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学生知道了“真、善、忍”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一日】我是一名城镇小学的英语教师,近几年来我的学生成绩优异,我也被评为优秀教师。任教十余载,教过的学生超过二千名,没有哪个学生怕我。与其他老师比,我更重视学生的学习兴趣,引导孩子的内心喜欢这门课。教学成绩对我来说只是教学的副产品。

早在一九九四年我就接触了法轮功。当时学法少,带修不修的。所以在大法遭受迫害期间,自己走过一大段弯路。师尊慈悲,二零一零年八月再次引导我走上修炼的路。

从二零一零年九月后,我用“真、善、忍”的标准教育我的学生,教育学生说真话,诚实,做善良的人,课间嬉戏鼓励他们忍让。看到学生上课坐直听讲,表扬他肯吃苦,给别的同学做了好榜样,告诉他们这也是在做好事,是帮助老师上课,并且吃苦能魔练自己的意志。对于这些起到带头作用的学生或进步的学生,我经常把自己买的“sticker”(小粘贴)贴在他们的肩上或本子上,给予表扬。小组与小组之间也有比赛,坐的直的组,由组长领“sticker”,轮流得,我也经常口头表扬那些道德好的同学和小组。越来越多的学生渐渐意识到“重德”,讲课也越来越轻松。许多原来淘气、有小动作、上课状态涣散的学生,现在能静下心来听课了。因为有了内心道德的约束,所有学生都在进步,孩子们先天的本性在往回返,成绩自然就好了。

在大陆小学,语文、数学、英语老师为了提高学生的分数,给学生留许多作业,这已经是普遍现象。许多学生放学后疲于写作业,根本就没有自己玩的时间。每天上课,教师先追问学生的作业情况,对没完成作业的学生进行体罚、辱骂,许多老师都这样做。更不可思议的是,许多老师竟然鼓励小学生考试作弊,邪党文化在毒害着老师和这些幼小的心灵。我留的作业不多,也有学生不完成作业的情况。不同的是,在师生起立问好后,没完成作业的学生自觉站着。我经常这样鼓励他们:虽然你没完成作业,我也很佩服你们,因为你们敢于站起来,敢于说真话,很诚实。有时候,我会进一步表达我的愿望,告诉他们:你们作业写不完,老师心里很着急,希望你们按时完成作业,把学习搞好。当然站一会就坐下。这些孩子的作业情况在好转,学习的主动性在提高,有的已经做得很好了,本来就很聪明,成绩直线上升。

有个小男孩是插班生,很顽皮,学期之初不写作业,上课与人搞小动作,也不会背单词。一个多月后,这个孩子变化很大,作业按时完成,上课经常举手回答问题,课下有时还追着我问这节课他表现得好不好?还经常帮着我拿教师用书,发作业,很热情。我知道,这就是道德对于一个孩子转变起到的巨大作用。有了好的品德,哪个孩子不是好孩子啊!

从二零一零年九月开学,我就琢磨着对学生讲真相,我做了一次试验。在一个班上,我试着问:“你们说说社会上谁腐败?”有几个孩子一起指着班里的一个男生,叫着他的名字,说他腐败,弄得我苦笑了一阵,也坚定了自己的另一个想法,教学生在学习的同时做好人,用“德”来要求他们,帮他们树立做人的正念,正其心。就象上边说的,经过一个多月的教学,孩子们的内心已经种上了“真、善、忍”的种子。在同修的帮助下,借鉴了在《明慧周刊》上某教师同修关于“三退”学生的办法,我也开始劝“三退”。

在课堂上学生写作业的时候,我先发五分钟正念清理这个班空间场,清除我和他们空间场之间的隔阂,不允许邪恶来干扰我讲真相,请师尊为弟子加持,请十方世界众神相助。然后,我开始讲真相:一个人说真话,心地善良,遇到矛盾自己忍让,这样的人好不好?按照真、善、忍去做的人是好人吗?同意的点点头(有时也让举手)。有的人说谎话骗人,对好人使用暴力,贪污、腐败,这样的人好吗?愿意按照真、善、忍做的人你就用力点点头,共产党就对你们撒谎,对好人使用暴力,很邪恶,愿意离开它的就用力点点头,后来我让孩子们在本子上某个地方画“√”,这样方便统计人名。大部份班级做的很顺利,有个班遇到了困难。让举手的时候,大家互相望,几个先举手的学生也放下手了。我针对这种情况,在平时做好教学工作的同时,抓紧时机,表扬每节课道德突出的学生,鼓励他们说真话,告诉他们坐直听讲,按时完成作业,把作业写好也是“善”的表现,老师心里很高兴,鼓励大家向他们学习。课越上越轻松,孩子们道德在提升,学习的主动性、积极性也高了,学好了功课,也学习了做人。几节课后,再劝退就剩下一个孩子没举手。最后,都退了。

在整个过程中,我开始是有怕心的,没敢告诉他们“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后来经过学法,与同修交流,怕心小了,就在退队后,让他们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时候,孩子们敢大声地喊出来。初期我是阻止的,后来自己意识到这是怕心在起作用。以后,我看到孩子们大声的说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觉得这是好事儿,会对他们有好处,说了就说了。我当时理解的是:这是更大的善。再后来,我告诉他们,你们要是真觉得“真善忍”很好,你可以跟好朋友、父母去说。我想这会对他们未来有益处,这是更大的善,这个时候,内心没了怕心,心里只有对他们好。

我现在离开学校一段时间了,听同修说,你教的学生在大街上、商店里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当时真替他们高兴,我知道慈悲的师尊在保护着他们。有一段时间,我觉得自己走了极端。后来在学习《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时,师尊讲:“大法弟子,我给你们讲一个道理,一个常人在这种对大法弟子迫害的今天能够做了大法弟子做的事,这个人一定成神,即使他是常人都没修炼。”我明白了,那个时候对于“更大的善”的理解是对的。

后来,一个学生告诉我,他做了一个梦,像是地震了,师父在天上在点“三退”的人名,他看到“三退”的同学一个一个的飞上天去了,师父给他们放上了一个罩,把他们罩起来了。

我坚持每个整点发正念,每次我都会为学校里的学生、教师、家长和听到此事的相关人清除邪恶,清除阻碍他们了解真相,阻碍他们被救度的一切物质与因素。希望更多的人被救度。

做的不好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