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世纪》蔷薇系列预言的启示(2)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十二月三日】

三、预言中的启示

打开Google(谷歌),输入“卍”,点击“图片”搜索后,第一个映入眼帘的就是带有卍字标记的法轮图形——法轮功,也叫法轮大法。(本篇成文时,Google还未退出中国,当时搜索的结果)中文版的《诸世纪》于1998年在中国大陆出版发行,那时候法轮功在中国还没有遭到迫害。历经十年以后,《诸世纪》中的许多谜团也伴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一解开,如“蔷薇十字之谜”和“1999年7月恐怖从天而落”的预言,已经为许多人所共识。

《诸世纪》中的“蔷薇十字之谜”就是卍字符之谜。诺查丹玛斯以蔷薇隐喻卍字符,是因为蔷薇的叶子与“卍”字符极其相似,(蔷薇的叶形如变形的十字,所以西方人称蔷薇十字),所以《诸世纪》中的蔷薇就是指卍字符。

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中写道:“世界中央的蔷薇,回为新的行为,大众在流血。如果要叙述事实,他们却紧闭着嘴。随后在紧急时刻,被等待之人姗姗来迟”。

中国自唐朝起就作为宗主国,四周的国家都派人到长安去学习。从那时起中国就已经成为世界文化交流的中心,在世界舞台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中国无论从经济、文化,还是从地理位置上,都处于中央或者中心位置,故称中国。在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前,在中国到处可看见佩戴有法轮章的法轮功学员。法轮章的图案就是法轮图形,上面有五个卍字符,其中以中间的一个卍字最为显著。

“在中国,这个世界中央之国,佩戴有法轮徽章的法轮功学员,因为信仰真善忍,而遭到中共的残酷迫害。如果法轮功学员要告诉你真相,或者让你退出中共的党团队组织,许多人却无动于衷,不肯退出。随后在紧急时刻,被等待之人姗姗来迟。”

在这篇预言中,诺查丹玛斯基本上叙述了法轮功在中国遭受迫害的情况。法轮功学员信仰真善忍,重德修善被视为“新的行为”,“大众在流血”暗喻1999年中共打压法轮功以后,法轮功民众遭到了残酷的迫害。

十年来,法轮功学员一直持之以恒的向人们讲述着真相,无论风吹雨打,严寒酷暑,无论世人态度如何,他们都坚持着。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冒着生命危险,向人们讲述着真相,传递着大法的福音,许多人明白了真相,而许多人至今还没有明白。

随之的紧急时刻,会给人们带来什么呢?被等待之人是谁?

其实,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中写下了一整系列关于法轮大法的预言,共十余篇。他包括:世界中央的蔷薇、1999年7月恐怖从天而落、邪恶的大批判、第三者与尼禄、罪恶之城被毁、大淘汰、大审判等诸多部份组成,所有十余篇预言构成了诺氏蔷薇卍字符系列预言的文字部份。

在罗马一次书展上,诺查丹玛斯生前绘制的七幅画作被发现,这七幅画作是蔷薇卍字符系列预言的绘画部份。诺查丹玛斯为何以十余篇预言和七幅绘画来预言法轮大法?他为什么对历史的今天如此的关注?这一切都有着非常重要的原因。

四、1999年7月与恐怖十字排列

人类历史上发生过许多次对宗教及信仰的迫害,如基督徒在古罗马遭到迫害,释迦牟尼佛的弟子在古印度遭到迫害等。但当时发生的迫害只局限在局部地区、一少部份人群中,迫害面积也相对很小。而历史的今天,发达的通讯和交通工具的出现,使一切与以往都大不相同。发达的通讯工具,可以在短短几分钟时间里,把一个指令传达到任何一个地方。发达的交通工具,可以在一天时间里,把人运送到任何一个角落,世界范围缩得很小。

人类历史上也少有的出现了一个异教思想,经过辗转在东方扎根,发展成为一部经过近百年历史磨砺的专政机器,拥有几百家电台电视台,几千家报纸,几百万警察和军队构建的统治工具,在几乎所有的城市都有监狱和劳教所,在各国都有领馆。严密的监视体系及控制系统,把触须延伸到社会的每一个单元细胞成份中。

今天的中国地域辽阔,人口众多,一亿人的正信受到压制,迫害遍及整个中国并延伸至海外。这也许是人类有史以来最大的一场宗教和信仰迫害,其影响也将给人类带来深刻的教训。

1999年7月

诺查丹玛斯是一名虔诚的基督徒,同时又是一名医生,他非凡的预测能力很大程度来源于他对主的虔诚信仰,他擅长对占星术的研究,所以在他的预言诗里,经常出现星座的名称。早在几百年前诺查丹玛斯就已经预测到,1999年7月以后在太阳系内将出现由行星组成的巨大“十字”天象。他在生前曾经多次提到玛尔斯与行星十字排列:玛尔斯的出现会给人类带来深重的灾难。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他写下了1999年7月的预言。作者在年轻时期就已经开始酝酿这篇预言了,或许是出于一个预言家的责任感,在《诸世纪》中他特意注明了事件发生的具体时间。这篇预言就是在今天已经为许多人所共识的,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的预言。

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中这样写道:“1999年7月,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说是为让人们获得幸福生活” 。

“他讲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为使其王复活,恐怖从天而落,正是中共中央几个别有用心的人利用手中的权力对大法与大法弟子开始全面的邪恶镇压,抓人、打人、劳教、判刑、毁书、利用军、警、特务、外交及所有电台、电视台、报纸,采用流氓手段铺天盖地的造谣迫害,大有天塌之势”(引自李洪志先生《预言参考》)也就是从那一天开始,一群信仰真、善、忍的修炼人,在面对着生与死的考验中,开始了艰苦的讲清真相与反迫害历程。

“为使安哥鲁亚王复活,恐怖大王将从天而落”在这句话中,诺查丹玛斯非常隐晦的表达了对这场迫害的预测:“为使其经历一个死而复活的过程,因此恐怖发生了”。他在短短的话语中,点到了这场迫害,同时又预测了它的结果——复活。

“届时前后玛尔斯将统治天下”, 玛尔斯是指马克思,一九九九年前后马克思在统治世界,这句话点到了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是信仰马克思的中共。

人们通常认为马克思是共产邪恶主义的创始人,因此“玛尔斯”也暗喻了共产主义。共产邪党作为暴力的恐怖机器,宣称要“建立人间天堂,让人们过上幸福生活”。其在实践中,建立的却是一个个人间地狱,让民众深受苦难。可谓天壤之别,颇具讽刺意味。

恐怖十字排列

诺查丹玛斯擅长对占星术的研究。古老的占星学是基于观察天体运行的位置,显现不同的天象来预测未来。不同的星相代表不同的内涵,这在东、西方古老的文化中,形成了两大体系:东方的占星术和西方的占星术。尽管观星的方式不同,但都基于古人“天人合一”的思想和宇宙观。

古人擅长观星,在唐朝时就设有专门掌管观星的司天监一职(官员)。古代的天文学是直接针对人与宇宙、人与自然的关系进行研究。从天体运行的规律中,洞察其对应联系,从而预知未来。这与现代科学发展路线有着很大的不同,也是现代科学所不能及的。天体在运行中,能反映人中的表现,而人中的表现(未来走向)又对应于天体的变化。

1999年7月中共迫害法轮功以后,太阳系内出现了由行星组成的罕见的巨大十字。这一天文奇观的出现,使许多人预感到了一种不祥之兆。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中讲过世界末日的预言,于是许多专家及学者都惊慌地说:是不是世界末日来了?人们在困惑和忐忑不安中走过了一九九九年。当然世界末日并没有来临,人们或感宽慰,或有嘲讽,或不知缘由,或不以为然。在迷蒙中,人们仍然按部就班的继续忙碌着。

然而,行星十字到底代表什么呢?

十字架在古代欧洲是一种刑具。过去把那个人绑在十字架上,用铁钉活活钉死;也有把人绑在十字架上,用火活活烧死。西方死人的坟墓上,通常也插有十字架。用古老的占星术理念来看待十字架,它的涵义代表了“死亡”。

历史上耶稣传法时,被钉死在十字架上,从而使十字架又附加了另一层涵义:耶稣受难与信仰迫害。

太阳系内巨大行星十字架的出现,蕴含了两个涵义:(1)“巨大的死亡”(2)“耶稣受难与信仰迫害的再一次上演”。即,一场信仰迫害和一场还未到来的巨大死亡。

古老的玄学-占星术给了我们这样一个答案:一场由玛尔斯导演的邪恶谎言与残酷的对信仰的迫害,将引发一场巨大的灾难,人类也因此面对前所未有的挑战!这也是潜心研究预言与古老玄学的专家学者感到恐慌的原因。

五、邪恶的大批判

自古人类憎恶谎言,人们用狡猾、奸诈、阴险等来形容撒谎者。传统文化也给予人正统的理念,如诚实、善良、耿直、勇敢等等。千百年来人类的正统信仰都教人重德行善,不为邪恶之事。如:基督教讲仁爱,让人充满爱心;佛家讲慈悲,以善心慈悲众生;道家讲修真养性,注重自身的修行;儒家则讲“仁、义、礼、智、信”做人理念。

然而,人类历史上少有的出现了一个异教团体,他们把马克思奉为精神上帝,他们以“阶级斗争”为生存纲领,以假、恶、斗为实践,以暴力和谎言维持统治,其教义与正统文化格格不入,与正统信仰也完全背道而驰,这就是人类史上最大的一个异教组织——共产党,或称共产邪教。在这千年交接的时刻,“玛尔斯”(马克思)向人类散布着弥天大谎,大批判于此时发生。

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中写道:“现在与过去,被丘比利的圣者裁决,世界让他感到厌倦,宣誓圣职在他眼中一钱不值”。

“丘比利的圣者”代表异教徒,即中共邪党党徒。“世界让他感到厌倦”,可理解为厌世轻生,隐身涵义是死亡。“宣誓圣职”代表宗教信仰或者修行。

“现在与过去,异教徒对正信进行着裁决与批判,它们敢于如此的诽谤与诋毁,它们是不想活啦。信仰、修炼在它们眼里一钱不值。”

1999年7月22日,在对法轮功学员实施大抓捕后的第三天,中共喉舌开始了铺天盖地的反法轮功宣传。中共绝对控制的各种媒体、传媒,数百家电台电视台,二千家报纸及杂志,展开了空前的大批判。

以收视率最高的中央电视台为例,每天动用七个小时滚动播放事先制作好的节目,以各种歪曲篡改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讲话开始,配以所谓自杀、他杀、有病拒医死亡等各种造假新闻,极尽能事对法轮功及其创始人进行诬蔑和抹黑宣传。

现代传媒的出现使这场大批判空前的浩大,无任何一个历史时期能比。仅中央电视台十二个频道,全国人口覆盖率就高达百分之九十以上,仅中国一地就有十几亿人受谎言毒害。而这些宣传,再通过官方媒体和中共海外媒体,散播到世界各地。

1999年迫害之初,许多国家的媒体并不知道法轮功是怎么回事。突然出来这么一件大事,一亿人受到打压,许多国家媒体都想报导,于是他们绝大多数都是转载了中共造谣的宣传。一时间,谎言覆盖了整个世界,毒害了无数不明真相的世人。

中共自1949年建政以后,对几大宗教佛教、道教、基督教等进行清洗。派特务打入进行破坏,成立各种名目的协会。任意歪曲和篡改经书,改变教义及内涵。毁庙、毁寺院(道观)、砸毁佛像、逼迫僧尼还俗,对少数民族信教的民众进行屠杀……而今天,罪恶累累的中共又对一群信仰真善忍的民众举起了屠刀。中共向来不把宗教及信徒们放在眼里(在他们眼里一钱不值)。

四百多年前,诺查丹玛斯洞察了这场大批判,并用简短的语言表达了自己的观点。

六、第三者与尼禄

约二千年前,古罗马帝国暴君尼禄故意在罗马城放火,嫁祸于基督徒,并称基督徒为邪教徒。古罗马的一些理论家编造谣言,说他们乱伦、狂饮、诅咒罗马人民、拜神时要喝婴儿的血、吃掉婴儿等等,所有古罗马社会的恶行都被强加在基督徒身上。暴君尼禄在全国掀起了对基督徒的迫害,基督徒被酷刑虐待致死,或被火烧死,尼禄甚至把基督徒与干草捆绑在一起点燃,或把他们投入竞技场喂狮子。被谎言欺骗的罗马人,看着基督徒被野兽撕裂咬死,却以此为乐。(参考资料:《尼禄焚城》)

诺查丹玛斯在《诸世纪》中写道:“第三者占据首位,干着远胜涅洛(尼禄)的坏事。去吧!流吧!勇敢者的鲜血,灶台被重新打造。黄金时代之后的死亡,新的君主与漫天丑闻”。

“第三者占据首位”是指排行第三位的君主,隐喻中共的第三代领导人。诺查丹玛斯在这篇预言中提到了尼禄,并以尼禄对基督徒的迫害,影射江泽民对大法修炼者的迫害,并将二者进行了对比。在历史上尼禄对基督徒的迫害与江恶首对真、善、忍的迫害,确实有许多类似和雷同之处:

尼禄与江恶首都是出于私心和妒忌发起一场信仰迫害。尼禄在罗马城四处放火,江在天安门搞 “自焚”,他们两者都以伪火栽赃陷害、煽动仇恨;尼禄称基督徒为“邪教徒”,而江恶首称法轮功为“×教”;基督徒被古罗马理论家说成是“乱伦、狂饮、吃掉婴儿”等等,中共理论家则造谣说“法轮功学员为求圆满”、“自杀、杀人”、“自焚”、“走火入魔”……等等。

“干着远胜尼禄的坏事”,诺查丹玛斯笔下的“第三者”比尼禄更加邪恶。它利用中共的媒体编造谣言,把谎撒到了没有边际的程度。它利用国安、公安和中央电视台,制造了震惊世界的“自焚”骗局,把谎言推向了全世界。它扬言:要三个月消灭法轮功,对法轮功学员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搞垮,肉体上消灭”的群体灭绝政策。十一年以来,有数十万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判刑劳教,遭受非人的酷刑折磨和精神洗脑;数千人被关进精神病院;超过万人被迫害致死。它灭杀了人们心中的善良与人性,扭曲了人们的灵魂,把人们引入一个可怕的危机当中。

“去吧!流吧!勇敢者的鲜血”,诺查丹玛斯对法轮功学员坚持信仰,敢于维护真理,不畏强权和暴力的勇气大加赞赏。

“灶台被重新打造”是指钢铁重新被锤炼的过程,隐喻大法弟子在魔难中锻炼成熟。

“黄金时代”隐喻珍贵的年代。大法弟子在逆境中,能够勇猛精进、反迫害,就是很珍贵吧!在这段时间,大法弟子在抓紧时间讲真相救人;这段时间值千金。

“黄金时代之后的死亡,新的君主与漫天丑闻”,明白真相的人被救之后,会有灾难到来,之后新的时代会来临,历史上一切事实和谎言丑闻已大曝光。

附文:对古罗马大瘟疫的思考——以史为鉴

强大的古罗马帝国在欧洲曾经辉煌一时,不可一世。可是却在四场大瘟疫中灭亡了。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上天如此的愤怒?这里有必要对这段历史进行分析和考证。

暴君尼禄火烧罗马城后,对基督徒进行了第一次大迫害。在尼禄之后又有僭主德修斯、戴克里先等皇帝对基督徒的迫害,终于引发天怒。公元125年,罗马发生第一次大瘟疫,夺走一百万人的生命;公元166年罗马发生第二次大瘟疫,罗马人口被灭掉三分之一,君士坦丁堡的人口死了一半;公元250年罗马发生第三次大瘟疫,每天约死5000人,波及整个罗马,一直持续16年之久;公元542年,罗马发生第四次大瘟疫,其强大波及整个欧洲,罗马帝国被彻底摧毁。(参考资料:《古罗马大瘟疫》)

1999年7月,江泽民集团发动了对法轮功修炼者的迫害。在太阳系内形成了恐怖的行星“十字大排列”天象。人类在经历了萨斯、禽流感和H1N1流感病毒的恐慌之后,科学家们已经预感到了一场危机的到来。

2009年5月18日,第62届世界卫生大会在日内瓦召开,就如何防范大流感的蔓延进行讨论。一部份世卫官员担心:全球正处于流感风暴来临前的宁静状态,很可能一次波及数千万人生命的大流感就在眼前。……目前还不知道这个宁静期会维持多久。但科学家表示,人们有一切理由担心,这个病毒会与其他病毒互动,从而演变出更新的病毒。随时可能爆发一场瘟疫的大流行。

《圣徒传》的作者兼历史学家约翰见证了罗马第一次大瘟疫,约翰是如此记叙当时的情景的:

到处都是“因无人埋葬而在街道上开裂、腐烂的尸体”,四处都有倒毙街头、令所有的观者都倍感恐怖与震惊的“范例”,他们腹部肿胀,大张着的嘴里如洪流般喷出阵阵脓水,他们的眼睛通红,手则朝上高举着。尸体叠着尸体,在角落里、街道上、庭园的门廊里以及教堂里腐烂。

“在海上的薄雾里,有船只因其船员遭到了上帝的愤怒的袭击而变成了漂浮在浪涛之上的坟墓”。

田地当中“满是变白了的挺立着的谷物”,却根本无人收割贮藏。“大群已经快要变成野生动物的绵羊、山羊、牛以及猪,这些牲畜已然忘却了耕地的生活以及曾经放牧它们的人类的声音”。

“有时,当人们正在互相看着对方进行交谈的时候,他们就开始摇晃,然后倒在街上或者家中。当一个人手里拿着工具,坐在那儿做他的手工艺品的时候,他也可能会倒向一边,灵魂出窍。”

“一个人去市场买一些必需品,当他站在那儿谈话或者数零钱的时候,死亡突然袭击了这边的买者和那边的卖者,商品和货款尚在中间,却没有买者或卖者去捡拾起来。”

“君士坦丁堡人濒临了灭绝的边缘,只有少数幸存者。如果仅仅考虑那些死在街头的人——若有人希望我们能够说出实际上曾经统计过的具体的死亡数字——有超过30万人在街头毙命。那些负责清点死亡人数的官员统计不过来,就直接拉出城去了。”而且很快就找不到足够的埋葬地了。“由于既没有担架也没有掘墓人,尸体只好被堆在街上,整个城市散发着尸臭”。

“每一个王国、每一块领地、每一个地区以及每一个强大的城市,其全部子民都无一遗漏的被瘟疫玩弄于股掌之间。”

约翰为了让后人知道瘟疫的残酷,为了让后人有前车之鉴的实例,在他痛苦的经历中写下了他的忠言。

“当我(以弗所的约翰),一个不幸的人,在想要把这些事件一一记入历史档案的时候,有很多次,我的思维都被麻木粘滞住。而且,出于很多原因,我想将它完全忘却:首先是因为就算是所有的口舌相加,也是无法叙述它的;此外,还因为当整个世界都在摇晃,走向崩溃,当一代人的生存时间都被大大缩减了的时候,就算是能够记录下这些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份,又有何用呢? 而记录下这一切的人,又是为谁记录下这一切的呢?”

“但是,我接着又想,用我们的笔,让我们的后人知道上帝惩罚我们的数不胜数的事件当中的一小部份,这总不会错。也许,在我们之后的世界的剩余岁月里,我们的后人会为我们因自己的罪行而遭受到的可怕灾祸感到恐怖与震惊,并且能因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所遭受的惩罚而变得更加明智,从而能将他们自己从上帝的愤怒以及未来的苦难当中解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