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来吧 昔日的小同修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一日】我是一九九八年三月得法的小弟子,得法时年仅八岁,那时因我寄住在二姑家里。姑姑一家人都是学大法的,所以我看他们炼功时很是好奇,随即便也跟着学功,以后每日的炼功学法都有规律的進行。

年幼的我虽然不知道炼功学法的重大意义,却也坚持的很好。得法时就能通读《转法轮》。盘腿打坐根本无须用手扶,两腿一甩便双盘的很平稳。那时师尊时常慈爱的鼓励我,把我的天目打开,让我看到许多另外空间美好的场景。

九岁那年,我回到父母身边,开始念初中一年级。由于年岁比同学小很多,所以同学都说我幼稚。不服气的我跟着这些哥哥姐姐辈的同学开始学习他们的生活和思维模式,追捧各国明星,听流行歌曲,没日没夜地看动漫和小说渐渐成了我生活中主要部份。我不仅放弃了学法炼功的时间,甚至连睡觉和上课的时间都被这些娱乐占据,陷入其中无法自拔,并绞尽脑汁的想摆脱父母的管制,但是心中有师有法让我常感内疚和自责,所以我索性不再看书和炼功,真正的堕入了常人社会这个大染缸里不能自拔。我忘记了曾经师尊为鼓励我而展现的那些天国世界的美景,忘记了曾经身为师尊的小弟子的骄傲,忘记了幼时师父把我的元神带在他身边玩耍的景象,忘记了当时在师尊身边看到那个花名册上印有自己的名字的一幕,更忘记了师尊的谆谆教诲,忘记了“真、善、忍”,忘记了自己还要回家……

上了高中,我更加放纵自己。虽然支持父母修炼,但自己却是绝口不提学法炼功的事,每当妈妈提醒我看经文,我含糊的应着却怎么也不肯看。就这样一拖再拖,到了今年大学放寒假回家,爸爸妈妈与我数次切磋,提及修炼时间的紧迫,并希望我能从新走回来,同时还能象幼时那么精進。

可是毕竟常人的东西在我的脑海里扎根快十年了,各种执着都在动摇着我走回来的决心。懒惰和怕吃苦的心理严重干扰着我,并且最严重的是炼功时,那些让我喜欢听的歌,爱看的电影,时时在脑海里轮流浮现,打坐时使我根本没有办法入静,发正念也哈欠连天几乎睡过去,干扰很大。最后,不思上進的我居然又放弃了学法。

直到今年除夕,同是修炼人的大姑和二姑一家人回来了。我在一旁仔细听她们在法上交流切磋,心里多少有些触动。二姑父单独与我谈话,我得知他除了把自己的工作做好而外,修炼中的事也做的非常到位,而且每日只要有时间一定是捧着经书看。再看看自己,十年了不曾学法,如今放假回家,一天也看不到五页书,我身边那么多在常人中为龙为凤的同学至今也不知道大法弟子被迫害的真相,不仅心生惭愧,猛然间觉的自己走得太远了。

晚上送走姑姑姑父,我第一次静下心来与爸爸一起读了一讲法,这也是我唯一一次没有玩乐的除夕之夜。

结果,当天晚上,师尊让我在梦中看到了我与同修的差距,当天晚上,师尊让我看到一个画卷中写满了大法弟子的名字,这个画卷中记录着所有大法弟子救人的情况,其中,我看到我和我妈妈的名字,我妈妈的名字后边有四个圈,而我也有名字,可是,在我的名字后边却是一个“叉”。我知道那个圈代表的是大法弟子救人的多少,而“叉”是代表没有救到人的标志。梦境中,我知道了我没有救到人,因为我的同学也是我妈妈在救。所以,第二天我开始精進,下午,我和妈妈一起读了一下午的经文,并主动提出发正念,发正念时状态也异常的好,家人得知后很是欣慰。妈妈为了督促我早上起床炼功,便搬到我的卧室与我同住,而我信心百倍的保证早上一定起床炼功。妈妈了然地笑了,似乎是对我的懒惰太过了解了。次日凌晨四点五十分,妈妈炼完静功后叫我起床炼功,果然我无法打败惰性和睡魔,坚决不肯从温暖的被窝里出来,妈妈一边提醒我头天承诺的话,一边干脆扯走被子。突如其来的寒冷让我瑟瑟发抖,只好闭着眼睛可怜巴巴的哀求妈妈把被子还给我,妈妈不理会我,最后我只好迅速起床裹上衣服开始炼功。意外的是,并没有出现往常哈欠连天的现象,相反心里非常静。炼完功,我回到床上很快就進入梦乡。

梦里我受到了师尊的点化,看到法正人间的场景。

我明白了,师尊一直还在管我,为了鼓励我,用这种方式点化我,让我赶快精進!我决不辜负师尊的救度之恩,做一个合格的大法弟子!

今天,我把它写出来,目地是为了警醒那些与我有过同样经历、走过同样弯路的小同修赶快走回来,并珍惜这万古机缘,慈悲伟大的师尊还在等着我们回“家”啊!

回来吧,我昔日的小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