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好小弟子 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零年四月三日】以前没写过这方面的文章,今天就多写一些。我得法时女儿三岁,现在女儿已经十四岁了,由于我能站在法理上认识,把孩子当作大法小弟子对待,所以女儿也能证实大法。自从《洪吟》出版后,我每天晚上睡觉前都要教孩子背《洪吟》,别看孩子小,学背的还挺快,背会了也天天不断重复着背,然后教她背《论语》,这样在她不能独立学法的时候主要靠背《论语》和《洪吟》来学法,这给她以后的成长和教育打下了很好的基础。

人吃五谷杂粮,哪有不生病的,我们是修炼人,也会经常表现出消业的状态,孩子也是一样,每年都会出现发烧或咳嗽的症状,在大法被迫害的头几年表现很严重,看到孩子发烧咳嗽的样子确实很难受,我就给她读法,教她发正念,念“法轮大法好”,背《洪吟》,坚信师父,这样每次过关都很快。话说的很容易,但在常人中坚持是很不容易的,因为孩子已经上学了,她表现出的病态大家都能看的到,不吃药不打针,老师以及身边的常人都接受不了,觉的家长不负责任,另外孩子的爸爸未修炼,担心孩子病情加重影响上学。在这种时候我都先给孩子讲明道理,问她自己是否认为是消业和邪恶因素的迫害,孩子明白这个道理后,我们就能坚定的站在法上认识这个问题,问题也就很快解决了。经过很多次这样的经历,孩子再出现类似这样的状态,她爸爸心里也有底了,就不再督促打针吃药了。所以从我得法到现在,孩子也没再用过药。随着孩子的长大,现在这样的病业基本也没有了。

现在的孩子都是独生子女,所有的家长都当成掌上明珠,关心备至,所以我想与有孩子的同修、尤其孩子小的同修说,孩子表现出病业一定不要怕,自己心里一定要稳,认清状况,孩子能投胎到我们家肯定是不寻常的,现在师父把各种法理都讲明了,只要我们多学法,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就知道如何对待这个问题了。

孩子上学每个阶段的变化都是对大法弟子心性的严格考验。我女儿二零零零年上的学,她当时只有五岁,当初让她早上学希望她能多识字,能学法,但她上学后我也看到了早上学的弊端,虽然智力能跟上,但生活自理能力太差,需要家长操很多的心,实际得不偿失。这是一个教训,什么事尽量顺其自然是最好的。

孩子上小学正是邪党迫害大法严重的时候,我被迫害过,孩子幼小的心灵留下了阴影,学校里气氛紧张,经常要传达一些对大法负面的信息,包括征签、看诬陷大法的恐怖电影,孩子虽然知道大法好,但承受能力有限,知道按“真善忍”做事对,但理解不深,摆不正“忍”与“正念”的关系,所以形成了怯懦的性格,很怕事。中共邪党真是太坏了,迫害法轮大法,不仅给修炼人造成伤害,给修炼人的家人造成伤害,真的也伤害了无数的国人。

孩子上小学二年级时,我家搬迁,孩子也转学到新的学校,明显感到孩子很压抑,一方面自己年龄小,不愿抢上,对什么事总是忍,再加上环境生疏,所以很孤独。于是我找到老师,跟老师谈了孩子的情况,并利用软盘拷贝了一些大法真相材料给老师,老师理解了,孩子也轻松很多。因为孩子虽然学法少,但她知道自己是大法弟子,所以在学校各方面的表现都比较好,不用老师和家长操心,所以很顺利的读完了小学。

现在大陆的社会风气很不正常,学生的学习好坏成了评价一个学生的全部。学习好可以上好学校,家长可以省很多钱,以后可以上好大学,找好工作,总之学生就必须学习好,由此,带动教育领域风气特别不好,老师课上不好好讲课,课后自己办班收费,学生不参加办班就得受冷落,在这个风气下怎么能不随波逐流,是修炼要过的关。

上初中择校是摆在我们面前的一个问题,丈夫交际比较广,有人主动帮助安排好的学校、好的班,而且有几个人帮忙,我也希望孩子上好班,就半推半就任丈夫办理。可是丈夫选择其中一个办理却没把事情办成,对方的说辞是把我女儿与别的学生弄错了,而其他要帮助办理的人把名额办给别人都成功了。我一下就明白了这件事是冲着我的执著心来的,既然知道也就要放下了,那个学校校长承诺开学的军训不用参加了,等军训结束后再给我们安排。我放弃了这个办法,而是参加距离我家最近的学校的分班考试,结果孩子考上了最好的班。由于这个学校生源少,老师教学却非常卖力,校风很好,孩子在这里上学,凭借自己的能力没用操任何心。我们没使用任何常人拉关系走后门的手段为孩子安排座位,让老师重视孩子等。

初中的几年,孩子入团的问题是对我最大的考验。孩子被列为入团的对象,孩子不想入。孩子对这个问题认识很明确,就是不入。孩子平时在校的表现不用家长老师格外的操心,所以平时我也没与老师沟通过,而且还是男老师,于是我给老师写了一封信,由于初次与老师沟通,不知老师的状态,还不能影响孩子以后的学习生活,于是我以孩子年龄小不够入团标准为借口,写了现在不想入团,而且入团是信仰问题,孩子不入团不代表孩子不進步,而且把现在社会中流传的三退的事透漏了一下。这样孩子就没入。

到了初中要毕业了,全班同学都得入团,老师问谁还没入团举手,并让团支书发了入团表,而女儿没有举手,放学回家问我这样做对不对,我说对,我们以为这样就过关了,可第二天,老师把女儿叫到办公室,问为什么不入团,女儿回答不想入,老师又问是不是你妈不让入,女儿说是,又问你爸爸什么态度?女儿说,你别问了,反正我就不想入。老师说,这件事你不要听你妈妈的,你要听老师的,这对你以后的前途有好处。女儿说反正我就不入。回到家说这件事,孩子的爸爸担心了,第一次入团时,孩子的爸爸就说入就入吧,入了再退呗,我说那能行吗?这是修炼人吗?出尔反尔,不入就是不入,因为大人也知道入不入团没什么用,所以没入。这次的问题比上次要严重,要涉及孩子的品德考核,还有其它需要老师给印象分的科目,是否会影响这些问题?现在的“分”对每个人影响都很大,家长都要考虑。由于长年的修炼基础我对此毫无顾虑,修炼人就应该堂堂正正,不能因为眼前的利益而放弃根本原则,就象有的同修写了保证再声明,这是不对的。我心没动,丈夫也没起波澜,我给老师写了一封长信,首先感谢老师初中几年对孩子的教育,然后告知我就是炼法轮功的,炼法轮功按真善忍做好人,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就等于迫害孩子的妈妈,孩子还能入这样的团吗?我为孩子正确的选择而自豪高兴。我把法轮功在国际的弘传、自焚真相、共党的邪恶、全球传《九评》 促三退都做了说明并附上彩图,另外又将《零九年神韵晚会》,《我们告诉未来》两光盘一起装在一个档案袋中交给老师。结果表明,我做的这个讲真相行为没有影响孩子,孩子体育成绩中有一部份是老师的印象分,这个满分在校方是有限额的,大多数家长都在这个分上拉关系走后门,而我家没做,孩子也得到了满分;在体能考试中有八百米跑测评,孩子平时跑步都不能达标,这次考试中也得了满分;平时没练过肺活量,这次测评也得到了满分;再加身体健康指数测评、笔试考试,女儿体育总分得到了满分,出乎我们意外,也感到了大法弟子的超常。

丈夫平时虽然见证了我修炼的变化,但他对大法不能达到全信,这次要中考了,他说,你求求师父帮一下呗。女儿说:“平时不精進,现在求好吗?”我也知道其中的道理,但为了证实大法,我跟女儿说,那就求一下吧,以后要好好做。女儿给师父上了香,她怎么求的我也没问,我只想做给先生看,让他见证大法的威力。中考成绩出来,女儿的成绩相对于平时的水平要好。

有了初中择校的教训,我们想好了就报考离家最近的省重点高中,这样不用住校,孩子的状况能随时掌握,使其别脱离大法太远。报考之前,该校给家里打电话,说保证孩子能進本校重点班,而且可以随便选班。家长都希望孩子進入最好的班,如果分不够拉关系走后门得上万元,还得能找准人,我当时也幻想如果能找到得力的人進入好班也挺好,后来想顺其自然吧,能進什么班算什么班,因为从平时的学习情况也看出,平时学习补课花时间金钱最多的可成绩最不理想,而平时没花费太多精力的科目却考的最好,这就是天意,也是对我的警醒,所以不再想了,可神奇的事出现了,校方打电话到家里让取录取通知书,并告知孩子進了该校的基地班,我们夫妻简直不敢相信,到学校取通知书时又确认一下确实是進了基地班,而且踩着分数线進的,一分不多也不少。回想整个过程,真的是为我和孩子修炼安排的,里面有很多让我们悟的因素,我们在修炼中把握好,师父给安排的最好,而且对不修炼的先生又是一次证实大法,先生也很感激。我跟女儿和先生说,我们的分数并不高,能進入基地班,这就是师父给设的线,我们要感谢师父。我有时通过这事洪法、劝三退时,先生也说入团一点用没有。现在更理想的是孩子现在的班主任也是个新入门的大法学员。

这件事写了这么多,就是把我的经验和教训告诉面临孩子中考、高考的同修家长,要摆正关系,把心放下,儿孙自有儿孙命,不会因为我们忙前忙后为其奔波而改变。而当我们走進大法,就会有所变,但这种变化也不需要我们去设想、去安排,只要我们修炼人做好该做的,尽量带好孩子。虽然国内把孩子的学习看的很重,当然这是孩子的工作和任务,但我们要多在法上引导孩子,有时间就带孩子学学法,没时间学法,也要把孩子当弟子带,耳濡目染的教他什么是大法弟子该做的,不该做的,让他把握好自己,同化大法,成为大法弟子就一切都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