学法交流,活动也有参加,讲真相就是写一些信,我觉的她们还可以参与别的项目,我就到她们家了解情况,并跟她们交流师父要我们做好三件事。她们告诉我,其实她们很想做,只是不知道该怎么做,我就鼓励她们到我家打电话传《九评》、劝三退,当她们第一次打完后,告诉我原来打电话那么简单,她们以为打电话很难,而且她们很快就上路了,打的很好。其中一位第一次打就帮退党,那个人还告诉她,他接退党电话七八次了都没退,这次就退吧!

我的体悟是:每个大法弟子都有自己的众生等着我们救度,如果还没加入打电话的同修赶快加入,也许你的众生正在等着你救度,不要让自己的天体残缺而有遗憾。打电话真的不难,我媳妇还未修炼,她说天天听我讲退党,讲稿她都会背了。师父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说:“你们只要出自于证实法、救度众生这个愿望,你们所做的事我都会肯定,而且我的法身也好、神也好,你只要去做,会把你这件事情引申的更伟大,更了不起,会协助你。”

正法進程越到最后要求越高,我的体会是一分一秒都要珍惜,学法交流没有特殊情况不能迟到,炼功更不能有一搭没一搭。学法、炼功、发正念、救人,每天我都不能没做,因为一天没做,永远都补不回来,这也是我的坚持,修炼是没有假期的,尤其是救人更没有假期,自己得先做好,才能带动同修。

记得早期我们地区还没人到香港景点讲真相时我主动先去,回来跟同修交流后,同修也陆续到香港景点讲真相;然后我转到网聊,那时我们地区还没人做,我先学着做,同修很快认识上来做这块;我再转到迫害电话及退党电话,如果自己没先去做,就没心得与同修交流,同修也不知该怎么做。

没修炼前我是家庭主妇,平常只是幕后协助先生的生意,书读的不多;但是修炼后,从不会拿滑鼠到现在可以打几千个字,从不敢发言到现在敢自然的上台讲心得了,也带动周边同修讲心得,同修起先都会怕,我觉的只要用心的在后面鼓励,同修很快就会突破怕讲的心,有几位开始做了辅导员,重要的是同修自己从法上认识提高上来,去掉怕心,师父都会加持。

正法進程一直在变,大家都知道三大媒体的重要,尤其业务这一块,起先我想要加入、经过了解后,要专业、专职、对我来讲是一大的考验。

这次餐会要跟企业讲真相,我想就从这块先学着做,心里一直想做,想是想了还是没去做。打电话救众生天天做,但是只要放下电话,想到要跟企业讲真相又没去做,心里不安、内心的挣扎加上内疚真的很难受。只知道媒体重要没用啊!要做到才是修呀!

师父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中说:“众生都等着得救,这一点我可以非常明确的告诉大家,大法弟子们不去救他们,不管他们在世界的哪个角落里,你们不去救他,他们就没有希望。”我一定要去掉怕心向企业讲真相,我要救人,神怎能怕人呢!

我先找先生比较熟的小企业,起先自己不敢打电话,叫我先生打,我先生说:要你自己打,我只好硬着头皮拿起电话打,才发现不是想象中的可怕。约好时间,到了门口,我先生看我还站在门口没动,就说:“你怎么不進去?”其实我是不敢進去,还好有人走前面,我在后面跟没问题,真正跟老板接触后,发现没那么难,根本就是自己的怕心。这对我来说是一大鼓励。

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不会怕了,因目前我身边还有些项目,只要有时间我还是会往业务方面学习,也希望有条件、有经验的同修加入新唐人业务这一块,我们是要救人!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以上是个人修炼体悟,如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谢谢师父,谢谢大家!

(二零零九年亚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