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想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二十四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大家好:

我来自中国大陆,嫁到台湾,二零零八年三月在台湾得法。虽然得法晚,但也很想成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知道那就得要听师父的话,做好三件事。

一、我的得法因缘——从新认识大法

我是因为先生先得法,我才得法的。当时他很努力的跟我洪法,希望我也来修炼大法。刚开始我一口回绝,他问我为什么?我坦白告诉他,在中国国内看到电视媒体上许多关于法轮功的负面报导,我说你要炼,自己炼就行了,别叫我炼。不过他还是没有放弃,不时的跟我讲大法的美好和真相。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看到他前后的明显改变,不只是身体上的一些毛病没了,就是每当发生矛盾时,他总是沉默以对。我问他为什么不象以前一样争论了,他平静的对我说:“我已走上修炼这条路,我不会跟你一样,也不想让你造口业。”

记得还有一次,吃完晚饭,他特别把我拉到身边坐下,轻言细语的跟我说:“老婆对不起。”我感到很讶异,问他“你为什么突然跟我说对不起?”他说,“我以前曾经对你不够好,都是我的错,我现在诚心跟你道歉!”当时我听到这句话,眼泪都掉下来了。他说他是修炼以后,看了师父的书,才知道自己错了,我听了他这句话,对大法有了一个重新的观感。

我就开始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听完一遍之后,感觉很好。就央求先生给我看书,当我开始学《转法轮》时,许多地方是边看边流泪的,我明白了我过去的不幸和人生当中的不顺利是怎么回事了,于是跟先生说我要炼功,就这样不知不觉進入到大法中来了,也渐渐了解到为什么要跟可贵的中国人讲清真相的道理。

二、在讲真相中的提高、升华

我刚得法不久,就跟着有经验的同修到景点讲真相,但由于法学的不够,开始时还不知道要从何讲起,只是炼功、发正念,帮着圆容那个场,后来从观摩中学习,慢慢也能发资料,讲真相了。有一次,一位同修约我去参加定点打电话讲真相,我心想我不会打电话,去看看也无妨吧。就这样,上午去景点,下午去同修家打电话,晚上再回家学法。

不断累积景点讲真相和打电话的经验,再加上同修的辅导,就这样我很快的進入修炼状态。算起来,和同修在一起打电话讲真相的时间,转眼之间,已经有一年多了,过程中,遇到不少心性方面的考验,也真的是一段实修提高的过程。

譬如说,电脑我本来是一窍不通的,从零开始,一点一点的看着同修操作,跟着学习,自己再回家慢慢摸索。逐渐克服困难以后,电脑对我来说,不再是一台冰冷的机器,而是一个实实在在的生命体,成为我证实法的一个非常可贵的帮手。以前在大陆学的是罗马拼音,为了必要的文字交流,我又利用时间,很快的学会了台湾的注音符号拼字输入法,我深切体会到,大法弟子只要走正,在师父的慈悲加持下,真的是无所不能。当然,最大的收获还是在心性上的魔炼与提升。我认为打电话讲真相,是师父给大法弟子开出的一条最快、最直接“去人心”的方便通路,常人有的怕心、安逸心、争斗心、显示心、欢喜心等等,都可以在其中暴露无遗,时时警觉,一次次修正,我明显感受到一层一层人的壳被剥落了下来。

印象很深刻的是,开始打电话的初期,在胆胆突突的怕心中,一次心灵上的冲击,竟然是来自于同修的无心之过。情形是这样的:我多次在线上遇到油嘴滑舌、胡言乱语的大陆居民,应对起来,自然不那么顺畅,同修每在这当口,就一把将我的话筒抢过去。电话虽然交给了她,我表面上也忍了下来,但心里却感到很不舒服、很不服气。来回几次,有一天心里翻腾了,我默默想着:明天不来了!反正也不差我一个人!但很快我便察觉到这个想法不对,回家后再冷静仔细的向内找,我想到了《精進要旨》〈何为忍〉中的那段法:“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气恨、委屈、含泪而忍是常人执著于顾虑心之忍,根本就不产生气恨,不觉委屈才是修炼者之忍。”这时我才悟到,不管做什么事情,师父都会利用各种环境来去我们修炼人的各种人心,修炼就是那么严肃,遇到问题了,就要看自己的心如何摆正。想到师父的法,我退一步能体会同修的基点是好的,她急切的希望众生能得救,我不能为了维护自己爱面子的心,忘记救人的本意,不去打电话,等于是推卸一份责任,损失的不仅是自己提高的机会,也影响到整体,损失可不小啊!转念之后,我的心坦然放下了。后来不管再遇到什么矛盾,我总是以法的标准来严格要求自己,这样就很容易化解不满的情绪,归正自己后,我体会到法给予的力量以及心性在其中升华的美妙。

三、参加全球打电话平台 感受大法弟子共同精進的可贵

当我意识到救人的迫切时,师父总是安排有缘的同修来帮助我,今年六月,同修介绍我上全球平台打电话,从四面八方齐聚而来的同修,有了一个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的环境,在这里,我们有更多学法交流与密集打电话讲真相的机会,我们都感觉到形成百脉全开的巨大能量场,帮着我们快速往上长功。

我除了每天照常去点上炼功,炼完功学各地讲法外,回到家八点半又上全球平台学一讲《转法轮》,晚上六点发完正念,又学一讲《转法轮》。每天学法时间大概四小时左右,之后大部份的时间,都用于讲真相的项目,我没有太多的家庭负累,生活力求简单,但每天都感到心里很踏实。

师父在最近的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中,再次强调学好法与讲真相的重要性,师父说:“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们的修炼是第一位的,因为如果你修不好,你完成不了你要做的事情;如果你修不好,那救人的力度也就没有那么大。如果修的再差一点,那看问题想问题的方式都是用常人的思想、常人的想法,那就更糟了。”“你总不能归位以后光杆司令啥都没有哎,空空如也,巨大的天体就你一个呆在那。佛是不讲穷的,是为富的,生命就是财富,才能使你的世界繁荣。那都是财富,每个生命都是财富。”在全球平台上,我的学法与讲真相,甚至四个整点的发正念,都有了基本的保障,更加珍惜师父给我们开创的这个修炼环境。

上平台学法交流讲真相不久,有一天,平台协调人找我商量,要我担任某个时段的值班主持人,当时我感到既惊讶又惶恐,自认为口才笨拙,个人打电话,还勉强可以,当主持人,怎么轮的到我呢,我当时便婉拒了,我说我不是那块料,平台上比我有能力的同修多的是。结果他还是很坚持,我只好抱着姑且一试的心理,安慰自己说,做做看吧,实在不行了,再请协调同修换人吧!没想到这又是一段由生涩历练到成熟的过程,几个月下来,从讲话紧张、结巴,操作工具手忙脚乱,到逐渐平顺,我终于能够很顺畅、平稳的带领大家打电话了,有时还配合时间,主持学法。在这过程中,又帮助我去掉了不少人心,尤其是怕心、顾虑心,讲话的语调也变的温和多了,我从中成长许多,特别感谢同修给我这样宝贵的机会。在这儿,藉由我的经验,告诉大家:我可以做到,同修一定也可以做的到,我恳切希望有更多的同修能参与打电话,救度更多的众生。

以下分享几个实例:

在打电话的过程中,我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有听的,也有不听的。有骂人的,也有只听不出声的,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人,我都秉持一颗纯净的救人的心,把该讲的都讲给他听,如果对方还是没有回应,我就先挂断,再从拨,我发现只要真相讲到位,众生的正念也会出来的。他们也会为自己选择美好的未来。

有一次打这样一通电话,对方是一名女子,听了几句,就挂断了。我又打过去,还是只听了几句,她说不要再打来了。当时我心里就在犹豫,转念一想,我就是要救你,第三次打过去,变成一个男子接听,听了几句就开始骂人,我也没有动心,心想象这种受党毒伤害的人,更要给他讲清真相,第四通打过去还是骂人,打到第五次时,他索性开口问道:“你要多少钱,我包你一个晚上吧!”我正气十足跟他说:“先生,你不要认为你有钱,就什么都可以买的到,有些东西用钱是买不来的,就算你给我一亿,我也不会要的,因为我是修真善忍的,我就是讲真话,与人为善的,我今天花自己的钱,千里之外打这个长途电话给你,只求你健康平安,我不图你任何什么东西!”紧接着我跟他讲大法的真相,他好象被镇住了似的,静静的听,听完之后,我跟他讲,选择在于你自己了,我们没有决定权,我只是把这个真实讯息告诉你而已,然后我再给他取个名字劝退,这时他反应过来,对我说:“我不要这个名字,我要用真名退。”后来他们夫妻俩都用真名退了党,还很客气的向我致谢。放下电话后,为这位一再刁难的世人能够明白真相,选择了正路,我眼泪忍不住掉下来,真正感受到“佛光普照,礼义圆明”(《转法轮》),感动于师父佛恩浩荡的无边法力。

还有一次,打到贵州省的一位建筑工程师那儿,这个人很善良,他很快做了三退,我说你平安了,你应该也希望你的同事都平安吧,“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那是功德无量的事情,可不可以把你的手机拿给你周围的工作伙伴听,让他们也了解了解,好吗?他说:可以!就这样一个一个的传下去,传到第五个已经要下班了,这五位都一一的做了党团队的退出,我真的体会到众生都在等着大法弟子的救度。

在打电话过程中,真是酸甜苦辣,百味杂陈,不管遇到什么事、什么人、什么状况,都是提供我们修炼的机会,不管拨打的顺或不顺,都要坚持,坚持到底,把人救了,才是最重要的。最后再一次说句真心话,希望同修一起拿起电话来救度更多的大陆民众,当你真想拿起电话救人时, 师父都会给我们智慧,都会把我们世界有缘的众生引到我们身边来,唯有精進不停,才能完成好史前的誓约,才能成就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

谢谢伟大的师尊!谢谢同修!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二零一一年亚洲法轮大法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