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警惕,莫被安逸心所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五日】安逸心对修炼人来讲,犹如千里之堤毁于蚁穴,它一点点的不知不觉的蚕食着修炼人的意志,消磨修佛向善的宝贵时光,不让修炼人精進。有些学员就是被安逸之心所毁,掉下去了,让师尊痛心。

什么是安逸心呢?查字典:安是平静,稳定;逸是安闲,安乐。词典对安逸一词的解释是:安闲、舒适。这哪是修炼人的状态,这还怎么修啊,哪有修炼提高的环境?说白了,安逸之心就是享乐之心。人世间享乐有两种:一种是追求感官刺激的物质享乐;一种是在安闲、恬淡、舒适、平静、稳定中品味生活,乐在其中。前者是偏向物质型的,后者是偏向精神型的。我们修炼人知道物质和精神是一性的。后者自谓比前者更高雅。但是不管哪一种,人活在世上,从帝王到平民百姓或多或少都有安逸之心,或多或少都在追求、享受这安逸。安逸之心属于常人,不属于修炼人,是修炼人要去的心。它不象其它的执著心那样抛头露面,容易被人发现、抓住,而是极其隐蔽、低调,不易引起修炼人注意,所以它的危害也就大,害人不露痕迹(精進才能看见那些“痕迹”)。

修炼一方面是吃苦,另一方面是悟。安逸之心不让修炼人吃苦,不让修炼人悟,不信咱们就找一找,保证能找出好多。

比如,在吃苦方面:今天干活累了,不炼了;今天怎么这么困不看书学法了,看也白看;还差两分钟,再躺会儿,再看表,十分钟过去了,正念发不成了;还差五分钟到集体炼功时间,再躺会儿,结果睡过去了;天下雨了或下雪了,外面的风太大了就不出去讲真相救人了;承受不住病业的痛苦,吃药、打针、住医院、甚至动手术(这不仅涉及苦还有悟);不敢向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怕被构陷,受不了牢狱之苦(因素太多,同样有悟);的确“七•二零”后迫害的残酷,环境的险恶(尤其北京这个邪恶的中心),都给修炼者造成巨大的心理压力,那颗心是真苦啊。我就曾对一同修说:“七•二零”以后,我的心就没有真正的轻松过,很少有乐呵的时候,就是笑时那心也是沉甸甸的,带有苦涩味(写到这我才意识到这话的里面就隐藏着对过去安逸生活的留恋)。

有的学员也没遭到什么迫害,就因为承受不了这种苦而放弃修炼或转向其它宗教(其中还有怕心),这里只举出其中带有普遍性的一点点。修炼人的这些表现都是安逸心促成的,它就躲在背后起作用。在悟的方面:这么难,有几个人能修上去呀(给自己的不精進找借口,不想改变安逸的生活状态),你看谁谁谁做的那么好还死了(存在法理认识不清的问题);有个同修遭迫害回来后,三件事只做二件事:在家学法炼功,发正念,后来因承受不住病业的迫害,做了某器官切除手术,出院后他不悟自己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反而说:修了这么多年了(十几年了)修来修去连祛病健身还没达到,很消沉,差点不修了。

在钱的使用上,有同修买房、买家电、请客下饭店、常人中的礼尚往来以及用在孩子身上的花费都舍得花钱,而用在证实大法上却吝啬得很,连自己平日里用的mp3、U盘、电脑(二手的)都是同修长期无偿提供的;还有的同修对钱格外精明,买卖中、讨价还价中让常人都自愧不如,不但不吃亏还多少得占些便宜,占了便宜还到处张扬(坚持正当的公平交易,不浪费大法的资金除外);为了块儿八毛的出来進去跑好几家,甚至几天(浪费了正法救人的宝贵时间)。也有的同修本来自己和其家属都有退休金,基本生活没问题,但对外来的钱、物来者不拒,拿回家不是用在修炼或是救人上,而是用在改善家庭生活上(其实也是安逸之心促成的,钱多点儿,生活就能得到改善,当然,还有其它心)。

在对待亲情上,尤其老年同修对孙子、孙女、外孙、外孙女的疼爱,真的影响修炼。几天不见孩子就想的慌,把很多宝贵时间都用在哄孩子、陪孩子玩上;有的索性搬到儿女家住,孩子都上幼儿园了还脱不了身(当然这里有自个愿意的,也有迫于无奈的)。看在看孩子的份上,儿女也格外孝敬,隔三差五的买来好吃的、穿的供着,还时不时的领着逛商场下饭馆,平时家务活又有保姆干,开始还有些不习惯,也为耽误修炼着急(这种情况也有安排好的,受点影响但不大),可是时间一长,安逸心就起来了,渐渐疏于修炼而不再自责。其实就是安逸心阻挡着,不让我们在法上悟,因为一旦悟到,修炼人就会用法理归正自己,在正念的作用下,安逸心就会被清除。所以它看准你的执著,让你使劲执著。

可见安逸之心不让我们修炼人吃苦,在安逸中消磨掉我们的意志,使我们不精進,安逸之心不让我们悟,让我们修炼人失去正念,退回到常人中。邪恶就是要用安逸心把我们拽下去,毁掉,不让我们修成。尤其在北京,生活水平比外地高,条件好,大都比较富裕,吃的、用的、玩的五花八门,应有尽有,还有各种优惠待遇等方方面面时时刻刻都存在着诱惑与考验,一不留神就被安逸心俘虏,混同于常人。所以对安逸之心要时刻保持警惕,一经发现,立刻去掉。否则它势必使我们修炼人前功尽弃,自毁而不知。它隐身在我们生活中、修炼中的方方面面,和我们尚未修去的所有人心、执著心纠缠在一起,把我们往下拽,所以必须把它修去。

越是最后,安逸心起的作用越大,我们越要警觉,越要严肃对待修炼,越要严格要求自己,不能有一丝一毫的放松。特别是生活在北京的大法弟子和外地来京打工、走亲戚的大法弟子更要加倍注意。外地同修称北京是大染缸。说好多同修来北京一段时间后就掉下去了,只是一个劲儿拼命挣钱、攒钱、不再精進,有的放弃修炼(实际是为以后的安逸生活打基础,还是安逸之心在起作用)。好在我们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只要我们时刻记住自己是个修炼人,按着师尊的教诲,按着大法的标准对照、衡量、要求自己,就一定能去掉安逸心,就一定能精進,就一定能走好师尊安排的正法修炼路。

我们现在还是人在修炼,又在常人社会中,安逸之心人人都有,多少成度不同而已。有安逸之心不可怕,关键是我们如何清醒的识别它、抑制它、战胜它,去掉它。我写这篇文章,并不是我做的怎么好或认识的怎么高,恰恰相反,正因为我没做好,却又想做好,就把我自己亲身经历过的、看到的、听到的,其中有发生在我身上的,有发生在同修身上的,眼看着身边有的同修被安逸之心所毁,心里着急、难过,才有感而发,写出这篇文章以引起自己与同修的警惕,从而去掉安逸心。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