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看邪党“优秀警察”的劣迹

河北省迁西县看守所恶警付建军犯罪事实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二月十七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北报道)河北省唐山市迁西县看守所副所长付建军,自二零零二年从部队转业分配到看守所工作八年多来,被唐山市公安局评为“优秀警察”,多次受到市、县公安机关的嘉奖、表彰。

据中共公安内部报道:付建军每天进入监区通过察言观色、谈话教育等多种方式了解监内情况、每天部署工作,兢兢业业,从未收过在押人员或家属的一分钱,从未做过一次违反原则、法律的事,他自己也说“应该脚踏实地带头做好本职工作”。付建军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现让我们一起来看看这位“优秀警察”是怎样带头工作的。

一、怎样的“察言观色”

2007年7月,迁西县法轮功学员揣之武在矿井下工作时遭绑架,被关进迁西看守所。刚进监室,脚还没站稳,监室里的犯人上去就狠狠的打了他一个大嘴巴,打得他眼冒金星。揣之武随即向副所长付建军反映:“犯人打我了!”付建军佯装问其他犯人:“看见打人没有?”犯人说“没看见!”付建军说:“没看见就是没打。”转身就走了。大家都知道,刑事犯罪绝不同于遭受信仰迫害的法轮功学员,本身就是因为做坏事犯罪进来的,关进来了还不老实,照样打人行凶,付建军是真没看见、假没看见?还是有意纵容甚或暗中指使?这样看来,他不但眼神不好,还容易轻信他人,尤其是轻信打人凶手,难道这就是中共公安内部报道的,所谓付建军通过“察言观色”的方式了解监内情况?

二、“工作兢兢业业”——打人打到手疼、“刨镣”

要说付建军工作“兢兢业业”,那也“名不虚传”,一般人谁会忍着自己的疼痛去工作呢?付建军就能——他打人打到手疼。

接着上面提到的,法轮功学员揣之武不光是刚进监室的那一瞬挨了犯人的一嘴巴,在以后的几天里经常受到犯人的随意殴打,这是管制犯人的看守所还是纵使恶人行凶的黑窝?为了维护自己的生命与合法权益,揣之武只好再次向付建军反映这个情况,谁知身为副所长的付建军不但不管犯人,反过来还辱骂揣之武,揣之武说:“你是所长你还骂人?”付建军一面叫人给揣之武上“刨镣”,一面亲手打揣之武,打了几个大嘴巴,因用力太猛,打得自己手疼,就拿犯人的鞋连续打揣之武的嘴巴,打得揣之武头晕眼花,满嘴是血,血流在衣服上、地上。

揣之武被上了“刨镣”。“刨镣”,迁西方言叫“刨上”,即是给人戴上手铐、脚镣,然后用一根不足五十公分长的铁链把手铐连到脚镣上。人被“刨镣”之后,手脚被链铐拉着,腰被迫弯成90度,行走只能弯着腰一小步一小步的挪着“走”。揣之武被恶人们这样残酷折磨了整整一个月,直到因证据不足,检察院不予批捕,才将镣铐放开。其间,揣之武被打得鼻青脸肿,脖子也被打肿了,不能进食。付建军恶狠狠的说:“敢绝食,绝食就灌!”在这种非人的、污辱人格的折磨下,揣之武很快就变得骨瘦如柴。

三、“脚踏实地”的带头野蛮灌食

2011年1月24日,当大街小巷的普通百姓们沉浸在节前的忙碌与喜庆中,付建军在干什么?正在“脚踏实地”的带头“工作”——对善良的法轮功学员贾淑香进行野蛮灌食。

贾淑香是2010年12月10日与其他四名法轮功学员在迁西县渔户寨乡告诉世人法轮功的真相时被非法绑架到看守所的。这几名法轮功学员用绝食的方式抗议中共恶警对自己的非法关押。2011年1月24日这天是贾淑香绝食的第八天,付建军、所长田桂录、狱医郑媛及其它狱警,对非常虚弱的贾淑香进行暴力灌食,还给贾淑香戴上刑具、脚镣,狱警说什么时候吃饭了,态度好了,再把脚镣解开。25日下午,付建军又一次把体弱的贾淑香拉出去进行惨无人道地灌食迫害。付建军还扬言:只要一天不吃饭,就天天灌,反正花的都是自己的钱(灌一次豆奶粉25元),不怕受罪就灌。可见付建军自己就是把强制的暴力灌食作为惩罚、折磨大法学员的手段看待的。

遭灌食折磨后,贾淑香一点力气都没有,吐血,呼吸微弱,胃里非常难受。目前贾淑香已被迫害得骨瘦如柴、生命垂危。另外两名法轮功学员,刘秀云被迫害得两次心脏病复发;郑得荣每天吃了就吐,身体也很虚弱。

四、付建军从未收过在押人员及家属的一分钱吗?

中共的报道向来假的多,付建军有那么廉洁从未收过在押人员及家属的一分钱吗?着实让人怀疑。别的不说,2006年法轮功学员揣翠军因向世人讲述法轮功真相被非法关押在迁西看守所期间,揣翠军的丈夫及多名亲友要求看望揣翠军,但付建军等人百般阻挠,软硬兼施,就是不让见。揣翠军被非法关押六个半月之间都不准家人看望。家人给揣带去的零用钱,均在家人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看守所以所谓“看病钱”、“床铺费”等强行截留,揣翠军连买最简单的日用品诸如卫生纸、牙膏等的钱都没有。以各种名目私自扣留法轮功家属的钱,作为副所长的付建军恐怕难逃干系。

综上所述,付建军至少犯下了破坏法律实施罪、非法拘禁罪、虐待被监管人罪、故意伤害罪、滥用职权罪、渎职罪、虐待罪、非法剥夺宗教信仰自由罪、徇私枉法罪等十多项罪名。本文所列举的事实只是突破重重封锁在海外明慧网上已曝光的极个别情况,更多的事实仍在调查中。

象付建军这样的恶警,今天中共邪党以“奖金”、评“优秀”、提升来利诱、鼓励他们迫害法轮功,明天也许就是中共邪党的替罪羊。“卸磨杀驴”是中共的拿手好戏,文革中曾迫害老干部的北京市公安局长刘传新,文革后“自杀”;参与迫害老干部的八百名左右的警察、军管人员被拉到云南秘密枪毙,对他们的家人只说一句“因公殉职”了事。前车之鉴,后世之师,请所有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不法人员,快点看清形势,悬崖勒马,莫再追随中共做它的陪葬。

这样的社会,好人不好当,恶人好当吗?想必作为付建军的亲朋好友恐怕都为之汗颜,脸上无光吧!

付建军住址:迁西县公安局家属院(喜峰中路安心苑)7单元3楼1732室 电 话:0315-5665386, 13184798035
付建军妻子:叶婷(音) 工作单位:迁西县东荒峪财政所
儿子:付利征(音)
母亲:贡文凤
堂兄:付国民
岳父:叶建华 (住址:迁西老城关派出所家属院 二层楼)
岳母:马小丽