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西女子劳教所2000至2003年迫害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六日】每当想起劳教所那些用血和泪铸成的日日夜夜,都让人不寒而栗。

女子劳教所的恐怖

第一批被非法关押在广西女子劳教所的法轮功学员遭到残酷的迫害。她们为维护自己的正道信仰,按“真善忍”标准,做一个道德高尚的好人,到北京上访,讲明法轮功真相,却被中共江××集团非法劳教。

当他们刚迈进劳教所的大门,发现前面有一小片果树林,没有人想到这片果树林最后竟成了恶徒迫害她们的场所。

刚进劳教所的门口,一阵吆喝声:“蹲下”接着被推进一个洗澡房,脱光衣服搜身,然后每人由一两个吸毒人员(夹控)带着,每天24小时寸步不离跟着。偶然碰到同修,说两句话,打声招呼还没什么。后来,大概在2000年5月份,法轮功学员们出来集体炼功,刚坐下盘腿,就被一片恐怖的尖叫声、谩骂声充斥着整个劳教所。狱警吹着哨子,集中所里的吸毒人员(夹控)围上了一帮人,拉脚扒手扯衣服的,有大打出手之势,把学员们的手脚扒开,扒不开的就四五个人抬着上楼上的房间里了。

紧接着,狱警就开始想办法怎么对付这些法轮功学员。当时该队的李大队长因积极追随江氏集团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而被提升为该所的所长。队里的狱警梁素贞、吕登云,也因迫害“有功”升为“教育”大队的队长、副队长,她们去了北京辽宁省马三家各地劳教所参观学习治人的手段,用她们的话讲,没有你们法轮功来,我们还没有机会去北京呢。然后买回绳子。

长时间捆绑在树上,超强度奴工劳役

那时恶警不允许学员之间说话,连笑也不行了。每天凌晨,大概3-4点钟,法轮功学员一般都出来到球场炼功,可是还没等炼,法轮功学员就被恶警指使的吸毒人员绑在树上,每一棵树绑了一个学员,一绑就是几个小时。到时间劳动时,就把学员们放下来,去做奴工。因绑得太紧,南宁的学员林怀秀、何玲玲晕过去好几次,醒来又继续绑。有学员喊“法轮大法好”,就被吸毒人员用臭袜子塞嘴巴或被打。

每天坐在小板凳上,一坐就是干十几小时的活儿。晚上不完成任务的,不能睡觉,就被罚跑球场、晒太阳、不得洗澡。恶警治人的手段狠毒,五花八门。北海的学员马凤兰、陈晓被罚走球场,走到脚面肿得象馒头似的也不许停下来。就曾有个吸毒的人员忍受不了这种体罚,跑到二楼跳下来,摔伤了腰椎骨。

绑了一段时间后,有所谓的“领导”来检查了,劳教所为了装门面,十几个人绑在树上,怎么回事,就把学员们每个人绑在一个房间里,白天照样不停手的干奴工,晚上就叫夹控问:“炼不炼?”不炼就可以睡觉,说炼就吊在床头的柱子上,脚尖刚沾地,一吊就是天亮。有些学员手被绳子绑得太紧,手腕上的绳印深深印在手上,很长时间也不消。有个年轻学员被吊在工棚上,脚不沾地,吊到天亮。后来她受不了,大叫,恶警怕出人命才把她放下来。

何玲玲等法轮功学员惨遭迫害

南宁学员梁碧燕被如同钉在十字架上的姿势,绑在墙上,还被吸毒人员对她性骚扰。有个年轻学员来例假,也不给换纸,把她从值班室拖到工棚,地上都是血。

南宁法轮功学员何玲玲,被二中队的队长指使一个姓黄的吸毒人员,用麻袋罩在头上,从值班室拖回工棚毒打,拿筷子捅她的脚,筷子都断了三节,工棚100多号人都亲眼目睹。后来这个吸毒人员干脆踩到她的腿上,又扭她的大腿,说狱警说的,要打到她转化去,不打就罚分,打可以加分提前回家。恶警罚她干这个中队里最脏最重的活,罚晒太阳。何玲玲被打了五天,身体被折磨得只剩皮包骨头了。这十几年来,恶徒对她身心折磨没停过,非法判刑、劳教几次,对她的家庭孩子丈夫造成了极大伤害。五十几岁的人,头发几乎掉光,牙掉得没剩几颗,直到现在恶人还不断对她骚扰、跟踪,监控她的电话,企图逼她进洗脑班。

在劳教所绝食抗议的学员被迫害得更严重。灵山法轮功学员张静曼绝食八个月,被几个吸毒人员强行插管,喉咙插出血,也是被折磨得只剩皮包骨头,吸毒人员说她瘦得象一只鸟,最后才把她送回家,是怕她死在劳教所里。

很多法轮功学员被关进过“龙宫”,一关就是七八天,甚至十几天。里面一张冷冰冰的石板床,一个水龙头,一块破棉絮,连被套都没有,老鼠苍蝇蚊子蟑螂充满了这约二平米的破房子,这就叫“龙宫”。

晚上想出来炼功的法轮功学员也被迫害得很惨。比如北海的学员马凤兰和南宁学员何玲玲被脱掉外衣,只穿一件薄薄的单衣,马凤兰只得穿一条短裤,大冷天被罚蹲在球场上,一蹲就是天亮。

这只是劳教所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冰山一角,这在劳教所几百号人都看得见的。而那些暗的、看不见的迫害就更邪恶了。那片小树林,后来被吸毒人员把它叫做“快活林”,多邪恶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